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经济增长中创新驱动的区域差异研究

作者:王薇 刊名:西北大学学报(哲学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王延

【摘要】创新驱动是实现经济增长方式转变的重要途径。从创新驱动理论出发,构建包括创新驱动条件、创新驱动过程、创新驱动环境及创新驱动绩效四个方面的区域创新驱动能力评价指标体系,通过主成分分析方法对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的创新驱动能力进行评估和比较分析。结果表明:中国区域创新驱动能力差异显著,并呈现两极分化的趋势,各地区创新驱动条件和创新驱动环境差距是造成创新驱动能力差异的最重要决定因素。以创新驱动提高区域经济增长质量,必须根据各地区的经济基础、制度条件及市场环境等基本特征选取适当的创新驱动方式,逐步实现从要素、投资驱动向创新驱动转变。

全文阅读

一、引言及文献梳理改革开放三十多年,中国经历了举世瞩目的高速增长,在赞叹中国经济增长奇迹的背后,驱动中国经济增长的动力因素越来越成为学术界争论的焦点。中国的高速增长建立在制度、人口、土地等一系列红利的基础上,但这种增长方式最终体现为强劲的资本积累和投资拉动。经济增长理论表明,不同的增长要素带来的增长结果不同,以资本积累带动的经济增长必定受到报酬递减效应的作用而终止。在未来如何将经济增长的动力源泉转换到全要素生产率增长上,关系到中国经济增长的长期可持续性。自从熊彼特(JosephAloisSchumpeter)提出“创新”概念之后,创新成为经济学者解释全要素增长的关键性因素,Romer,AghionandHowitt分别强调了创新对经济的驱动作用,认为R&D和创新才是驱动经济增长的引擎[1][2]。伴随着创新被作为决定性因素引入经济增长理论,大量文献从不同角度对企业、区域、国家等不同层面的创新能力进行了有益的考察,具体可分为以下三个层次:第一类研究主要基于非参数DEA方法[3]和参数SFA方法[4]测度中国区域创新效率及空间差异。这类研究的不足之处在于:基于投入产出指标的选取对创新效率进行简单测度,并未考虑创新环境对创新效率的影响。另外,仅从效率角度衡量区域创新能力并不全面。第二类研究基于指标体系的构建,采用综合评价方法对我国大陆各省区创新能力进行定量评估[5][6]。这类研究将重点聚焦在以R&D为核心的科技创新上,侧重于对各地区企业科技创新能力的评估,具有一定的局限性。第三类研究基于面板数据模型考察区域创新能力差异的成因。学者分别从FDI溢出效应[7]、人力资本[8]、集聚的空间报酬递增效应[9]、创新效率和R&D规模[10]等角度解释了形成区域创新能力差距的原因,不同学者从不同角度出发,得出不尽相同的结论。“创新驱动”最早由波特(MichaelEugenePorter)提出,他以钻石理论为研究工具,将国家经济发展高度概括为生产要素驱动、投资驱动、创新驱动和财富驱动四个阶段,其中,通过创新形成的竞争优势是立足于国际产业分工高端位置的基础[11](P63-83)。西方发达国家和地区先后提出“创新驱动”国家发展战略,《全球竞争力研究报告(2007)》更把创新驱动作为国家发展的最高境界。与传统的将创新定义为发明创造的狭义概念相比,创新驱动的含义更为丰富和深刻,更强调自主创新对经济增长的动力引擎作用[12]。洪银兴认为,创新驱动就是利用知识、技术、企业组织制度和商业模式等创新要素对有形要素进行新组合,各种物质要素经过新知识和新发明的组合提高创新能力,形成内生性增长[13]。创新驱动是多方位多层次的全面创新,而非仅限于R&D为核心的科技创新。虽然已有文献对区域创新能力进行了多方面研究,但是对创新驱动的评估并不多见。鉴于此,本文以创新驱动理论为逻辑起点,通过统计分析方法考察中国区域创新驱动能力差异,探讨实现区域创新驱动的合理路径。二、中国经济增长中区域创新驱动评价指标体系的构建(一)创新驱动能力评价指标体系的构成创新驱动本质上是一个从微观到宏观的动态演进过程。创新驱动条件构成创新驱动的前提和基础,为创新驱动提供知识、人员、资金、资源、研究平台等方面的支撑。创新驱动过程包括知识创新、技术创新、市场创新、产业创新以及创新扩散。知识创新作为整个创新驱动过程的起点,是获得新基础科学和技术科学知识的源泉。在此基础上,技术创新通过改进旧的或创造新的产品、生产过程或服务方式将知识形态的科研成果转化为现实生产力,扩展生产可能性边界。从供给角度看,企业技术创新带动企业生产方式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