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屈从与无力的抗争——从自然主义角度解读《纯真年代》

作者:陈洁 刊名:安顺学院学报 上传者:熊苑红

【摘要】《纯真年代》是伊迪丝.华顿的代表作之一。文章借鉴了自然主义决定论的分析方法和真实性原则,解读小说中两位女主人公的命运以及故事发生的社会背景,探讨了《纯真年代》这部小说所体现的自然主义色彩以及华顿的自然主义创作倾向。

全文阅读

伊迪丝华顿(EdithWharton,1862-1937)是19世纪末20世纪初美国文坛著名的女作家。她的作品种类丰富,风格各异,尤其擅长描写纽约上流社会的风俗人情,关注女性的地位及其生存状态。华顿塑造了形形色色的女性角色,因此国内外很多评论家都把华顿视为一个女性主义者。同时,由于擅长刻画人物心理,道德情感和社会意识,华顿还被视为现实主义作家来研究。事实上,华顿的创作时期正好处于美国文学从现实主义向自然主义过渡的阶段。当时的美国文坛出现了以达尔文的进化论和斯宾塞的社会达尔文主义为理论依据的自然主义文学流派。一、梅韦兰:纯真年代的捍卫者《纯真年代》写于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是一个新旧社会体系交替的时代。然而小说的背景却设计在19世纪70年代末八十年代初。当时的上流社会充斥着那些继承了大笔遗产的老纽约家族。由于曾经是其中的一员,华顿栩栩如生地描写了那个社会一个充满高贵优雅的聚会和需要正式着装的晚宴的社会,一个恪守祖训和墨守成规的社会,一个无法容忍个人自由和新兴事物的社会。小说中的女主角之一梅韦兰就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成长起来的。她的性格行为无不反映了这个社会主流的一面。她是纽约上流社会所推崇的女性形象外表美丽优雅,行为端庄得体。她的身上拥有着这个社会对女性的所有美好期望:接受过正统的淑女教育,多才多艺,是男人的骄傲和陪衬,严格按照家族的要求去生活。梅的身上有着狄安娜女神的气质和风韵。小说中,她深爱着男主角纽兰阿切尔,而且纽兰也急于和她结婚。然而为了迎合社会传统,她坚持在结婚前要有一段长长的订婚期,“因为纽约的礼规一丝不苟,毫无变动可言。”[1]23纽兰说过:“他眼下的任务是取下蒙在这位年轻女子眼上的绷带,让她睁开眼睛看一看世界。”[1]71在这里,从纽兰的角度,华顿意在告诉读者生活在这样的一个社会环境下,任何行为都只能服从既定的社会规则,社会环境对于一个人性格行为有着巨大影响。在老纽约人的眼中,恪守传统才意味着社会的稳定。如果他们想要保持他们的地位,就必须确定所有事情按照传统的作法发展。这样的社会造就了梅韦兰这样的一个看似独特却又缺乏个性的主流女性形象。然而这一位看似纯真、温柔、娇弱的女性也有其虚伪、强势、敏感的一面。当她的利益受到威胁时,她可以不顾一切。梅早已得知自己的未婚夫爱上了她的表姐埃伦。表面上,她继续扮演着贤良淑德的女性形象,清楚地表明自己的立场:“我不能把我的幸福建立在对别人的侵害,对别人的不公平上。”[1]130同时,又假装怀孕并把消息透露给埃伦,无情地把她的表姐埃伦赶出了纽约。梅的目的只是要保留她和纽兰名存实亡的婚姻关系,至于婚姻关系中的爱和忠诚已经不复重要了。梅清楚地知道,为了保留自己的地位,为了保护家族的名声,为了保持这个上流社会的稳定,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在梅所处的时代,女性只有依靠婚姻和丈夫才能在社会上立足。梅早已知道她的丈夫心中所爱另有其人,同时也深知“纽约社会是个威力强大的机器。”[1]6她出生成长于这个机器中,也懂得如何利用这个机器成功地驱逐了威胁她的地位和家族名声的不利因素,来捍卫她所处的“纯真”年代。于是,她也成为这个机器的操纵者之一,是家族纪律和社会习俗让她终其一生都在扮演一个听话的女儿、贤淑的妻子和负责的母亲的角色。看似风光的角色背后,却是梅韦兰的悲剧命运她永远地失去了丈夫的爱。而梅韦兰这样的一生,都是由其出生,成长、生活和老去的社会环境所决定。二、埃伦奥兰斯卡:虚伪社会的牺牲品纽约上流社会就是个“滑溜溜的小金字塔,人们很难在上面开凿裂缝,找到立足点。[2]42”看似“纯真”的社会实际上充满了虚伪和做作。在这个“富足、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