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反杜林论》中恩格斯自由思想的深层意蕴解析

作者:白玉凯;段木 刊名:宁夏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刘焕亮

【摘要】学界在论及恩格斯的自由思想时,通常将重点集中在他的《反杜林论》中对于自由和必然的关系的思想上,即"自由就在于根据对自然界的必然性的认识来支配我们自己和外部自然界",对必然性的认识越深入、全面,人类就越能按照自己的意图达到改造世界的目的,从而获得更大的自由。这样理解恩格斯的自由思想,既窄化和僵化了其思想内涵,又不符合恩格斯本人的创作初衷。因而有必要从自由与必然的关系入手,阐述两者之间被遮蔽的深层关系,并以此为起点,深入、全面地论述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关于自由的思想内涵。

全文阅读

自由和必然是一对古老的哲学范畴,这一组范畴之间的关系在恩格斯的《反杜林论》中得到了细致的论述,简单来说,就是根据自然必然性来认识和指导我们对于人类自身以及自然界的实践活动。马克思主义哲学是以革命性和实践性为其自身特点的学说,它认为哲学的任务不仅仅在于理论地解释世界,而且还在于在这种理论的指导下实际地改造世界,这是马克思主义哲学和以往旧哲学的最大不同。这就必然要求它要将自己的最终旨趣指向外部的客观世界,而要实际地改造世界,就要观念地把握世界,也就是认识世界的必然性,所以在这种宗旨的观照下,这种论述并没有什么不妥。但是对于“自由”这一古老的哲学问题做出这样简单的结论,自然会使我们产生一些疑问:认识了必然性是否就能自由地改造世界呢?如果对于必然没有自觉而正确的认识,是不是在改造世界的过程中就一定不会产生理想的效果,也就是说,人的客观活动就一定是不自由的呢?以自由为最终指向,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的自由观是否还有其他内容呢?《反杜林论》中的自由思想又应该如何全面理解呢?下面是笔者对上述问题的一些思考。一恩格斯在《反杜林论》中的自由思想是在第一编即“哲学”编中作为和必然相对应的哲学范畴论述的,也就是说,是在“自由必然”这样一个封闭的框架内展开的。“自由不在于幻想中摆脱自然规律而独立,而在于认识这些规律,从而能够有计划地使自然规律为一定的目的服务。这无论对外部自然的规律,或对支配人本身的肉体存在和精神存在的规律来说,都是一样的。这两类规律,我们最多只能在观念中而不能在现实中把它们互相分开。……人对一定问题的判断越是自由,这个判断的内容所具有的必然性就越大;而犹豫不决是以不知为基础的,……自由就在于根据对自然界的必然性的认识来支配我们自己和外部自然”[1]。恩格斯认为,首先,是黑格尔正确地叙述了自由和必然的关系。黑格尔认为,自由不是通常人们认为的任性或为所欲为。其次,未被认识的必然性是盲目的。这两方面的意思合起来就是说,自由以对必然性的认识为前提,对必然性的认识越深入越全面,人类就越能按照自己的意图达到改造世界的目的,从而获得更大的自由。必须指出的是,这种自由观的提出是有条件的,是以人对自然的关系为前提的,也就是说,只有在人对自然的关系中,恩格斯关于自由和必然的关系的思想才是有意义的,超出了这个具体的条件来理解自由与必然的思想内涵,可能就会遭遇尴尬。虽然恩格斯强调他所说的自然规律不仅指自然界的规律,而且也指支配人的肉体存在和精神存在的规律,但实际上,他一方面将重点放在了这些规律的共性上,而没有深入讨论它们之间的区别;另一方面,他在“自由必然”这一框架内所谈的“必然”主要是尚未被人类控制的社会生产力,而不是支配人的肉体和精神的那种规律。自觉地把握自然规律固然对于人类改造自然的实践有不可否认的作用,但是在政治、宗教、法律、道德等人文社会科学领域,恐怕即便把握了其中的规律,人们也仍然不能够据此发展出相应的自由行为。恩格斯认为,犹豫不决是以不知为基础的,然而一个简单的例子就可以说明,知同无知一样可以使人犹豫不决。我们知道,在科学技术高度发达的今天,克隆技术已经发展得如此完备,以至于无论是在技术上还是在理论上都不存在任何障碍使得克隆人成为一个难题了。但是随着克隆技术而来的克隆人问题却使世界各国的科学家、政治家、哲学家和宗教主义者陷入了不可开交的争论中。可以这样说,人类对克隆技术的认识已经相当深入,但是在克隆人这个问题上人类并没有获得相应的自由,反而要面对更多新的问题。而在克隆人技术有可能成为现实以前,这些新问题却和中世纪经院哲学一本正经地讨论“针尖上可以站几个天使”一样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