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某高校体育学博士生导师的“H”指数分析

作者:陈庆伟 刊名:体育研究与教育 上传者:贾闪闪

【摘要】研究目的:从H指数的视角,对某高校体育学博士生导师的H指数等科研绩效和个体相关因素进行比较分析,找出其存在的问题,进而为我国体育学博士生培养和对各兄弟院校的体育学博士生导师队伍建设提供参考。研究方法:采用文献资料、数理统计和逻辑分析等方法。研究结果:某高校90名体育学博导的H指数与其他社会科学门类的科学家相比存在差距;体育人文和运动人体博导的科研水平较优;具有博士学位和海外进修经历的中青年博导科研实力较强。总体看,某高校体育学博导在学科建设、教育背景、学历及年龄结构等方面有失均衡。某高校大多数博导兼任学校党政工作或在国际、国内学术组织机构兼职,较多的行政和兼职工作对博士生培养存在不利影响。研究结论:提高体育学博士生导师科研水平的关键在于要抓好博士生导师的选聘和解聘两项工作。

全文阅读

博士生导师(以下简称“博导”)是博士生培养工作的直接承担者,其科研能力和学术造诣直接影响博士生的培养质量。高校作为国内较早的体育学博士研究生培养单位,无论在体育学博士生招生数量上还是在体育学博导数量方面,均排在全国兄弟院校的首位。因此,高校培养体育学博士生的经验与相应新措施也必将影响到其他各兄弟院校。[1]相应的,高校体育学博导的科研能力和学术造诣也映射出我国体育学博导的水平。一直以来,科学家科研能力和学术造诣的主要呈现形式是学术论文,因此用来评价科学家科研水平的主要方法是对其学术论文进行计量学分析。2005年8月,美国加州大学圣地亚哥分校物理学家乔治赫希教授(JorgeE.Hirsch)提出了一项旨在评价科学家个人绩效的指标H指数。H指数的定义是:如果一位科学家发表的N篇论文中有H篇论文被引次数不小于H,其他(N-H)篇论文中每一篇的被引次数都小于H,那么这位科学家的H指数就是H[2]。例如某科学家的H指数为18,则表示该科学家至少发表了18篇被引频次至少在18次的论文。该指数巧妙地将数量指标(发表的论文数量)和质量指标(被引频次)结合在一起。H指数高不仅表明评价对象发表的论文质量高,而且表明高质量论文的数量多。由于H指数克服了以往各种以单项指标为标准评价科学家科研水平的片面性,因此在论文发表后的短短几个月当中,就在十多个国家的文献计量学研究者中引起了热烈反响[3]。笔者拟从H指数这种全新的视角,对高校编制内体育学博导(包括在职、退休和已故导师,不包括外聘导师)的H指数等科研绩效状况及相关的个体因素进行比较分析,找出其存在的问题,进而为我国体育学博士生培养和对各兄弟院校的体育学博导队伍建设提供相应的参考。1研究对象与方法1.1研究对象1.1.1研究样本通过高校研究生院及百度等网站检索获取校体育学博导姓名简历(个别导师因资料不全未做统计)及相关信息为样本进行研究。1.1.2研究数据以中国知网(CNKI)的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南京大学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和ISI-Webofscience(SCI)为数据基础。检索研究样本,时间截止到2014年12月1日。1.2研究方法1.2.1文献资料法通过查阅大量的相关文献资料,为本课题的研究提供了较为翔实的理论依据。1.2.2专家访谈法就本课题研究思路与框架,以及部分研究对象的个体信息征询了相关专家意见。1.2.3数理统计法采用SPSS12.0数据统计软件对统计数据进行处理。1.2.4逻辑分析法综合运用了比较与类比、归纳与演绎、分析与综合等逻辑方法对统计结果进行分析。2结果与分析2.1体育学博士生导师的科研绩效评析2.1.1总体情况通过对某高校90位体育学博导在中国知网(CNKI)的中国期刊全文数据库、南京大学中文社会科学引文索引数据库和ISI-Webofscience(SCI)数据库中收录的全部论文量和这些论文在以上数据库中的被引频次等数据的统计得出,某高校90名体育学博导的H指数值范围为4H28,平均值为11.2(见表1)。根据乔治赫希教授的研究,美国研究型大学的物理学家要获得永久教职(副教授),H指数一般大约为12,晋升正教授大约为18[4]。某高校90名体育学博导的H指数平均值较之有所差距。在具体统计时发现,某高校体育学博导的H指数达到或超过12的有37人,占41.1%;达到或超过18的有15人,占16.7%(见图1)。尽管存在物理科学的H指数普遍高于社会科学这样的学科差异,但如此低的人数比例亦应成为体育学奋起直追的动力。表1某高校体育学博士生导师科研信息概览表人数H值范围均值发文量(篇)范围均值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