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泄密案与一个骗销团伙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586.00KB 文档分类:政治、法律 上传者:马小丽

文档信息

【作者】 贾小平 

【出版日期】1999-06-15

【刊名】国家安全通讯

全文阅读

1999年元旦刚过,人们还沉浸在节日的欢乐气氛之中。1月4日晚10时,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某处齐处长的寓所响起了急促的电话铃声,齐处长拿起电话,话筒里传来局总值班员的声音:“齐处长,国家保密局通知,明天上午8点请你准时参加国家保密局召开的紧急会议··,…是否又发生了重大失、泄密案件?齐处长陷入了沉思之中……一1月5日上午8点,国家保密局宽敞的会议室坐满了前来开会的人,齐处长发现陆续就座的有国家某部委、国家某工业总公司、公安部、国家安全部有关业务局领导同志,主持会议的国家保密局毛林坤局长表情严肃,预感到会议要研究的问题的严重性和紧迫性。国家保密局王善滇副局长首先传达了中央领导同志和中办领导同志对国家某工业总公司近期发生的一起严重泄密事件的有关批示,接着由国家某工业总公司负责人详细介绍了案件发生经过。1998年11月自日上午10时许,一男子给国家某工业总公司综计处办公室打电话,问李处长在吗,正在上班的刘女士告之李处长正在开会,问有什么事。打电话的人说:“我是国XXX委XXX司司长,叫曾普发,不久前在你们总公司总经理办公室里看到过一本领导干部办公室及住宅电话号码本,我们部委刚成立,对你们总公司的情况不熟悉,要这个电话本的目的是想与你们公司的领导联系。你可能不认识我,但你们总公司的人事局XX副局长现在和我在一个司工作。”刘女士认识某副局长,因此以为对方真的是国XXX委某司司长,便说:“我们这里没有领导同志的电话号码本,但有一本统计年报,上面有我们总公司全国下属单位的电话号码,如果您需要我通过机要给您寄一份过去。”对方说:“我们司一位同志正在你们总公司办事,我一会儿让他到你那里取。”并问了她的姓名。刘女士放下电话即给总公司党办的张Xx打电话询问国xxx委有无曾普发其人,张在该委工作过一段时间。张说有这个人,是某司司长。刘女士进一步确信来电话的人是国XXX委曾普发,于是把~份厚达385页的机密级统计年报装进一个大信封,信封上写上“国XXX委XXX司曾普发司长收”。大约30分钟后,刘女士接到总公司门卫电话,说是曾普发司长派来取资料的人现在传达室,让她把材料送下来。刘女士放下电话拿着材料来到传达室门日,来人说:“你是刘小姐吗?曾普发司长让我来取材料。”她便将材料袋交给来人,来人接过材料说了声谢谢,急忙乘一辆面的走了。一份国家机密级重要资料就这样被不明身份的人骗走了。某总公司的同志介绍完案情,接着,国家保密局毛局长传达了中央政法委领导同志五月4日下午就侦破此案召开的专门会议上确定的具体方案,明确该案以国家安全部门为主,公安部门、国家某部委等单位密切配合,国家保密局负责协调,要求尽快破案。具体实施方案清北京市国家安全局某处为主,市公安局派人参与组成专案组,立即开展侦破工作。l月5日上午11时,齐处长接受任务后立即赶回市国家安全局,向局领导做了汇报。局领导对此非常重视,责成该处组成精干破案小组,立即开始侦破工作。同时,局领导指出,发案已40多天了,侦破工作必然有较大难度,希望你们不要辜负中央领导同志的期望,你们要管B雷厉风将精干内杆敢打碗讨的作风,尽最大努力,快速破案。下午1时,齐处长带领专案组部分成员火速赶到国家某工业总公司,向有关同志了解案发过程及详细情况。该总公司保卫部门在案发后及时向有关部门报了第,还进行了调查和侦破工作。他们从作案人身材、相貌。服饰及作案动机等线索分析,初步认定原在某部委工作、后调某研究所的陆某作案的可能性较大,除此之外求提出任何线索。从该总公司出来,齐处长一行又赶往陆某所在的研究所,向该所领导详细了解了陆的基本情况。晚上7时,齐处长等人找到此案当事人刘女士,详细询问被骗经过及作案人特征。