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文化事业投入立法中几个一般性问题

作者:李华成;胡秀娟 刊名:广西社会科学 上传者:李清明

【摘要】立法必要性、立法模式、立法原则等属于立法的一般性问题,对文化事业投入进行立法规制时,应当在理清一般性问题的基础上进而构建具体法律机制。就立法必要性而言,对文化事业投入立法既是当前我国文化事业发展现状所决定,同时也是相关国际人权和文化公约的基本要求;就立法模式而言,应当发挥政策的积极作用,采取政策与法律并举的规制模式;就立法原则而言,应确立持续投入、有效投入、区分投入、多样化投入等投入原则。

全文阅读

[文献编码]doi:10. 3969/j. issn. 1004 -6917. 2013. 03. 019 收稿日期:2012 -10 -31 基金项目: 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青年项目( 12CFX101) 作者简介: 李华成( 1980 - ) ,男,湖北老河口人,长江大学法学院讲师,武汉大学法学院博士研究生,武汉 大学国家文化创新研究中心研究人员; 胡秀娟( 1975 - ) ,女,湖北仙桃人,武汉理工大学文法学院副教授,硕士生导师。 论文化事业投入立法中几个一般性问题 李华成1,2,胡秀娟3 ( 1. 长江大学 法学院,湖北 荆州 434000;2. 武汉大学,湖北 武汉 430072; 3. 武汉理工大学 文法学院,湖北 武汉 430000) 摘要: 立法必要性、立法模式、立法原则等属于立法的一般性问题,对文化事业投入进行立法规制时,应当 在理清一般性问题的基础上进而构建具体法律机制。就立法必要性而言,对文化事业投入立法既是当前我国文化事业发展现状所决定,同时也是相关国际人权和文化公约的基本要求; 就立法模式而言,应当发挥政策的积极作用,采取政策与法律并举的规制模式; 就立法原则而言,应确立持续投入、有效投入、区分投入、多样化 投入等投入原则。 关键词: 文化事业投入; 立法必要性; 立法模式; 立法原则 中图分类号: DF523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 1004 -6917( 2013) 03 -0093 -04 文化事业是指与文化产业相对的,着眼于社会效益,非以营利为目的,为全社会提供公共文化产品和服务的文化领域。文化事业决定着文化的主发展方向,文化事业的健康发展是文化大繁荣的重要保证,不同于利用文化赚钱的文化产业,文化事业则需要“砸钱”,即投入。投入是文化事业健康持续发展的重要保证,应当建构适当的文化事业投入法制机制。 一、文化事业投入立法的必要性 ( 一) 文化事业投入立法是国内文化事业发展的需要。文化事业自身特点决定其需要获得法律保障下的投入。文化事业为满足社会的公共需要,应为社会成员无偿提供公益性文化产品和公益性文化服务,文化事业的基本特征是公益性,这决定要维系其运作、实现其价值必须依靠持续稳定的投入。法律是形成制度的基石,文化事业投入法律的构建将为文化事业投入提供制度性保障,进而为文化事业的 健康发展提供有力保证。 同时,文化事业的重要性决定其应当获得法律保障下的投入。当前,文化事业的重要性在以下领 域表现尤为突出: 第一,文化事业意识形态强,承担着传播主流文化,传承民族文化,提高民族素质和为国家建设提供精神动力、智力支持的重大使命。第二,文化事业还是公民实现文化权的重要保证。文化事业向社会提供的公益性文化产品和服务是以整个社会为对象,社会的每一个成员都可以无偿获取满足自己精神需求的文化产品,它对于提高人们的思想道德素质和科学文化水平、对于促进社会全面进步具有特殊的作用和影响。第三,文化事业是一国民族文化继承与创新的有力保障。在传统文化的发掘与创新上,单纯依靠文化产业或市场方式无法实现,会导致部分传统文化被“无意识忽视、遗忘”,只有依靠文化事业,才能全面传承发展一切传统优秀文化。文化事业的重要性决定其在一国的特殊地位,即应属于优先发展特别扶持的领域。扶持文化事业的重要手段就是投入,从法律上明确文化事业投入是文化事业重要地位的具体体现。 ( 二) 文化事业投入实施法律保障是国际人权和文化公约的要求。现有国际文化公约均有条款涉及投入问题,基本共识是,投入是缔约国一项义务,国 39 2013 年第 3 期( 总第 213 期)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