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立象以尽意”的言说方式及其美学意义

作者:孙喜艳 刊名:周易研究 上传者:修锦庭

【摘要】《周易》认为,"书不尽言,言不尽意",因此提出"立象以尽意"。"象"此即指卦象。卦象是《周易》特殊的言说方式,具有普通语言所不能及的一些特点,从卦象符号的形成来看,它具有虚拟性;从卦象符号表现内容来说,它具有模糊性;从卦象符号的表现形式看,具有视觉性。模糊性和视觉性都与其虚拟性的形成方式有关。具有虚拟性、模糊性和视觉性的卦象符号与文字符号比起来,能更好的把握天地之道和圣人之意。这种言说方式在本质上是一种诗性的言说方式,其言说方式也为艺术创作和批评提供了启发,具有重要的美学意义。

全文阅读

《易经》作为六经之首,历代先贤皓首穷经与其独特的表达方式是分不开的。《周易》认为“书不尽言,言不尽意”,提出要“立象以尽意”。从根本上说,言与象都是人类创造的语言符号。《周易》认为“言不尽意”而以象尽意,把象提到高于言的位置。卦象作为《周易》特殊的言说方式具有普通语言所不能及的一些特点,从卦象符号的形成来看,它具有虚拟性;从卦象符号表现内容来说,它具有不确定性;从卦象符号的表现形式看,它具有视觉性。这种虚拟性、模糊性和视觉性的言说方式无疑为“尽意”提供了更大的可能性,也对于中国美学具有深远的影响。一“立象以尽意”的提出是与“书不尽言,言不尽意”联系在一起的。1.“书不尽言,言不尽意”“书不尽言”是指从口头语言转化成书面语言的过程中,书与言的关系不是一一对应的传达关系。《说文》解释“言”曰:“直言曰言”,“直言”与书面语言比起来,与人的思想联系得更为紧密。同时,由于口头语言不只是以语言的形式存在,还以声音的形式存在,与人的感情、思绪紧密相关,其表现力要大于书面语言。王夫之《周易内传》释“书不尽言”曰:“书谓文字,言口所言。言有抑扬轻重之节,在声气之间,而文字不能别之。”1因此,从口头语言转化成书面语言,会丧失掉一部分意义。对此,《周易正义》还从历史的角度解释“书不尽言”,认为,“书所以记言,言有烦碎,或楚夏不同。有言无字,虽欲书录,不可尽竭于其言,故云‘书不尽言’也。”2“言不尽意”是从意到言的过程中,言与意不对应的传达关系。人们想用语言完全把自己的意思表达出来是不可能的,因为人的心理状态是无限丰富的,同时也是混沌的、朦胧的,语言形式是一种理性化、有序化的形式,如苏珊朗格所说:“是由于情感的存在形式与推理性语言所具有的形式在逻辑上互不对应。”3因此,在表达的同时,由于言与意的不对应,会以一部分意义的丧失作为代价。不过魏晋时期的欧阳建认为言可以尽意:“夫天不言而四时行焉,圣人不言而鉴识存焉。形不待名而圆方己著,色不俟称而黑白己彰。然则名之于物无施者也,言之于理无为者也。”4又说:“诚以理得于心,非言不畅;物定于彼,非名不辩。言不畅志,则无以相接;名不辩物,则鉴识不显。”5欧阳建是从名与实的关系来论“言”和“意”的,其中经过了偷换概念,名实关系与言意关系是两个不同层面的问题,欧阳建所论的不是言意关系,而是名实关系。从传达的角度来说,言不尽意是绝对的。2.“立象以尽意”对于“书不尽言,言不尽意”的困境,圣人以“立象”来“尽意”,要理解圣人为何“立象以尽意”,首先要明白“立象以尽意”之“象”与“意”的特定内涵。象可以说是《易》之根本,“象”在《周易》中有以下几种含义:其一,作为名词指物象、天象,如《周易》中所说的“天垂象,见吉凶”、“在天成象,在地成形”等。其二,作为动词是对物象的模拟,如“象其物宜”、“圣人象之”。其三,指作为模拟的结果的卦象:“八卦成列,象在其中矣。”“圣人设卦观象,系辞焉而明吉凶。”卦象形成后,又成为被效仿的对象:“以制器者尚其象”,“作结绳而为罔罟,以佃以渔,盖取诸《离》。……盖取诸《益》。”由此,胡适认为:“人类的一切器物制度礼法,都起于种种象。”6在“立象以尽意”中,“象”即指卦象。从上面的分析也可以看出,从物象、拟象到卦象的形成,从卦象成为被效仿的对象,也是观物取象到观象制器的流程,这其中卦象是至关重要的环节,是沟通形而上与形而下的中介,上通形而上之道,下达形而下之器。《易传》中还提到卦象的另一个来源,即用筮占的方123456[清]王夫之《船山全书》,长沙:岳麓书社,1988年,第566页。[唐]孔颖达《周易正义》,北京:中国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