孤独行者的人生悲歌--《古诗十九首》的象征意蕴

作者:董莉 刊名:青年文学家 上传者:刘珂珂

【摘要】《古诗十九首》作为组诗具有整体的象征意蕴,即人生是宇宙和人类时空中的一段路程,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是行走在这一路途中;人生的本质是孤独;人生的痛苦来自于希望的破灭。

全文阅读

3 青年文学家·文学评论 摘 要 :《古诗十九首》作为组诗具有整体的象征意蕴,即人生是宇宙和人类时空中的一段路程,每一个人的一生都是行走在这一路途中 ;人生的本质是孤独 ;人生的痛苦来自于希望的破灭。 关键词 :《古诗十九首》;旅程 ;行者 ;丧失 ;痛苦 作者简介 :董莉,女,唐山学院文法系教师,主要从事中 国古代文学史的教学和研究。 [ 中图分类号 ] :I206 [ 文献标识码 ] :A [ 文章编号 ] :1002- 2139(2013)- 16- 013- 01 《古诗十九首》自进入文学的阅读视野,就引起热烈而又连绵不断的回响,历代评论家不吝赞美之词,对其高超的艺术成就和对人生哲理的深刻揭示之功均给予充分肯定,确立了其在中国古代文学史、中国古代诗歌史上的崇高地位。因其作者、作年、作地、主题等历来无法确定,使之在文学史上又增加了一层神秘色彩。对此已有诸多高论,不需词费。仅就这一组诗的象征意蕴谈谈一孔之见。一、人生是既长又短的一段旅程: 走在路上是《古诗十九首》的基本状态和模式。“行走”在十九首中既是写实,又是象征。作为写实而又抒情的诗歌,以行走开篇的有五篇《行行重行行》、《涉江采芙蓉》、《回车驾言迈》、《驱车上东门》、《客从远方来》。就题材而言,十九首中有十一首写生离死别这一人生过程中必经的路途 :《行行重行行》《青青河畔草》《涉江采芙蓉》《冉冉孤生竹》《庭中有奇树》《迢迢牵牛星》《凛凛岁云暮》《孟冬寒气至》《客从远方来》《明月何皎皎》《去者日以疏》。在涉及仕途的失意题材中,个人空间上也都处于临时性的状态之中 :或与友人的聚会,如《今日良宴会》;或在某处特定旅程的途中,如《回车驾言迈》。 东汉时期文人已具有独特的时空观念 :人生就是在广袤天地间和浩渺时间长河中的一段行程,人就是这一段就个人而言漫长,就宇宙和人类而言短暂的行程中的旅者。在十九首诗中“远道”、“长路”、“漫浩浩”、“迈”等表现路途漫长的词语多次出现。十九首通过个人暂时性的空间位移、时间更迭写出“行走”在这一行程的不同阶段状态而引发的心理上的震动。用凝练、形象的语言表达出来 :“人生天地间,忽如远行客”“人生忽如寄” “人生寄一世,奄忽若飚尘”;“人生非金石,岂能长寿考。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等。如果说《古诗十九首》的作者多为游宦子弟,才会有落魄时的哀叹,那么看看人生得意,锦衣玉食的贵族们,同样“戚戚何所迫”,因为人生难逃死亡的悲剧,“圣贤莫能度”。 通过这样的歌唱使这一认识有了哲学上的意义,并深刻地影响了后代。李白就发出了这样的感叹 :“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 光阴者,百代之过客。” 二、人生是不断地丧失的过程,其实质是孤独: 《古诗十九首》展示出来的是人在生命旅途中的一种基本状态 :不断地丧失。失去青春 :“思君令人老,岁月忽已晚”;失去与亲人的厮守 :“所思在远道”;失去友情“同袍与我违 ;”“昔我同门友,高举振六翮。不念携手好,弃我如遗迹。”;失去理解、机会和精神的皈依 :“不惜歌者苦,但伤知音希”,“无为守贫贱,坎坷常苦辛”;失去早年的豪情以致终将失去肉体的生命 :“奄忽随物化,荣名以为宝”等等。 对这一象征意蕴古人已注意到,沈德潜在《古诗源 例言》 评价“十九首大率逐臣弃妻,朋友阔绝,死生新故之感”。而失去之后留给人自己的只是孤独与寂寞。在十九首诗中表现孤独的诗句俯拾即是 :“各在天一涯”,“空床难独守”,“愿为双鸿鹄”,“思为双飞燕”,“游子寒无衣”,“出门独彷徨,愁思当告谁”等等。十九首都是个人在天地间孤独地或思念 :“同心而离居,忧伤以终老”;或呐喊 :“一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