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刺人中穴后效应的认知脑功能研究

作者:徐茂盛;杨文德;张寿斌;冯德荣;许琼瑜;朱芬;陈尚杰 刊名:现代中西医结合杂志 上传者:贝伟雄

【摘要】目的明确针刺人中穴后效应的认知脑功能变化。方法选取6例轻度认知障碍患者,在针刺人中穴前后进行静息态扫描,分析脑功能连接变化。结果人中穴出针后,顶下小叶的连接减少明显。左背外侧前额叶皮质(DLPEC)与双侧的额叶连接,双侧额叶之间的连接,左侧额叶与左侧DLPFC、左侧前额皮质前部(aPFC)等的连接均增强。结论人中穴出针后有后效应,有明显的认知脑功能连接变化。

全文阅读

认知研究是现今的热点和重点之一。针刺对认知障碍有一定的疗效,人中穴是其中一个重要的穴位。以前基于动物实验的针刺人中穴的研究,无法观察活体的脑功能变化,无法反映脑工作过程。而近年兴起的功能磁共振成像(fMRI)可以无创、实时、动态地观察脑功能变化,能从另一角度来反映人中穴的作用机制。因此,本研究探讨了基于认知疾病状态下的针刺人中穴的后效应(出针后)的认知脑功能变化,现将结果报道如下。1临床资料1.1一般资料选择2009年9月2010年6月招募的轻度认知障碍(MCI)患者6例,男4例,女2例;年龄5570岁;男性身高165175cm,女性身高150165cm。所有受试者体质量指数均在正常范围之内;除1例男性为本科学历外,其余均为高中学历;所有受试者为右利手。1.2实验方法1.2.1针刺操作方法首先进行针刺前一个静息时间6min的扫描,然后进行人中穴(取穴依据新世纪全国高等中医药院校规划教材“针灸学”)的进针,常规消毒,选0.35mm25mm银质针1根刺入所取穴位,进入0.30.5寸,停留1min后,行雀啄泻法2min,然后留针行静息6min的扫描。在行针时未行MRI扫描。出针时进行出针后的静息6min的扫描。1.2.2扫描方法使用GE3.0T超导型磁共振扫描仪,标准头线圈,头部固定,分别进行解剖像和功能像扫描。功能成像采用EPIGRE序列,轴位,采集方位平行于胼胝体前后联合的连线,包括从端脑至小脑无间隔的全部大脑。主要参数为:TR=2000ms;TE=50ms;FOV=2424cm;Matrix=64128;SliceThin=5mm;SliceSpace=1.0mm;FA=90;36Slice。快速自旋回波序列(FSE)T1加权像作为解剖背景图像。主要参数为:TR=500ms;TE=15ms;FOV=2424cm;matrix=256224;SliceThin=5mm;SliceSpace=1.0mm;slicethickness=1mm;nex=1。1.3统计学处理数据分析采用SPM5软件、静息态数据处理软件。2结果2.1针刺前脑功能连接情况针刺前,双侧顶下小叶(IPL)、右侧颞顶联合区(TPJ)与其他核团有着非常广泛的连接。左背外侧前额叶皮质(DLPFC)和TPJ、顶内沟(IPS)、楔前叶(precuneus)和额叶相连,前岛/额叶岛盖(al/fo)和前额皮质前部(aPFC)、丘脑前核(antthalamus)相连,舌回(lin-gual)和枕中回(midoccipital)相连。见图1。图1纯静息时的脑功能连接2.2出针后脑功能连接情况人中穴出针后,顶下小叶的连接减少明显。左侧DLPFC与双侧额叶的连接,双侧额叶之间的连接,左侧额叶与左侧DLPFC、左侧aPFC等的连接均增强。见图2。图2人中穴后效应的脑功能连接2.3不良反应在本研究过程中,没有发现晕针、滞针、弯针、血肿等情况,也没出现其他特殊不良反应。3讨论针刺在中国应用几千年,有良好的疗效,但针刺的机制还有待研究。目前,世界各地都在进行针刺的研究,其中脑功能成像研究是近来最受到关注的领域[1]。而其中最主要的是fMRI研究,目前较多的fMRI研究已经证实针刺穴位对相关的脑功能具有区域特异性[2-3]。但目前针刺fMRI研究采用的大多数是传统的BLOCK(多组块)设计,假设针刺停止行针后效应立即停止,这与针灸理论和临床实际不符,忽略了针刺的后效应[4-6]。非重复事件相关设计和静息态fMRI研究为此提供了较好的解决办法[7-8]。此外,在针刺的fMRI相关研究上,目前的研究对象主要是正常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