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雨茂教授从三焦论治肾病综合征初探

作者:陈新海;董正华;李世梅 刊名:四川中医 上传者:李英华

【摘要】杜雨茂教授继承并发展了仲景思想,从三焦论治肾病综合征,审慎辨治,用药独到,疗效显著,值得后学者探究。

全文阅读

杜雨茂教授十分赞赏柯韵伯“仲景之六经,为百病立法,不专为伤寒一科”、“仲景约法,能合百病,兼该于六经,而不能逃六经之外[1]。”他在长期临床实践中,通过对肾脏疾病进行了深入的研究,创立肾脏病六经辨证论治体系[2]。然而,六经与三焦相通,杜老在运用六经辨证辨治多种肾脏病的过程中,往往根据不同疾病的特点,亦从三焦论治肾病。本文试从三焦论治肾病综合征的理论渊源,结合杜老临床病案,对杜雨茂教授从三焦论治肾病综合征的学术思想和临床经验作初步探讨。1从三焦论治肾病综合征的理论渊源研读杜雨茂教授的论著及肾病综合征的医案,不难发现这样一个特点:在运用六经辨证辨治肾脏疾病过程中,往往从三焦分析病机,将三焦辨证与六经辨证有机地结合起来。三焦是中医学的特有概念,其名称首见于《内经》。三焦是中医藏象理论的重要组成部分,有脏腑三焦和部位三焦之分。脏腑三焦认为三焦是六腑之一,具有疏通水道,运行水液的作用。如《素问灵兰秘典论》说:“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灵枢本输》云:“三焦者,中渎之府也,水道出焉。”部位三焦认为三焦并非独立的脏腑器官,而是用以划分人体部位及内脏的特殊概念。把人体体腔划分成上焦、中焦、下焦,并将人体重要内脏器官分辖于这三个区域之中。若以脏腑三焦论,手少阳三焦属六经之一;若以部位三焦论,六经所属的经络脏腑皆可归于上、中、下三焦。三焦辨证虽是清代温病学家吴鞠通所确立,但在仲景医著中曾记载过三焦病证,即有三焦论治的雏形。例如《金匮要略五脏风寒积聚病脉证并治》篇云:“上焦竭善噫…中焦气未和…下焦竭,即遗溺失便,其气不和,不能自禁制。”董正华教授释曰:“三焦虽分各部,各有所司,但功能互相配合,病理互相影响。例如心肺同居上焦,均赖中焦脾胃上奉之水谷精气的营养;若中焦脾胃机能衰退,不能腐熟消化水谷,化生气血以供奉上焦,则不仅造成上焦心肺机能衰退,而且中焦陈腐浊气上逆胸中,肺气不降发为嗳气…肾、膀胱、大小肠皆属下焦,如果这些脏腑的机能衰退,就会导致二便失常。”[3]通调水道,总司气化是三焦最基本的功能。三焦水道的通利与否,气化正常与否不仅影响到水液运行的迟速,而且也影响到有关脏腑对水液的输布与排泄功能。如果三焦气化失常、水道不利,则脾、肺、肾等脏腑调节水液的功能将难以实现,引起水液代谢的失常,水液输布与排泄障碍,于是产生水肿等病变。正如张介宾《类经藏象类》注“三焦者,决渎之官,水道出焉”所说:“上焦不治,则水泛高原;中焦不治,则水留中脘;下焦不治,则水乱二便。三焦气治,则脉络通而水道利。”[4]肾病综合征是由多种疾病引起的以高度水肿、大量蛋白尿、高脂血症、低蛋白血症为临床特征的综合征;其病情严重者会有胸腹腔积液,无尿等表现,属于中医水肿范畴。其病情反复发作,病程迁延难愈,往往波及上、中、下三焦诸脏腑。2从三焦辨治肾病综合征治法浅析2.1开宣肺气,通调水道上焦在胸部,包括心、肺两脏,上焦的功能主要是输布水谷精微(气血)。故有“上焦如雾”、“为水之上源”之说。从上焦开 宣肺气,通调水道论治肾病综合征是杜雨茂教授临证常用之法。若患者面肢浮肿,无汗出,皮肤瘙痒,咳咯痰涎,小便不利,脉多沉弦者,杜雨茂教授认为:“此为水湿浊邪阻于腠理,玄府不畅,肺失宣肃所致,可运用宣肺发汗之法。”[2]宜用辛温宣散之品,如紫苏叶、防风各10~12g,荆芥10~15g,白蒺藜12~18g等以宣肺发汗散邪,通利水道,给病邪以出路,达邪外出。若患者病情不危重,正虚不甚者,还可以用辛温疏表之品煎汤洗浴,开宣上焦之气。方法为:桂枝、麻黄、防风、羌活、苍术各15g,独活12g,紫苏叶18g。水煎2次,滤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