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化事业投入立法中几个一般性问题

作者:李华成;胡秀娟 刊名:广西社会科学 上传者:李清明

【摘要】立法必要性、立法模式、立法原则等属于立法的一般性问题,对文化事业投入进行立法规制时,应当在理清一般性问题的基础上进而构建具体法律机制。就立法必要性而言,对文化事业投入立法既是当前我国文化事业发展现状所决定,同时也是相关国际人权和文化公约的基本要求;就立法模式而言,应当发挥政策的积极作用,采取政策与法律并举的规制模式;就立法原则而言,应确立持续投入、有效投入、区分投入、多样化投入等投入原则。

全文阅读

文化事业是指与文化产业相对的,着眼于社会效益,非以营利为目的,为全社会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文化领域。文化事业决定着文化的主发展方向,文化事业的健康发展是文化大繁荣的重要保证,不同于利用文化赚钱的文化产业,文化事业则需要“砸钱”,即投入。投入是文化事业健康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应当建构适当的文化事业投入法制机制。一、文化事业投入立法的必要性(一)文化事业投入立法是国内文化事业发展的需要。文化事业自身特点决定其需要获得法律保障下的投入。文化事业为满足社会的公共需要,应为社会成员无偿提供公益性文化产品和公益性文化服务,文化事业的基本特征是公益性,这决定要维系其运作、实现其价值必须依靠持续稳定的投入。法律是形成制度的基石,文化事业投入法律的构建将为文化事业投入提供制度性保障,进而为文化事业的健康发展提供有力保证。同时,文化事业的重要性决定其应当获得法律保障下的投入。当前,文化事业的重要性在以下领域表现尤为突出:第一,文化事业意识形态强,承担着传播主流文化,传承民族文化,提高民族素质和为国家建设提供精神动力、智力支持的重大使命。第二,文化事业还是公民实现文化权的重要保证。文化事业向社会提供的公益性文化产品和服务是以整个社会为对象,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可以无偿获取满足自己精神需求的文化产品,它对于提高人们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水平、对于促进社会全面进步具有特殊的作用和影响。第三,文化事业是一国民族文化继承与创新的有力保障。在传统文化的发掘与创新上,单纯依靠文化产业或市场方式无法实现,会导致部分传统文化被“无意识忽视、遗忘”,只有依靠文化事业,才能全面传承发展一切传统优秀文化。文化事业的重要性决定其在一国的特殊地位,即应属于优先发展特别扶持的领域。扶持文化事业的重要手段就是投入,从法律上明确文化事业投入是文化事业重要地位的具体体现。(二)文化事业投入实施法律保障是国际人权和文化公约的要求。现有国际文化公约均有条款涉及投入问题,基本共识是,投入是缔约国一项义务,国家必须重视和加大对文化事业的投入。1.文化权公约与文化事业投入。1966年12月16日联合国大会通过《经济、社会和文化权利公约》(下简称文化权公约),文化权公约第十五条第一项明确了缔约国应当承认公民的文化权,并进一步在第二、第三、第四款强调了缔约国为此应负相关职责,应“保存、发展和传播科学和文化”,“尊重进行科学研究和创造性活动所不可缺少的自由”,“发展科学与文化方面的国际接触和合作”等。尽管公约没有直接提及缔约国应对文化事业投入,但不难看出,缔约国上述职责均与投入息息相关。2.文化多样性公约与文化事业投入。《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公约》(下简称文化多样性公约)于2005年10月20日第三十三届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大会通过。文化多样性公约认识到文化多样性的最大责任方是国家,为强调国家的责任,其序言申明“各国拥有在其领土上维持、采取和实施他们认为合适的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多样性的政策和措施的主权”,公约第四条第六项如下定义了各国在其境内可以采取的保护和促进文化表现形式的多样性措施:“包括与创作、生产、传播、销售和享有文化活动、产品与服务相关的政策和措施。”保护文化多样性就是保护人类文明多样性,同时,保持文化多样性能够更好地实现人民群众的文化生活需要,保护文化多样性正属于文化事业范畴,公约强调各国应在其国境内采取措施支持文化多样性,实质上是认同肯定缔约国的文化投入。3.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与文化事业投入。2003年9月29日至10月17日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第三十二届会议上通过了《保护非物质文化遗产公约》(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