办案人员拿出陆某的照片请她辨认,刘女士仔细看后说不像,取走材料的人在30岁以下,较瘦,而陆已年近50岁,脸也显胖。但身高、服饰及活动特征较相似,且近期陆比相片上瘦些,故未完全排除。晚10时,齐处长召集专案组的全体同志开会,对一天的查证情况进行分析。他说,根据目前调查的情况分析,作案人有三种可能,一是陆某,这种情况通过巧妙安排刘女士和陆某直接见面辨认,可以很快确认或排除。我们已经请总公司抓紧安排,估计明天上午就有明确结论。二是取材料的人一人作案,且此人对国防工业口比较熟悉,我们可以请专家对此人特征画像,在一定范围进行排查,有可能发现作案人。三是冒充曾普发司长的人在幕后指挥,只打电话不露面,取资料的人为临时雇用,我国防口的人对该人不熟悉,即使画了像,排查范围再大,找到作案人的概率也很小。总的来说,前两种情况的概率不大,而后一种情况的概率最大。如果与我们分析的一样,那破案难度将非常大,找到作案人有如大海捞针。中央要求尽快破案,而现在线索全无。专案组全体同志感到肩上的压力越来越大。l月6日上午9时,市国家安全局主管侦察的局长召集该案侦察协调会。齐处长将目前所掌握的情况及下一步的想法向与会人员做了详细汇报。会议确定局内有关处积极参与并协助侦察破案工作,强调现阶段的主要工作仍以调查为主,要尽快发现新的线索,以便发挥市局的整体优势,加速此案的侦破。在有关单位的积极配合下,发案单位提供的怀疑对象陆某作案的可能性很快被排除。经过一夜的紧张调查,专案组了解到近期北京有些部委和单位,也发生过有人冒充单位领导向下属单位负责人打电话,索要电话号码本并推销床上用品的情况,有的也打着国xxx委某司曾普发司长的幌子。这些情况的了解为该案的侦破工作带来了一线希望。齐处长在当晚的案情分析会上指出,以曾普发司长的名义索要申话号码或推销产品的人很可能与本案有密切关系,应高度重视这一线索。他亲自带领专案组的有关人员连夜到航天。核工业和兵器工业等总公司进行深入调查。在兵器工业总公司调查时,了解到一个南通籍叫赵海平的人,去年曾以兵器工业总公司领导的名义到石家任某厂从事骗销活动,被厂保卫部门识破,扣留了一车床上用品。该总公司综合计划局李局长提供了一个重要线索:前不久,李局长接到一个自称是国XXX委曾普发司长的电话,说他有一个亲戚在北京参加展销会,有一批床上用品不想带回江苏,请李局长协助推销一下。过两天叫这位亲戚找他。其口气和语调真像是一位领导,仔细揣摩也听不出半点破绽。几天后,果然有一位操江苏南通口音的中年人给他打电话,说是曾普发司长的亲戚,问李局长找到买主没有。李局长说:“我很忙,我叫别人帮你联系一下,怎么跟你联系?”对方说:“还是我找你吧。”李局长说:“我很快就出差了,我委托别人给你办,最好留下一个电话。”对方犹豫了一阵,不情愿地留下一个手机号码。齐处长听了,眼睛一亮:“这个线索太重要了,手机号码还记得吗?”李局长说:“我知道这个很重要,但确实找不到了。”专案组的同志一阵惋惜。这时,陪同齐处长一同调查的兵总保卫处张处长说:“不用着急,我记得当天李局长好像告诉过我,我可能记在我的台历上了,咱们马上去找找看。”办案人员立即来到张处长的办公室,从废纸筐里拾起一张张已丢弃的去年的台历纸仔细辨认,突然张处长在11月匕目的台历纸上发现了这个手机号码!真玄!要是废纸筐倒掉了,到哪儿去找这个号码啊。这个手机号的发现,为破案工作打开了一个突破口。回月7日上午,办案人员请电信部门迅速协助调查这个手机号的机主及近期通联情况。但这是一个外地手机号,且没有在北京办理漫游,因此在北京市无线局的网内没有信息可调。后经信息产业部移动通讯局协助在全国网上调取有关信息,查明该手机机主名叫袁博均,系江苏南通市新开镇农民。专案组立即与南通市国家安全局联系,请以最快速度协查袁博均、赵海平的基本情况,并到当地电信部门调取袁手机电话近期的通联情况。晚上7时,国家保密局王副局长来电说中央政法委领导询问案件侦破情况。齐处长回答:“已获取到关键线索,案情有重大进展。”王副局长即通知齐处长到国家保密局向毛局长汇报详细情况。四办案人员在调查中了解到,某招待所领导去年11月28日也接到过一自称国XXX委另一位司长请其帮助朋友在北京推销床上用品的电话。