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闻见之知”到“德性所知”——张载哲学思想中的“超越意识”

作者:代洪宝;吕志敏 刊名:新西部(理论版) 上传者:周美菊

【摘要】张载划分了"见闻之知"与"德性所知",在内容界定的基础上区分二者关系。他所阐述的见闻之知的局限性不仅仅是耳目感觉器官的感性经验层面的认识,这种深刻在于他本人早已经发现了这种主客二分的思维认知方式的局限;进而张载提出,这种以整体视角进行观察的"德性所知"才是完满的,才能真正的实现自我的提升和超越。这一意义具有理论和现实的双重意蕴。

全文阅读

85 从“闻见之知”到“德性所知” 文史纵横 《新西部》2015.03 期 从“闻见之知”到“德性所知” ——张载哲学思想中的“超越意识” 代洪宝 吕志敏 (河北民族师范学院 河北承德 067000) 【摘 要】 张载划分了“见闻之知”与“德性所知”,在内容界定的基础上区分二者关系。他所阐述的见闻之知的局限性不仅仅是耳目感觉器官的感性经验层面的认识,这种深刻在于他本人早已经发现了这种主客二分的思维认知方式的局限;进而张载提出,这种以整体视角进行观察的“德性所知”才是完满的,才能真正的实现自我的提升和超越。这一意义具有理论和现实的双重意蕴。 【关键词】 见闻之知;德性所知;超越 任何一种理论的创立都是针对实际的现象而展开的,就如海德格尔《林中路》中都提到的“前设”问题,即我们都会面对一个真实的处境发问,然后寻求答案。两汉经学确立了儒家的正统地位之后,儒家的学说逐渐走向了一种停滞的状态,到最后沦落为一种为政之学,偏安于朝堂一隅。对此,张载对所做的评价是:“以为知人而不知天,求为贤人而不求为圣人,此秦汉以来学者大蔽也”。张载意识到儒学的没落在于“超越意识的匮乏”,即理论内部的超越精神的匮乏、理论传承者自身超越精神的匮乏。于是,他提出“见闻之知”与“德性所知”,用以说明形上、形下贯通超越的可能。 一、“见闻之知”与“德性之知”的内容 对于“见闻之知”和“德性之知”的内容,张载在《正蒙 · 大心篇第七》开篇便进行解释,他说:“见闻之知,乃物交而知,非德性所知;德性所知不萌于见闻。 “由象识心,徇象丧心。知象者心,亦象而己,谓之心,可乎?”“人谓己有知,由耳目有受也;人之有受,由内外之合也。知合内外于耳目之外,则其知也过人远矣。”这里,可以看到张载首先对“见闻之知”的具体内容进行了描述,其内容大致如下:第一,见闻之知的发用对象是客观具体的有象事物,对于这一点从“乃物交而知”以及下文中对其所观察的对象有更加具体的指向,即:他指出了观察对象是“有形有象”的具体的形下事物。第二,他的观物的方式是有内外之分的。换句话说,这是一种“物我之分”、主客二分的观察方式。接着,张载指出见闻之知得以发用的具体中介,由“人谓己有知,由耳目有受也”可知“见闻之知” 是通过具体的感觉器官而发挥作用的。 对于“德性所知”的内容,张载说“德性所知不萌于见闻”,这里“不萌于”并不是单纯的说明“德性所知”的本质不同于“见闻所知”,更重要的是其否定了“德性所知”对“见闻之知”的依附的关系,而对这一点的论证从“萌”字本身的涵义可以看出。首先,“萌”字在本句中的词性是动词词性,这样在追溯词源时,就索定在它的动词词性的用法上,发现对于“萌”字的动词解释,有“开始,发生”之意,而这一解释也恰恰是王夫之在《张载正蒙注》中对“萌” 字所采用的解释,即王夫之认为 “萌者,所从生之始也。”因此,依据他对“萌”字的理解,“德性所知不萌于见闻”就被他解释为:“德性所知”不是从耳目等感觉器官直接产生的。二“见闻之知”与“德性所知”的关系 对于二者的异同,张载指出“见闻所知”得以发用的感觉器官的局限。他说:“天之明莫大于日,故有目接之,不知其几万之高也、天之声莫大于雷霆,故有耳属之,莫知其几万里之远也;天之不 莫大于太虚,故心知廓之,莫究其极也。人病其以耳见闻累其心,而不务尽其心,故思尽其心者,必知心从来而后能。”在这里,张载强调感觉器官的局限性,例如眼睛可以看见太阳,却不知道究竟有多高。其次,见闻之知的局限性还体现在认知方式上,这种认知方式是以一种主客二分作为前提的,不是一种完满的认识,诚如张载所说:“身而体道,其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