矿工安全诚信与不安全行为影响关系研究

作者:田水承;李广利;陈盈;王莉;李磊 刊名:中国安全科学学报 上传者:王莹

【摘要】矿工安全诚信是影响不安全行为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为研究矿工安全诚信与不安全行为之间的影响关系,将矿工安全诚信分为安全态度诚信与安全能力诚信。采用结构方程模型(SEM),构建以行为意向为中介变量,由矿工安全诚信到其服从性行为与参与性行为的关系模型。用来自5个煤矿的212份矿工调查问卷数据检验分析所构建的关系模型。研究表明:矿工安全能力诚信显著影响其参与性行为和服从性行为,与行为意向的关系不显著;矿工安全态度诚信显著影响其服从性行为,并通过行为意向影响其参与性行为。

全文阅读

0引言安全诚信是指在安全生产过程中,受诚信道德约束和诚信文化的影响,企业和个人忠诚执行国家安全法律法规,主动履行安全责任,实事求是,言行一致[1-2]。即在诚信道德的约束下,规范人的行为。我国30a间的煤矿重大事故统计数据显示[3],人因事故占96.5%以上,其中人的不安全行为是造成煤矿事故发生的主要原因。而安全诚信缺失,是引起矿工不安全行为发生的一个重要原因,其主要表现为不遵章守纪、违规作业、缺乏安全责任心、安全意识淡薄等。由此可知,矿工安全诚信缺失也是我国煤矿事故频发的一个重要因素[4]。因此,对矿工安全诚信与其不安全行为的关系研究,有助于揭示矿工发生不安全行为的深层次原因。然而,现有的研究多集中在煤矿企业安全诚信的建设,如薛晓娇等[5]提出,煤炭企业诚信管理包含安全诚信的管理理念、管理机制、管理制度和管理措施4个部分;刘军[6]建立了煤炭企业安全生产诚信建设的制度体系;杨春等[2]编制了煤矿企业安全诚信度的测量量表。这些文献都是从组织角度研究煤矿企业安全诚信的建设,鲜见有学者从矿工的角度研究其安全诚信构成,以及安全诚信与其不安全行为之间的影响关系。基于此,笔者将以矿工为研究对象,采用调查问卷进行数据采集,运用结构方程模型(structuralequationmodeling,SEM)原理,构建矿工安全诚信与不安全行为的影响关系模型,并进行实证研究,为煤矿员工安全诚信建设以及矿工不安全行为管控提供理论支持。1矿工安全诚信与其不安全行为关系假设1.1矿工不安全行为构成不安全行为是员工在生产中有意或无意产生的可能引发事故的行为。不安全行为是导致煤矿事故发生的重要因素之一,管控员工不安全行为,能有效预防事故。因此,国内外学者研究不安全行为影响因素、分类及管控等[7-9],同时还研究如何测量不安全行为[9-12]。Neal等[9]从安全服从性行为和安全参与性行为来测量员工的不安全行为;刘海滨等[10]采取员工自我陈述的方法,搜集其被安全管理机构或人员发现并记录和未被安全管理机构或人员发现的不安全行为数据,测量员工的不安全行为;Chyene等[11]从员工参与安全活动程度的结构性行为及其参与交流与相互影响程度的交互性行为来测量员工的不安全行为;曹庆仁等[12]和之后大部分学者都沿用了Neal[9]和Chyene[11]等的研究指标。基于此,笔者也用安全服从性行为和安全参与性行为测量矿工的不安全行为。安全服从性行为描述了矿工遵章守纪,严格执行安全操作规程的程度;安全参与性行为描述了矿工主动参与安全活动、帮助同事、改善工作环境安全、提升个人安全行为的程度[9,12-13]。1.2矿工安全诚信构成关于安全诚信,已有文献[1,5-6]多研究企业安全诚信建设,对企业具体的某一层级人员(如管理层、基层员工)的安全诚信研究较少。季佩佩等[1]认为,矿工的诚信缺失体现在:矿工不客观评述岗位安全状况、不懂作业规程、技术不熟练、违章作业等;薛晓娇等[5]提出了矿工“安全诚信自律机制”,即矿工在认同和接受煤矿安全理念的基础上,控制和约束自我行为,工作中遵章守纪,不违章作业;刘军[6]认为,矿工的安全诚信一方面体现在对诚信生产的意识上,另一方面体现在执行规章制度和安全作业的行为习惯上。从以上研究可以归纳出,矿工安全诚信体现在态度和能力2个方面,而对安全生产及诚信生产的态度欠缺、能力不够是矿工发生不安全行为的前馈信号。王燕青等[14]研究提出的通用性企业员工安全诚信测量量表,包含安全诚信认知、安全诚信体验(包含安全诚信态度和对违纪行为认可)和安全诚信监控(包含安全诚信遵守和安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