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从文与刘亮程创作中乡土意识的比较(无全文)

作者:刘荣华; 刊名:文学教育(上) 上传者:

抱歉,该篇全文还没有人上传哦!我要 上传, 我要 求助

【摘要】乡愁总是一名优秀作家挥之不去的情绪,通过"乡愁",可以窥见作家的精神内核。作为乡土作家的代表,沈从文以乡村的优美回应现代文明的冲击;刘亮程试图以"乡村哲学"治愈都市的文明病,比较他们的乡土创作,可以窥见一个民族的集体无意识、人心向度和人情冷暖。

全文阅读

乡土文学,无疑是百年中国文学的主流。在现代文学中,鲁迅的《故乡》、沈从文的《边城》、废名的《竹林的故事》等作品已成为代代相传的经典。即使到了21世纪的今天,乡土文学依然占据文学版图的主流位置。贾平凹、莫言、陈忠实、刘亮程等人的作品广受欢迎就足以说明了这一点。其实,乡土文学的盛行绝非是这一百年的事情。那些脍炙人口的诗词,“少小离家老大回,乡音无改鬓毛衰”、“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等游子思乡的诗歌并不少见。这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乡愁”,这是文学永恒的、绕不开的话题。考察文学作品中乡土意识的流变,可以窥见一个民族的集体无意识、人心向度和人情冷暖。一.以乡村的优美回应现代文明的冲击乡愁,这是作家挥之不去的写作源泉。批评家谢有顺就认为,“乡愁是地理学的,也是精神学的,所以,伟大的作家往往都热衷写自己所熟悉的故乡。鲁迅写绍兴,沈从文写湘西,莫言写高密东北乡,贾平凹写商州,福克纳写自己那像邮票一样大小的家乡每一个伟大的作家,往往都会有一个自己的写作根据地。”[1]如果说,过去诗人的“乡愁”主要是因为地理空间的限制而产生的思乡情绪的话,那么自“五四”以降,作家的“乡愁”已经不再停留在地理意义的范畴,而是上升到了更高的精神还乡的层面。即寻找精神家园,灵魂信仰。应该说,这个时期作家的“乡愁”是有着鲜明的时代特征的。一方面是由于当时的知识精英目睹了国耻家辱,内心的文化信仰已经坍塌,无论是儒家学说,还是道家学说,都已经无法再让知识分子的脊梁挺立起来。所以他们渴望拥抱代表了现代文明的一切事物,其中也包括西方的学说、理论。但另一方面,当他们置身于都市的时候,他们发现,所谓的现代文明并不能让他们受苦受难的灵魂获得解救。而且,他们所熟悉的乡村不但没有在现代文明的驱动下获得重生,相反,乡村日益凋敝、衰败,人心日渐精明、狡猾。家园无论是地理意义的,还是精神意义上的家园都已经一去不复返。正如亚当夏娃被赶出伊甸园一样,那时候的知识精英仿佛一夜之间就成为了彷徨无助、飘零不安的游子。沈从文是其中的典型代表。当西方现代文明强势进入的中国大地时,社会上弥漫着一股交织着自卑、屈辱及盲目崇拜的空气。沈从文很快就意识到,乡村那种自然、健康、优美的人性样式可能就要丧失了;而更可怕的是,长期稳定的乡村秩序很快也会土崩瓦解,而新的人性和社会图景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他在《长河》题记中明确表达了这种忧虑“表面上看来,事事物物自然都有了极大的进步,试仔细注意注意,便见出在变化中那点堕落趋势。最明显的事,即农村社会所保有那点正直素朴人情美,几几乎快要消失无余,代替而来的却是近二十年实际社会培养成功的一种唯实唯利庸俗人生观。”[2]可见,人性堕落、人际关系日益复杂以及功利的人生信仰是当时乡村社会活生生的现实。尽管现代文明带进来了一些工具和思想,但在沈从文看来,“具体的东西,不过是点缀都市文明的奢侈品;抽象的东西,竟只有流行政治中的公文八股和交际世故。”[3]也因如此,沈从文被贴上了“文化保守主义”的标签。其实,这恰好是沈从文独立个性的体现,当时代狂潮裹挟着芸芸众生不明所以地向前走的时候,沈从文始终保持着一个老实乡下人的警惕和审视态度,他不像同时代的许多知识分子那样热情地拥抱西方现代文明并操练着“时髦”的理论;也不认为那些西洋器物能带给民众新的幸福期盼。相反,现代文明打破了时空限制强势进入中国内陆时,也搅乱了人心,形成了新的欲望专制边民不再满足于自给自足的原生态生活,他们突然发现了世界的广阔,但又说不清欲望的对象是什么。从中我们可以看到沈从文对徒有形式的现代文明的清醒认识,他创作的背后一直有一种隐性的声音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