父母教养方式与聋人大学生价值观的关系研究

作者:连福鑫;管姗姗 刊名:中国特殊教育 上传者:孙慈根

【摘要】采用Schwartz价值观量表和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对314名聋人大学生进行调查,结果显示:(1)聋人大学生价值观结构以"安全、享乐、遵从"为主导,价值观体系结构处于矛盾状态;(2)男生比女生受到父母更多的惩罚、严厉管教、过分干涉以及拒绝否认;(3)父母积极的教养方式有助于聋人大学生形成较为正向的价值观体系。相比父亲教养方式,母亲教养方式对聋人大学生价值观具有更好的预测作用,但解释率不高。

全文阅读

1前言价值观是推动并指引一个人采取决定和行动的原则、信念和评价标准,对人的行为起着重要的描述、解释、预测和导向作用,它是个体在与他人、社会及环境相互作用过程中逐渐形成并稳定下来的。心理成熟水平、专业、性别特征、社会文化、家庭等诸多因素都将影响个体价值观的形成[1-2]。其中,家庭教养方式对青少年的价值观形成影响巨大,是青少年价值观形成的关键社会因素[3]。家庭教养方式是指在家庭生活中以亲子关系为中心的、父母在对子女进行抚养和教育的日常活动中所表现出来的一种对待孩子的相对稳定的、固定的行为模式和行为倾向[4]。已有研究显示,一般情况下在积极温馨家庭中成长的学生具有更加积极的价值取向,而在一个残破家庭中成长的学生,往往缺乏控制感和安全感,价值取向更加消极[5]。聋生是一个特殊的群体,其家庭教养方式也具有特殊性。丁显洲和张帆对376名听障学生的调查显示,听力障碍学生家庭教养方式容易偏向两个极端,不是对听障学生给予特殊照顾、过分关注,即溺爱型,就是对听障学生不闻不问、放任自留,即放任型[6]。刘文等的研究也显示,由于许多聋生注意力不能集中、敏感、自卑、社会适应不良,即气质上表现出低专注性、高活动性和高抑制性,更易引发母亲采用专制性、放任性和不一致的教养方式[7]。这种教养方式的特殊性可能直接影响聋生价值观的形成与发展。已有研究表明,青少年是价值观形成的重要时期,确切地说,价值观萌芽于少年时期,形成于青年时期[8]。青少年价值观既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社会的价值取向,也对个体将来的行为表现具有一定的预测作用[9]。因此,本研究拟以聋人大学生为研究对象,以Schwartz价值观量表和父母教养方式评价量表为测量工具,探讨聋人大学生父母的教养方式与聋人大学生价值观结构的关系。2研究方法2.1研究对象本研究采用整体抽样法,以南京一所大学360名聋人大学生为被试,回收有效问卷314份,回收有效率87.22%。其中,男生173人,女生141人;大一179人,大二92人,大三43人;文史艺术类209人,理工农医类105人;生源地来自东部沿海地区116人,中部地区150人,西部地区48人。2.2研究工具2.2.1Schwartz价值观量表该价值观量表(TheSchwartzValuesSurvey,SVS)是由Schwartz于1992年编制的,量表包括56个项目,对权利、成就、享乐、刺激、自我定向、普救主义、慈善、传统、遵从、安全十项价值观进行测量。测量时,请被试对每一个项目进行-1(与我的价值观相反)到7(极其重要)九个等级评分,分数越高表明该类型价值观对个人而言越重要。该量表具有较好的信度和效度,十种价值观的平均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68,各维度系数范围在0.61~0.75之间[10]。Schwartz[11]认为人类的价值观结构具有跨文化、跨情境的普遍性。从量表编制之初就进行了跨文化研究,研究对象包括中国大学生,本研究采用了中文版Schwartz价值观量表。在本研究中,该量表十种价值观的平均内部一致性系数为0.70,各维度系数范围在0.53~0.86之间,具有较高的信度。利用Lisrel8.8对SVS进行验证性因素分析,模型评*连福鑫,硕士,讲师,研究方向:特殊儿童认知与社会性发展。E-mail:fxliantj@163.com。价指标2/df=3.77、p=0.00、近似误差均方根(RM-SEA)=0.074、拟合优度指数(GFI)=0.62、规范拟合指数(NFI)=0.92、比较拟合指数(CFI)=0.94,具有较好的拟合度,说明本研究中SVS结构效度较好。2.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