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外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批判理论的历史逻辑

作者:张金鹏 刊名:理论建设 上传者:葛建国

【摘要】国外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批判理论经历了西方马克思主义从文化霸权和物化意识批判到对工业意识形态的批判和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的批判,并在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历史逻辑终结后的后马克思主义(思潮)中对当代资本主义文化批判中消费意识形态和信息拜物教的批判。在这一发展过程中国外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批判理论经历了从革命到批判,从经济政治意识形态批判到文化意识形态批判的过程,最终从乌托邦的理想走向了符号游戏的主观意识解放。

全文阅读

2012 年第 6 期(总第 142 期) 理论建设 Theory Research NO.6,2012 GeneralNo.142 国外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批判理论的历史逻辑 张金鹏 (南京大学马克思主义理论博士后流动站,江苏 南京 210093) 【摘 要】 国外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批判理论经历了西方马克思主义从文化霸权和物化意识批判到对工业意识形态的批判和 意识形态国家机器的批判,并在西方马克思主义的历史逻辑终结后的后马克思主义(思潮)中对当代资本主义文化批判中消费意识形态和信息拜物教的批判。 在这一发展过程中国外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批判理论经历了从革命到批判,从经济政治意识形态批 判到文化意识形态批判的过程,最终从乌托邦的理想走向了符号游戏的主观意识解放。 【关键词】国外马克思主义 意识形态 批判理论 历史逻辑 【中国分类号】B089.1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7-4767(2012)06-40-05 在一定意义上,国外马克思主义的发展就是其意识形态批判理论的发展,随着资本主义意识形态本身的变化,国外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批判理论经历了一个从关注文化霸权到符号统治与监视的过程。 这一过程同时也是从注重意识形态革命的重要性转变为对资本主义文化统治的批判。 在当代国外马克思主义的文化批判其实就是意识形态批判,而意识形态批判又通过文化批判而得到运演和展开。 一、从文化革命到物化意识的扬弃:早期西方马克思主义的意识形态批判理论 意识形态革命是早期西方马克思主义的主旨之一,甚至可以说是其最主要的内容和关注点。 在早期西方马克思主义者那里,无产阶级革命的关键是无产阶级阶级意识的觉醒,因此,“革命的中心任务就将发生重大的转移:即从原来那种仅仅关注社会经济和政 治变革转到更加重视人的主体结构以及整个社会文化心理系统的根本变革上来”。[1]88 也就是说,意识形态领域的革命现在成为无产阶级革命的首要任务和中心议题。 关于意识形态革命的问题,在葛兰西那里主要是与文化霸权相联系的文化革命,而在青年卢卡奇那里则是无产阶级的阶级意识对资产阶级物化意识的扬弃。 在葛兰西看来,无产阶级要想赢得革命就必须在意识形态领域获得领导权,即所谓建立起无产阶级的文化领导权。 由于意识形态控制已经成为当代西方资本主义制度的内在精神支柱,它在市民社会的日常生活中实现对人的非暴力控制并渗透到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因此,无产阶级革命的首要任务就必然是在意识形态领域夺取对文化的领导权。 也就是说,文化霸权的斗争不仅是无产阶级革命的内容之一,而且是 【基金项目】本文为江苏省社会科学基金项目“国外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批判理论研究”(11ZXB005)。 【作者简介】张金鹏,江苏科技大学马克思主义学院副教授,哲学博士。 现在南京大学从事马克思主义理论的博士后研究工作,主要研究方向:马克思主义哲学史、国外马克思主义。 - 40 - 首要的任务。 正是基于这一认识,葛兰西提出了西方无产阶级革命的新策略———阵地战。 葛兰西认为,为了防止资产阶级利用其意识形态的领导权瓦解无产阶级的革命力量,西方无产阶级革命不能采取像俄国那样的“运动战”而必须实行针对资产阶级领导权的战壕和街垒的阵地战。 因为“在政治上,只要没有赢得阵地,机动战就会继续,这样一来,就无法动员国家霸权的各种力量”。 [2]195 阵地战的首要任务就是从资产阶级那里夺取领导权,即 “发动深层扼制人们心灵的‘无形压迫’的斗争,即‘灵魂深处闹革命’,从而夺回资产阶级把持的意识形态领导权,重建一种无产阶级的新的‘整体文化’”。 [1]91 很明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