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PV法则在中国上市公司项目投资选择中的缺陷

作者:陶尹斌 刊名:现代经济信息 上传者:耿涵涵

【摘要】上市公司在进行项目投资选择时,通常把净现值作为基准,认为净现值法是评价资本预算项目的最佳方法,但是在中国,证券行业刚刚起步,起伏不定,国家经济高速增长,当前又遇较大的通货膨胀,对于中国的上市公司而言,净现值法在企业进行投资选择中可能因其自身的局限性失效。

全文阅读

净现值法是运用净现值作为评价方案优劣的决策方法。根据NPV公式,当净现值为正数,即贴现后现金流入量大于贴现后现金流出量,投资项目的报酬率大于预定的贴现率,方案可行,否则,项目不可行,NPV法则具体计算公式如下:其中,为第t年现金净流量,为初始投资额,r为预定的折现率,n为项目从投资到终结的年数。净现值法的优点在于考虑了资金的时间价值,给出了一个表示单一款项的现值,经济意义明确;其次是NPV法比较现实,一方面通过调节折现率r的水平来考虑风险的影响,另一方面,它假设企业做再投资时可以收回资金成本。净现值表明了投资项目对企业价值的增加与减少,其本质就是投资项目所能够获得的大于预期报酬的超额收益。净现值法就是通过衡量这种超额收益是否存在及其大小来评价投资方案的。在净现值法中,确定折现率时既要考虑资金的机会成本,又要考虑投资的风险。净现值完全符合股东财富最大化的财务目标,并严格遵循价值相加原则,而成为企业在投资中优先考虑的决策方法,但净现值法在投资决策中也会出现问题。这些问题主要体现在未来状况不确定的情况下,未来的现金流量无法准确估量,折现率难以正确估计,忽视了经营投资活动的灵活性。先从NPV法则的基本公式分析起,NPV等于未来各期现金流的折现值减去期初的资本流出,而各期现金流的现值取决于各期现金流的折现率的大小,起初的现金流出量是确定的,从而可知影响净现值的因素为未来各期的现金流量和折现时选择的折现率。(1)未来现金流量的不确定性。分析当前中国的经济发展现状,不难发现,GDP仍然以两位数的百分比高速增长,未来中国的经济是否还能这样大跨步的增长,速度何时会下降,届时会降到何种程度都会对上市公司未来的收益和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这些宏观的不确定因素带给公司直接的影响是加大了对未来现金流量的估测的难度,是假定未来中国经济继续加速增长还是预测经济发展会缓慢退烧很大程度上决定了上市公司投资决策人对未来现金流的预期和估量,一旦整个宏观经济的走势与事前预期的不一致,未来现金流由于不当估计而造成的误差会使净现值和实际产生一定的背离。(2)折现率选取的不精确性我们知道计算NVP时使用的折现率也是需要估算得出的,折现率取决于多方面的因素,市场利率,投资风险程度,投资的年限等。对一个特定的投资项目选择一个合时的折现率对于中国的上市公司而言是十分重要的,折现率的选择的差异直接导致最终得到NPV的不同,但是对折现率的测度本身就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和不精确性,就实际情况而言,对于每一期现金流所使用的折现率都应不同,这无疑又增大了折现率选择的复杂度。折现率同样受到宏观经济大方向走势不定性的影响,中国经济走势的未来不可预测性也就加大了折现率的预测弹性,未来的市场利率受到投资需求关系、汇率、经济增长等多方面因素的共同作用,当前时期中国市场未来有着很强的不确定性,这些宏观经济指标的测度的不精确对折现率的估测带来很大的不准确性。当前最受关注的宏观经济指标是中国的通货膨胀率,今年年内CPI接连创下新高,种种迹象预示着中国正处于通货膨胀较为严重的时期,高通胀率要求了相对更高的折现率,未来中国的通货膨胀是继续上升还是由于政府的宏观调控出现下降是影响上市公司取定折现率的很重要的考虑因素,企业预测的通胀率与实际情况相悖,很可能直接使净现值出现正值和负值的差别,最终影响到上市公司是否进行该项投资。(3)NPV法则忽视了经营投资活动的灵活性传统NPV法假设未来的变化总是按决策之初既定的环境发生,不论是对未来的现金流还是所需采用的风险折现率,都未考虑管理者对未来变化的适时调整,也就是说传统NPV法认为某项目一旦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