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性与启蒙:论康德的教育思想体系建构

作者:林凌 刊名:基础教育 上传者:黄成通

【摘要】该文重点探讨在教育思想中康德如何从人性论(善恶共居)过渡到人的本质规定(道德),以及如何通过教育的途径(自然性的教育和实践性的教育)将之实现。该文试图探索康德贯穿在教育思想中的隐微支柱:理性(理性的彻底性,一方面使人的自由成为可能,另一方面也使得教育必定要寻求自身的终极目标,也即完备性与普世性)与启蒙(使人具有使用自身理智的勇气和决心),整体地呈现出康德关于"自由行动者"的培养何以可能的设想与规划。

全文阅读

康德(ImmanuelKant,1724~1804)集中论述教育的著作是由其学生林克(Rink)博士根据康德在哥尼斯堡大学讲授教育学时的授课笔记整理出版而成的《论教育学》1。在康德看来,“人是惟一必须受教育的被造物”[1]3,一方面,“人只有通过教育才能成为人”[1]5;但另一方面,教育并不能完成全部的人的发展任务,“还要使某些东西靠其自身发展出来:因此人不可能知道,在他的身上自然禀赋到底有多大”[1]5。作为职业哲学家(在康德之后哲学成为在大学教授的一门专业),康德的教育论著有些看似单薄,但他的教育思想植根于其认识论与道德哲学以及历史哲学与人类学思想,因而有限的文字背后是隐微大义。正如康德自己所说,“我的出发点不是对上帝存在、灵魂不朽等等的研究,而是纯粹理性的二律背反……直到第四个二律背反2:‘人有自由;以及相反地:没有任何自由,在人那里,一切都是自然的必然性’。正是这个二律背反,把我从独断论的迷梦中唤醒,使我转到对理性本身的批判上来,以便消除理性似乎与它自身矛盾这种怪事。”[2]341-342自由是康德哲学的核心,而且自由只有通过教育才能完成,“离开了教育的人就不知道如何运用其自由”[1]13,而教育不仅需要已经启蒙了的有着广泛禀好的人来进行规划,也需要在一代人与下一代人的传递中来进行完善。为实现自由,人需要使用理性,也同样需要具备使用理智的勇气和决心,为此就需要借助于启蒙的教育。在这些讲稿中,康德提出了他对教育和教育学做出的完整的构想。一、康德论教育的理念康德认为,人的自然禀赋的发展并不是自行发生的,教育完全是一种艺术(这里的艺术不是我们现在一般理解的含义,而是指工艺、技艺等),而且是一门“裁断性的”艺术,也即教育应该是从一定的理念和规划出发而进行的。所谓理念,在《纯粹理性批判》中意即纯粹理性的概念,它是“摆在你面前的、你已经意识到了可以去追溯的东西,但事实上你又不可能追溯到,它是一个理想的目标,你可以去接近,但永远不能达到”[3]802。理性的纯粹运用是在实践的领域,但在认识领域中,理性可以成为规范和引导知性的方向,并使知性由之完成更高层次上的统一。虽然“理念无非是关于一种正在经验中无法遇见的完美性的概念”[1]6,在实行的过程往往遭遇障碍,但如果没有理念的引导和规范,教育的规划就不可能趋于完善,文化与经验就不可能在代际之间进行传递,因而人的禀赋也就不可能趋向完满(康德追求的教育终极目的,一是世界的至善,二是人性的完满,这两者之间是相互贯通的)。另一方面,教育的规划并不是某个单独的个人可以完好地制定的,教育试图去完成对学童的全部的塑造,但“能够成就这一点的不是单个的人,而是人这个类”[1]7。教育需要每一代人都在人性完满实现的道路上更进一步,也由此教育规划必须普世性地加以设计,“孩子们应该不是以人类的当前状况,而是以人类将来可能的更佳状况,即合乎人性的理念及其完整规定为准进行教育”[1]8。具体而言,康德教育的理念是要发展人的所有的自然禀赋,“把世界之至善以及人性被规定要达到的、而且具备相应禀赋的那种完美性作为终极目的”[1]8。这样的终极目的,既没有可供参考的经验,也不一定能够实在地实现出来,但朝向这样一种趋于完备的教育的努力,能使世界的状况变得更好。与此同时,这种教育的设想并不妨碍私人获得现世的幸福,而且事实上也只有通过私人的努力才能最终实现世界的至善。因此,只要是正确的理念,那么它不仅是可能的,同时也是必须的,因为这是教育追求自身完备性的一种引导力量。二、人性与教育的关系“在教育背后,存在着关于人类天性之完满性的伟大秘密。”[1]5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