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1922年的职业教育学制改革及其当代价值

作者:梁尔铭;李小菲 刊名:教育与职业 上传者:许昆

【摘要】1922年的职业教育学制改革经过重重曲折,终得以有所成效,职业教育的价值取向和培养目标得以明确,与普通教育之间的沟通联系也得以加强,这两方面也对现代职业教育的发展有着重要的启示和借鉴作用。

全文阅读

经过百余年的不断发展,当今中国职业教育已在数量上达到峰顶,却仍然没有取得公众的信任和认可,其重要原因之一即是职业教育学制的设计存在严重问题。中国现代职业教育的发展与其在中国现代学制中的地位密切相关。职业教育的发展推动着学制的改革,学制的改革又促进了职业教育的发展。特别是1922年的学制改革,明确了职业教育的内涵和自身定位,致力于沟通职业教育与普通教育之间的关系,在学制系统中大大提高了职业教育的比重。解读1922年职业教育学制改革,借鉴其中的成功经验,吸取失败教训,对现代职业教育的发展与改革有着非常重大的价值。一、职业教育学制改革的呼声自晚清以来,中国的职业教育学制一直在变革和修改。1902年,清政府颁布了《钦定学堂章程》(壬寅学制),并于1904年修改为《奏定学堂章程》(癸卯学制)。在癸卯学制中,职业教育被设计为普通教育的旁系,称为实业教育。在学制体系中,实业教育分布在初等教育、中等教育和高等教育三个阶段。辛亥革命后,民国教育部又对清末的学制进行了修改,形成了壬子癸丑学制。壬子癸丑学制仍然把实业教育作为旁系,但作了部分调整,只保留与高等小学校平行的乙种实业学校和与中学校平行的甲种实业学校,高等实业教育则被并入普通教育部分。壬寅癸卯学制和壬子癸丑学制的颁行,确实推动了清末民初职业教育实践的进步,但在实施的过程中,暴露了不少矛盾,引起了有识之士的种种批评。他们认为“职业教育的设施欠斟酌”,“其实职业教育内容各异,有不需三年就可造就的,也有三年训练尚不敷应用的”,“况且各地方所需用的职业人材,彼此不同,职业学校的课程必须适应地方的需求,万不能千篇一律,用概括的课程去训练他们。所以不能不加改革”,1可谓一针见血。在1915年4月召开的全国教育会联合会第一次年会上,各省区教育会纷纷要求对壬子癸丑学制进行修改,湖南省教育会指出,“他如乙种实业学校,本为初等职业,而畀以实业名称,长其虚荣、不肯工作之念,所谓名不正则事不成也”,2并要求将甲乙种实业学校分别改组为职业学校和实业学校。由于事关重大,与会代表要求第二次年会再行讨论。1916年10月召开的全国教育会联合会年会通过了一项《中学校改良办法案》,要求“中学校得自第三学年起,就地方情形,酌授职业教科,并酌减他科时间”,“但对于学生力能升学者,仍适用原定科目时间”。3于是,教育部在1917年3月通令全国中学实行教学分流,在中学三年级开始设立第二部,将无力升学又“志愿于中学毕业后从事职业者”转入第二部学习,并视地方情形,分别给予农业、工业或商业培训。4民初教育部出于稳定的考虑,无意对学制进行全盘改革。虽然如此,全国教育会联合会、中华教育改进社和中华职业教育社等教育团体以及教育界人士仍不断要求改革职业教育学制,这样的呼声为1922年的新学制改革制造了舆论氛围。二、1922年学制改革中的职业教育1921年10月,全国教育会联合会在广州举行了第七次年会,年会的主要议题是学制改革。在这次年会上,各省区教育会关于学制改革的提案各有异同,经过一番激烈的争论,全国教育会联合会第七次年会终于通过了《学制改革草案》。在《学制改革草案》中,实业教育正式更名为职业教育,在整个学制系统中占有重要地位。按照《学制改革草案》,职业教育主要分布在中等教育段和高等教育段,并与普通教育融为一体。中等教育段的职业教育由中学举办,高等教育段的职业教育由高等专门学校举办。另外,为了推行职业教育,可以在高级中学职业科内附设职业教员养成科。全国教育会联合会第七次年会刚刚结束,《学制系统草案》就在《申报》《民国日报》《时事新报》等著名报纸杂志上公开发表,引起了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