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资源的合作治理:一个连续时间下的动态演化模型

作者:夏茂森;江玲玲;王玉梅 刊名:统计与决策 上传者:叶海升

【摘要】针对共享资源合作治理问题,文章构建连续时间下多个体决策模型,探讨共享资源治理的演化路径及其影响因素。研究表明,在满足一定的合作治理成本条件下,共享资源合作治理的最优路径有三种情况:个体同时选择合作治理、不同时选择合作治理和合作治理无法形成,并进一步探讨了纯策略和混合策略两种情况下,共享资源的合作治理及其影响因素。

全文阅读

0引言Hadin(1968)提出“公地悲剧”[1],由于个体理性而导致了集体的非理性,致使资源枯竭。之后,引起了人们对多个个体在共享资源中合作供给问题的探讨。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理论和经验研究均表明,通过相关的制度设定,如面对面的沟通、有效监督和个体间相互制约,或排除外来人等可能在相当大程度上减少个体对共享资源的占用水平,从而形成一个更加有效的共享资源使用状态[2-4]。个体通过学习调整,是否一定会导致共享资源的耗竭?这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从表面上来看,个体经过连续时间的学习调整,会逐渐趋向于“理性”,这似乎又回到了研究共享资源治理的初始问题个体理性导致集体的非理性,最终资源枯竭。然而,实际上共享资源的治理依赖于诸多的条件,如共享资源治理的初始成本、个体对策略和支付知识的习得、个体偏好、个体收益及其贴现率等因素。在这些诸多因素的作用下,随着个体间的交互沟通,共享资源治理的策略和支付知识在不断地扩散,个体经过学习调整,在一定的条件下,可能会突破个体理性导致集体非理性的瓶颈,实现共享资源的合作治理,正如经验理论和实验研究所发现的。那么,随着知识的扩散,何种条件下个体会实现这一突破?影响共享资源治理演化路径的条件又是如何?针对这些问题,本文尝试构建在共享资源治理中,多个个体在连续时间条件下的决策调整模型,探讨共享资源治理的演化路径及其影响因素。1连续时间下共享资源合作治理模型的基本设定(1)假设有n个个体,每个个体都共同享有该共享资源;(2)共享资源治理个体投入的成本为c,表示在群体内进行联系与沟通工作、收集信息、组织谈判,以及起草契约等的成本投入。其后,根据Dechezleprtre等(2008)的经验研究[5],选择追随者的成本投入为ce-y,y表示追随者加入合作治理的滞后时期。当>0时,随着时间的推移,成本投入逐渐减小;当=0时,成本固定为c,并不随着时间递减。集体行动的合作治理成本无正外部性;(3)个体基本收益。朱宪辰等(2007)将共享资源合作治理中个体的效用函数设定为线性形式,即ui=u(xiG)=xi+aiG+xiG,xi表示个体的捐赠水平,G表示共享资源总产出,参数ai表征个体的偏好差异[6]。该效用函数能较好的表现偏好异质个体的捐赠水平与总共享资源产出之间的关系,但没有考虑到随着时间的推移,个体的效用是持续变化的。本文假定领导者在第T期发起合作治理,pf表示该个体折现后的收益,则:pf=-c+T¥pe-tdt=pe-T-c(1)其中,表示个体对共享资源的偏好。当0<1时,表示个体对共享资源的偏好小于一般水平,=1时,表示个体对共享资源的偏好处于一般水平,>1时,表示个体对共享资源的偏好大于一般水平;p表示形成合作治理后每个成员的收益;表示每期的折现率,反映的是等待的成本,30。对于其后在第y期的加入者来说,他们获得共享资源所带来的基本收益为p,但他们的成本是递减的,则后续追随者的个体收益为:pk(y)=-ce-(+)y+y¥pe-tdt=e-y(p-ce-y)(2)(4)个体学习收益。假定n个个体对共享资源治理策略和支付知识具有相应的学习能力。在个体间交往互动中,基于学习调整而获得收益b(除了策略调整收益之外,可能还包括个体的主观感受,如学习的愉悦感等),且设定b自第T期后的收益折现为T¥be-tdt=be-T,与个体在享有共享资源的基本获益一起构成了个体的总收益。(5)时间。设定在连续时间里n个个体的动态博弈,个体在考虑其他人的决策的情况下,个体进行学习调整,选择是否以及何时加入合作治理的行列。本文借鉴朱宪辰(2007)的研究成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