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儒家之“谨”的伦理意蕴

作者:张美灵 刊名:湘潮(下半月) 上传者:王瑛

【摘要】在儒家的伦理思想体系中,"谨"作为一种道德修养是十分重要的,儒家主张通过人们言行举止,考量一个人是否具备"谨"德之修养。通过追朔儒家谨德的传统德蕴,剖析谨德之维度,比较谨德与其他传统德目之间的关系,探索现代谨德之如何可能。

全文阅读

一、谨德之“谨”传统蕴涵“谨”是中国古代圣贤信奉的道德准则之一。“谨”,有小心谨慎、慎重重视的意思,比较接近英文中的cautiousness,意味着非常的客观、细致、不苟且。在《说文》中,提到“谨,慎也”,把谨和慎两者当成意义相同,相互为依的道德范畴。古人在《诗经》中对“谨”也有非常形象的描述,“令仪令色,小心翼翼”,“惴惴小心,如临于谷。战战兢兢,如履薄冰”。“谨”的对立面为懈怠、疏忽、大意。“谨”字从言,儒家历来重视为人做事言行谨慎,即“谨言慎行”,而且提倡对细微之处以及事情开端持谨慎态度。在当今社会,“谨”作为公民基本的道德规范,是和谐社会道德建设中的基本要求和原则。二、谨德之两个维度儒家倡导的“克己复礼”和“中庸之道”,体现出对谨之维度的把握,就是做事有度,不走极端,既不过度谨慎唯唯诺诺,也不过于大意大大咧咧毫无顾忌。(一)君子慎始,差若毫厘,谬以千里“君子慎始,差若毫厘,谬以千里”[1](《经解》),人们在事情刚刚开始的时候就要谨慎对待,因为一点点不以为意的小地方可能会导致很大的谬误,这种从毫厘之“微”到千里之“著”的变化,是不谨慎会引起的后果。告诫我们要认真对待身边的小事情,有可能一个小小的谬误会使得之前的所有努力白费,让原来已有的成果毁掉。因为在事物之间,不仅有一定的相关性,并且还存在由某种发展引来的连锁反应。如蝴蝶效应所述,当一只蝴蝶在巴西扇了下翅膀,有可能会在美国引发一场龙卷风。事物发展在初始时期具有敏感性,如果由于我们的大意疏忽了细小的问题,会带来更大的麻烦。细微之处也会影响深远,牵一发而动全身,不可不慎重。子曰:“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殆,慎行其余,则寡悔。”[2](《为政》)之所以要提倡谨慎,目的就是为了减少言行的过失和日后的后悔莫及。减少过失,慎行之前更需谨言。子曰:“不知言,无以知人也。”[2](《尧曰》)语言不仅是知人的工具,而且交谈前要先了解人,做到知己知彼。“可与言而不与之言,失人,不可与言而与之言,失言。知者不失人,亦不失言。”[2](《卫灵公》)其次,孔子认为君子之德贵在言行合一,应当“敏于事而慎于言”[2](《学而》),即君子要在言行上自我约束。[3]并且“夫人不言,言必有中”[2](《先进》),谨言表现为言之有物,说的话能一语中的讲到点子上。然后说话合乎时宜、场合,“孔子于乡党,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庙朝廷,便便言,唯谨尔。”[2](《乡党》)就是很好的范例。(二)慎而无礼则葸子曰:“恭而无礼则劳,慎而无礼则葸,勇而无礼则乱,直而无礼则绞。君子笃于亲,则民兴于仁。故旧不遗,则民不偷。”[2](《泰伯》)如果言行不能恰如其分,只是一味地小心谨慎,缺乏担当,该说的不敢说,该做的不敢做,则不合礼的要求,结果导致胆小怕事,畏葸不前。葸就是谨慎的极端化发展,违背了“度”的要求,亦即违背了中庸的要求。本来小心固然好,但是过分的小心就变成窝囊,什么都不敢动手了,反而容易丧失眼前的很多绝好机会。事实上,以谨慎的态度贯穿在言行当中,可以帮助我们规避许多风险。谨慎思考的目的就是要权衡利弊,使有利因素最大化,不利因素最小化,从而取得理想结果。但是过度谨慎会让我们错失不少良机。“季文子三思而后行。子闻之,曰:再,斯可矣。”[2](《公冶长》)一件事情考虑一下,再考虑一下,就可以了。如果第三次再考虑一下,很可能就犹豫不决,再也不会去做了。所以谨慎要谨慎,过分谨慎就变成了胆怯。所以孔子不赞成为人处事过度谨慎。在生活中,有的人杞人忧天,在面对一件事情的选择上,各个不同的选项就意味着各种不可预知的未来,潜藏着不可把握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