他们看在这位不曾谋面的司长的面子上买了一批床上用品。办案人员到这个招待所,按他们购买的床上用品包装袋上的电话号码给南通打电话,说:“招待所想再买点,请对方告之如何与北京的营销人员联系。”对方表示根本不知道这回事。办案人员又到工商部门核查“推销者”开具的发票,目的是找到作案人在北京的地点,结果发票也是假的。接着,齐处长带人到航天工业总公司了解有关情况。因为在调查中得知该总公司最近也遇到过类似的骗销情况。经查证,在航天工业系统行骗的是冒用航总办公厅某主任之名,一单位看在某主任的面子上一次就购买了2万多元的床上用品,比市场价格多付出三分之二的价钱。经甄别,这一伙人虽然也是以类似方法行骗,但不是办案人员要找的那伙人。l月7日下午,齐处长等人第三次来到国家某工业总公司进行案情调查。调查中了解到总公司某研究院的史院长去年11月下旬也接到过一自称是国xxx委曾普发司长的电话,内容是清史院长帮他的弟弟推销床上用品,价格可以优惠,并说:“你院最近办了一个招待所,能不能买些,我们过去都是上海交大的老同学,现在我知道你那里也很难,请注意保重自己的身体。”如果同意他就让他弟弟送100套床上用品来,但最好给现金。史院长思忖:我院没有办招待所,莫非有假?他怎么知道我是上海交大的呢?先让他留下一个电话再说。在史的再三要求下,对方很不情愿地留下了~个手机号码。史院长立即给曾普发司长去电话核实。曾司长明确告之说,这是别人冒用他的名义槁诈骗,他本人知道的已经有好几起了,他们已经给有关部门发了文件,要求各单位提高警惕,防止上当受骗。史院长说第二天地拨通了冒称曾司长的人的手机,表示他弟弟下午2点可以把货送来。他打算在送货的来后将其扣留并送院保卫处,但对方可能有所察觉,一直没人来送货。齐处长清史院长务必尽快找到这个手机号码。史院长回院后立即与秘书一起进行了认真地查找,翻遍了办公室的所有文件资料,终于在一张去年11月下旬的人民日报的空白处,找到一个用铅笔记下的手机号码。齐处长一看该手机号码的第45、6位为148,立即肯定是江苏南通币的号码。他判断持机人极有可能是该案的主犯。第二个手机号的发现,无疑使案件的侦破工作又取得了新的突破性的进展。办案人员立即与南通市国家安全局联系,请其尽快协查该手机的机主及近期的通联情况。侦破工作有了突破性的进展。国家保密局领导又传达了中央政法委领导同志的指示:“尽快抓捕作案人。”五南通市国家安全局在张副局长的指挥下,以高度负责的精神,全力以赴,动用两个科的警力,积极配合北京市国家安全局的破案工作,以最快的速度调查通报对象的有关情况。l月8日下午4时,南通局传来第二部手机机主的详细情况:机主赵海泉,1969年2月出生,江苏南通小海镇农民。同时传来了其照片及有关情况。资料显示,赵海泉兄弟1997年在北京曾冒充国家交通部领导进行骗销,被公安机关抓获,交通部公安处责成南通港公安部门对其做出取保候审一年的处理。赵氏兄弟目前仍在保释期内。晚上10时,南通局又传来了赵、袁两部手机的通联情况及赵海泉、赵海平兄弟和袁博均等人在当地的表现情况。从已掌握情况分析,作案的是一个骗销团伙,骗取机密资料不是他们的目的,骗取电话号码,冒充领导人推销产品、牟取暴利才是这伙人的真正目的。这些骗子虽然是狡猾的,不肯让人知道其真实联系地址和电话,如调查中发现给一些被骗人留下的电话都是假的。但利之所驱,狡猾的骗子也难免有一失之虑。那两个手机号码的发现便成了专案组找到作案人的摸瓜之藤。专案组连夜对这两部手机近6000多次通税情况进行分析,发现两部手机交叉通联较多,说明赵、袁为一伙。进一步分析发现,该两部手机在晚上10点以后与北京南郊三部固定电话通话较多。齐处长断定这是作案人的租用住址。专案组通过有关部门,很快查到这三个电话的具体地址。至此作案人的姓名、相貌、年龄、住址及在京的临时落脚点等,专案组均完全掌握,犯罪嫌疑人已成瓮中之鳖。上八1月8日晚10时,齐处长立即与局内有关兄弟单位协调对犯罪嫌疑人实施拘捕的工作,共同制定了镇密的实施方案,并获市局领导批准。当晚全体办案人员以无比喜悦的心情兴奋地等待着黎明,等待着胜利的到来。1月9日上午8时

1 2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