启蒙文学:理性与审美的融合?

作者:聂军 刊名:外语教学 上传者:姚希之

【摘要】本文主要围绕理性和审美这两个概念,结合德国18世纪启蒙运动的文化背景以及启蒙文学的基本特征,从文学本体意义的角度考察德国启蒙文学的价值倾向,尝试探讨"启蒙的贫困"之说的背景和依据。

全文阅读

中国外国文学学会德语文学研究分会于2013年10月24至26日在上海同济大学举行了第15届年会,其研讨会主题为“启蒙的艺术抑或启蒙的贫困:启蒙语境与德国文学”,主要围绕启蒙文学文本与哲学思想进程的相互关系展开了多方面的探讨。关于启蒙文学的思想史意义及其现代性反思功能,似乎可以结合启蒙语境从理性主义角度提出若干阐释的可能;而关于“启蒙的贫困”的提出,则明显流露出一种基于当代文化背景的思考前提,具体地说,受理性主义支配的大众文学在艺术本体功能上表现出一种审美的缺失,即情感因素,因为文学一旦脱离情感,便会失去其审美意义。这一点回溯到崇尚理性的启蒙运动,便成为“贫困说”提出的重要依据之一。众所周知,启蒙运动作为欧洲近代一场启迪人类智慧、激发人的主观能动性、帮助人认识世界、把握人生的精神文化运动,对促进人类历史发展所取得的功绩是不可磨灭的。自16世纪文艺复兴以来,欧洲文化的重心从神本主义时代转向了人本主义时代。启蒙运动承袭文艺复兴的人文精神,旨在发现人自身的价值,弘扬理性,传播知识、破除迷信、发展教育,大大开阔了人的视野,体现了时代精神的要求。概括地说,启蒙运动的精神核心在于重理性、重知识、重教育等方面。德国启蒙文学接受了法国古典主义的影响,呈现出强调文学形式的规范化以及社会教育功能等特点,即把文学作为道德教化的工具,启迪人们的心灵和道德意识,让人们用理性的道德规范指导自己的思想和行为,以达到人性的完善。由此,这种强调文学教化功用的倾向便构成了德国启蒙文学的主调。但是,虽然启蒙文学在思想性、艺术理论化、社会道德传播等方面成就卓著,然而在审美情感方面却表现出了某种不足。本文提出这一点,并不意味着对启蒙文学的艺术成就提出怀疑,而是意在结合德国启蒙运动的基本特征,从文学本体意义的角度考察这一文学流派在理性与审美之间的取向表现,进而探讨“启蒙的贫困”之说提出的原因所在。1.德国式启蒙一个文学实验定型的时代德国启蒙文学在很大程度上接受了法国古典主义文艺理论的影响,强调文学形式的规范化和艺术表现的典型性。法国古典主义基于亚里士多德的诗学思想,继承了欧洲古典文学传统的精华,在文学理论和创作方法上形成了一整套完备的艺术规则体系,在欧洲文学史上、尤其在戏剧领域具有深远的影响,成为当时相对落后的德国文学的重要楷模。德国18世纪著名的文艺理论家约翰克里斯多夫高特舍特(JohannChristophGottsched,17001766)主张全盘接受法国古典主义的艺术理论。他反对巴洛克文学那种臃肿华丽的文风,立志于德国戏剧的改革与创新,对本民族启蒙文学的发展产生了很大影响。高特舍特最重要的理论著作《为德国人写的批判诗学试论》(1730)是以古典文艺理论为基础而写成的。他从亚里士多德的模仿论出发,认为文学的本质在于模仿;同时,他在借鉴贺拉斯“寓教于乐”诗学观点的基础上1,吸收了布瓦洛的诗学思想2,涉及到诗学的哲学基础、艺术品味、文学的本质以及模仿、或然性、奇异、三一律等概念,全面阐述了他的文学主张,成为德国启蒙运动时期文学发展的纲领性理论。“这部著作的价值并不在于它提出了具有重大理论意义的观点,而在于它对当时德国文学面临的迫切问题从理论上做出了明确回答,从而成为德国文学发展的指南”3。无疑,高特舍特的文学思想对于德国文学的实验定型具有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高特舍特在强调文学(戏剧)教化功能的前提下,尤其在戏剧形式上接受了亚里士多德意义上的古典戏剧规则,并严格遵循法国古典主义的戏剧形式,其意义在于使德国戏剧上升到艺术理论的高度。尽管他主张遵循三一律的做法过于极端化,但是在当时看来,其理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