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型药疹27例临床分析

作者:高红 刊名:中国处方药 上传者:叶小玲

【摘要】目的探讨重型药疹的特点及其诊治方法。方法对2011年6月~2014年6月收治的27例重症药疹患者临床资料进行回顾分析。结果引起重型药疹的致敏药物有抗菌药物、解热镇痛药、抗痛风药物及抗癫痫药物,易造成患者皮肤损害、黏膜损害、肝肾损害等。结论对重型药疹患者治疗时,应尽早停用致敏药,采用大剂量免疫球蛋白冲击治疗及糖皮质激素治疗能控制住病情,同时做好全面的抗感染与护理工作。

全文阅读

药疹是指患者在使用预防、诊断、治疗的药物时,药物通过不同途径进入机体后对患者机体皮肤、黏膜损害的不良反应[1]。重型药疹通常指严重的、危及患者生命的药物不良反应,以重型多形红斑型药疹(SJS),剥脱性皮炎型药疹(ED),大疱性表皮坏死松解型药疹(BENL)较为常见[2]。重型药疹病情重,并发症严重,病死率高。本文回顾分析2011年6月~2014年6月我院收治的27例重型药疹患者,总结其临床特征、治疗及转归,现报告如下。1资料与方法1.1一般资料回顾分析2011年6月~2014年6月我院收治的27例重型药疹患者,所有患者入院时均符合重型药疹的诊断及分型标准[3]。排除与皮损相似的其他皮肤病患者,排除出疹性疾病患者。其中,男14例,女13例;年龄8~60岁,平均(41.54.3)岁。患者入院前均有明确药物治疗史,重型药疹潜伏期1~50d,平均(15.32.1)d。原发病:上呼吸道感染13例,不明原因发热4例,关节痛2例,牙痛3例,腹泻3例,尿路不适1例,痛风1例。致敏药物:抗菌类药物10例,占37.0%,其中青霉素类1例,喹诺酮类1例,磺胺类2例,头孢菌素类6例;解热镇痛药7例,占25.9%,其中阿司匹林3例,安乃近4例;抗痛风药物1例,占3.7%;镇静药物9例,占33.3%,其中卡马西平7例,巴比妥类2例。1.2临床表现患者发病前均有发热、全身不适等前驱症状。药疹开始多见于面颈部,于1~2d后波及躯干、四肢及全身。患者早期表现为面部、躯干、上肢的麻疹样损害,后逐渐演变为SJS、ED、BENL的皮损。伴黏膜损害:口腔黏膜9例,眼结膜8例,生殖器黏膜7例,口腔黏膜、眼结膜、生殖器黏膜同时受累的10例。入院时体温38.1~40.2,发热程度与皮疹严重程度呈正相关。实验室辅助检查提示转氨酶升高20例,其中SJS11例,ED7例,BENL2例;白细胞计数升高21例,其中SJS9例,ED8例,BENL4例;尿常规提示蛋白尿1例,为BENL。1.3治疗方法患者入院后即停用可能致敏的药物,给予积极抢救。均于早期、足量给予糖皮质激素静脉滴注治疗,采用地塞米松10~20mg/d或甲基泼尼松龙60~120mg/d,静脉滴注治疗。用药3~5d,患者体温未见下降,皮损无好转,仍可见新皮损出现,提示糖皮质激素用量不足,可适当加大糖皮质激素用量,待患者病情稳定,皮损显著好转时逐渐减量。对于皮损面积较大,渗出较多,单纯使用糖皮质激素无法控制病情的患者,加用免疫球蛋白10~20g/d,静脉注射治疗,连续治疗3~5d。同时注意纠正患者水、电解质、酸碱失衡,给予补液、补钾,定期复查电解质情况等。严格执行病房空气消毒制度,注意对患者皮肤的消毒护理及换药。采用暴露疗法治疗皮损,给予3%硼酸湿敷,同时给予致敏率低的几种抗菌药物联合使用防止继发感染。有创面感染的根据分泌物细菌培养+药敏选用抗菌药物。观察患者病情给予对症、支持治疗,有发热患者给予物理降温或药物降温,皮肤面积大面积剥脱的患者给予补充白蛋白及新鲜血浆治疗,对合并肝、肾损害的患者,给予保肝护肾治疗。2结果本组27例患者经上述治疗后,26例痊愈出院。20例患者治疗3~7d后体温降至正常,其余6例7d后体温降至正常。全身临床症状显著减轻,治疗10~12d患者皮疹、水疱基本控制,水疱吸收,皮损部分表皮干燥成鳞屑,逐渐脱落,治疗15~25d后患者肝肾功能基本恢复正常。本组27例患者住院时间16~40d,死亡1例。死亡原因为皮损面积大,病情危重,经济条件困难拒绝使用免疫球蛋白及支持疗法,出现肝肾功能衰竭而死亡。3讨论重型药疹为皮肤科常见病之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