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态化意识形态与建设性后现代主义

作者:张建设 刊名:理论建设 上传者:李梅

【摘要】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张扬了建设性的生态意识,昭示着人们生态意识的觉醒及其生态化的意识形态。生态化的意识形态是一种运用生态意识来改造世界的思维方式或政治理念,生态化意识形态凸显包括人类在内的整个生态群体的生态利益。生态化意识形态是生态文明建设的根本保障。

全文阅读

解决全球性的生态危机,是人类面临的重大课题,对此学界已经发出呼吁。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代表柯布先生早在1972年就发问:是否已经为时过晚?问题是政治家如果要采取措施或付诸行动的话可能还不会太晚。另一位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代表大卫.格里芬指出:“有很多问题值得怀特海式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为之发声”,当人们对发达国家还寄予很多很大的期望的时候,倒是中国领导人提出的“为科学发展提供生态保障”成为当今时代的最强音。一、建设性后现代主义张扬了建设性的生态意识“现代性”促使科学技术和工业取得了令人瞩目的巨大成就,由此带来的生态危机等一系列严重后果却是它始料不及的。后现代主义通过对“现代性”的全面反思和“否定”,把现实的世界还给现实的人,摧毁了西方传统的思想观念,重新考量自身及其与世界的关系。也就是说人类社会面临的困境和危机是由人的活动造成的,因而不能漠视人类自以为是的固有的传统思维方式和实践活动。对此解构性后现代主义对“现代性”进行了犀利的批判、无情的解构和深度的透析。批判和反思是必须的,但个中不仅需要批判的勇气和解构的力量,更需要建设性的智慧和可操作的实践。无疑,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为我们提供了一剂良药。建设性后现代主义是从后现代的角度、过程论和生态主义的视野对“现代性”重新思考。建设性后现代主义与马克思主义有许多共同的东西,诸如,双方都关注共同的福祉,都力倡社会正义,都关心关注着弱势群体。建设性后现代主义是以其整体性、生成性、共生性、多元性、创造性、开放性、内在相关性、互依互动性和对现实关怀性等为特质,足以完成对“现代性”的超越。建设性后现代主义通过对现代性发展模式进行深刻的反思,足以促使由极具现代性的“黑色”文明向生态性的“绿色”文明的嬗变,实现生态意识向生态意识形态的转向。1.传统“黑色”工业文明的消解及尚“绿”生活方式的兴起毋容讳言,现代大工业的发展给整个世界带来新的巨大的变化,资本主义“首次开创了世界历史,因为它使每个文明国家以及这些国家中的每一个人的需要的满足都依赖于整个世界”。[1](P114)几百年的工业化进程,在创造了巨大的物质财富的同时也加剧了对自然的破坏,有些甚至是不可修复性的。科学技术的进步与工业化发展,以及急剧膨胀的人口增长,使得许多全球性问题日益突出。走向历史的深处,若实现马克思所说的“历史向‘世界历史’的转变”,必然通过对现代性发展模式进行深刻的反思,促使由极具现代性的“黑色”文明(片面的单纯追求经济目标)意识向颇具生态性的“绿色”文明意识(追求经济一生态双赢模式)的嬗变,实现生态意识向生态意识形态的升华。我们居住的绿色星球能够满足人类生存的基本需要,但满足不了人类无止境的贪婪欲望。工业文明促进了生产力的发展和工业化历史进程,却事与愿违,它是以毁坏自然为代价换取了经济的增长,经济的增长的同时忽略了人与自然的和谐,从这个意义上说工业文明充其量只能称之为“黑色”文明。基于人们对工业文明的反思,相对于“黑色”文明,我们正在建设的生态文明形态应是“绿色”文明。源于工业社会发展中对自然资源的滥用和对生态环境的破坏,造就了工业文明反人性和反自然的文明形态特征,其经济形态显然是一种“黑色”经济形态;生态文明是一种后工业文明形态,反映绿色文明的经济形态则是后工业“绿色”经济形态。绿色表征着蓬勃生机和旺盛活力,尚“绿”是人性的本能及原始复归。当前人们已经逐渐意识到了大自然中的绿色对人类身心健康的有益性,开始普遍地追求着生活环境的高绿化率也已成为时髦的趋势,如:“绿色设计”、“绿色文化”、“绿色经济”等一系列的“绿色”生活方式。当下这种普遍趋向“绿”的生活方式和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