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即解释——关于“中国艺术的现代转型”学术研讨会及《20世纪中国艺术史》的写作

作者:鲁虹 刊名:画刊 上传者:黄金元

【摘要】回望百年历史,似乎成了近年来学术界的一个热点。本期发表的几篇与之相关的文章均由吕澎的新书《20世纪中国艺术史》引发而来。重新梳理、重新评价中国现代美术史的工作才刚刚开始,我们预感到,这将是一个非常有意义的工作,值得期待。

全文阅读

历史即解释 —关于 “ 中国艺术的现代转型 ” 学术研讨会及 世纪 中国艺术史 的写作 每 虹 编者按 回 望 百年历 史 , 似乎成 了近年来学术界的一个热点 。 本期 发表的几篇与之相关的丈章均由吕海的断书 《 世纪中国艺术史 》引发而 来 重新杭理 、断评价中国现代美术史的工作才刚刚开始 , 我们预 感到 , 这将是一个昨常有意义的工作 , 位得期待 无论一个艺术史家多么希望客观地 书写历史 , 他也没有办法全面地重现历史。 事实上 , 过去出现的艺术事件、 艺 术品与艺术家 , 不仅浩如烟海 , 无限复杂 , 而且琴碎不全 , 杂乱无章。 因此 , 任何艺术史家在书写历史的时候 , 必然要依据一定的理论框架或学术标准去组织或处理特定的历史材料。 这也正是英国若名艺术史家贡布里希感叹 “ 有多少艺术史家就有多少种艺术史 ” 的原因转引自 艺术与历史 第 页 。我甚至认为 , 贡氏的话语至少还透 出另外一层信息 , 即所谓艺术史充其 也不过是艺术史家们强加给过去的某种特殊解释 , 仅此而已 。 而从以上角度出发 , 我们就很容易理解 , 当今的一些艺术史家为什么会对 世纪的中国艺术史作出完全不同的解说。 最近 , 有两件事情是很值得中国艺术史界乃至中国美术界 , 视的。 其一是年 月巧 日至 日在上海美术馆由潘公凯先生主持召开的 “ 中国艺术的现代转型“ 学术研讨会 其二是新年伊始 , 北京大学出版社向社会正式推出的吕澎先生所撰写的 世纪中国艺术 史 》 。 非常有意思的是 , 虽然这两件事情的主题都与清理百年来的中国艺术史有关 , 但两位学者却持有完全不同的理论框架或出发点。 具体地说 , 由于潘公凯先生认为在百年来中国艺术的现代转型中 , 分别存在昔传统主义 、 融合主义 、 西方主义或大众主义 , 所以在名为中国现代艺术之路 》的文献展与写作大纲中 , 他与他所带领的工作班子 , 按他们的理解方式处理了自鸦片战争以来中国艺术史中出现的重要事件、 作品与艺术家。 有一点是不能忽视的 , 即因为潘公凯先生在价值判断上更加赞赏他所说的 “ 传统主义 ” , 所以他与他的工作班子在涉及相关事件 、 作品与艺术家时 , 显然对 “ 传统主义 ” 要猎墨更多一些。 据我所知 , 潘公凯先生的理论框架出台后 , 不仅受到了许多学者与专家的认同 , 也受到了一些人的批评 。 来自肯定方的观点认为 , 潘公凯先生从清理“ 现代性 ” 这一基本的概念出发 , 不仅质疑与批判了 “ 现代即西方 ” 、 “ 传统即中国 ” 的错误看法 , 还提出了 “ 未来视角 ” 、 “ ’ 自觉 ’ 作为 ‘ 继发现代性 ’ 的标准 ” 等原创性命题与 “ 四大主义 ” 的写作框架 , 这对于人们全面正确地认识一百年来的中国艺术史的发展状况有着深远而重要的惫义 , 它可以 “ 为百年以来的中国艺术的整体性历史正名 , 打破以往世界主义的西方视角对于中国的现代主义的误读“ 《邵大蔑语 , 转引自 美术观察 年第 期 。而来自反对方的意见则认为 , 潘公凯先生所提出的 “ 四大主义 ” 的写作框架就 好像做了四个大口袋 , 当人们将不同的材料分别塞进这样四个大口袋时 , 就会有以 “ 答案 ” 来寻求 ‘’例证 ” 的嫌疑 。从学术的层面上看 , 这已经超越了艺术史的范畴 , 而进入 了抽象的领域。 再说 , “ 四大主义 ” 的划分本身就存在诸 多漏洞 , 以致难免会对一些具体的历史材料做出不正确的选择与判断。 比如 , 在一个全球化的格局中 , 究竟有没有一个严格意义上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