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最后通牒博弈的产业集群合作创新演化分析

作者:周旻 刊名:求索 上传者:赵元芳

【摘要】创新是产业集群竞争优势产生和发展的重要因素,但产业集群创新普遍存在资源不足等问题,通过合作创新,集群企业可以利用区位优势,通过共享资源和信息,降低创新过程中的风险和成本,因此合作创新已成为集群创新的一种重要运作形式。本文将在对产业集群合作创新分析基础上,利用有限理性演化博弈方法,建立创新提议方和回应方不平等条件下的最后通牒博弈模型,以探求双方合作所取得的利润增益及其分配情况,进而提出有利于产业集群创新及公平分配的政策建议,以促进区域经济的发展。

全文阅读

一引言产业集群作为一种具有特定区位优势的经济聚集体,在国际经济竞争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产业的集群现象已经成为世界经济的典型特征。而创新能力则是产业集群自身生存和不断发展的关键因素,并决定着产业集群竞争优势的形成。作为产业集群发展的动力源泉和生命线,创新能力的增强已经成为科技发展的战略基点和中心环节。产业集群的创新研究不但对产业集群竞争优势的产生和发展具有指导作用,而且还对区域乃至社会经济的可持续发展具有重要意义。经济学家熊彼特1912年首次提出了创新的概念,他认为创新就是建立一种新的生产函数,把一种从来没有过的生产要素和生产条件的新组合引入生产体系。产业集群的概念则使得创新的视野从单个企业内部转向企业与外部环境的联系和互动。王缉慈(2003)分析了国内外产业集群的案例,认为产业集群是有利于技术创新的空间。魏江(2004)揭示了集群创新系统的内涵,构建了新的创新系统范式。Iammarino等(2006)则从知识溢出的角度出发研究了产业集群的创新问题。Abramo等(2009)对意大利的大学与国内产业合作创新的情况进行了研究,发现合作创新多集中于医药与化工领域。周泯非、魏江(2010)提出:集群治理机制与交互式创新行为之间的因果反馈是集群治理模式演化的内在机理。学者们对产业集群创新及其实证的研究采取了许多不同的视角,也有部分学者对产业集群中的合作创新进行了研究,但仍缺乏从动态演化视角对产业集群合作创新机制的定性和定量分析。博弈论适合于研究多个决策主体行为互相影响的情形下,参与人如何决策的均衡问题,因此被广泛的应用于产业集群研究中。但由于传统博弈理论是基于参与人是完全理性的,这与现实中参与人在理性和能力上存在或多或少的缺陷甚至理性程度较低的实情相差甚远。演化博弈理论则考虑参与人在理性程度不足的情况下,来讨论更好的策略如何在群体频率的意义上被更多的采用,这能对经济活动提供更加贴近现实的解释和预测。因此,本文将利用基于有限理性的演化博弈方法,建立创新提议方和回应方在不平等条件下的最后通牒博弈模型,并对系统的演化过程进行分析,以探求双方合作所取得的利润增益及其分配情况,进而提出有利于产业集群创新及公平分配的政策建议,以促进城市和区域经济的发展。二产业集群合作创新的最后通牒博弈模型技术创新理论中通常将技术创新战略模式分为三种基本形式:自主创新、模仿创新和合作创新。这三种模式的本质区别主要在于创新技术的来源是自身还是外部或者共同体。自主创新中创新技术来源于自身,这种创新模式由于技术的独占性而具有非常高的竞争优势,但也具有投入大、风险高和周期长等缺点。模仿创新中创新技术来源于外部,其主要特点是跟随性。因此模仿创新具有投入少、风险小、周期短和效率高等优点,同时也具有时滞性和被动性等缺点。合作创新中创新技术则来源于合作共同体。这种创新模式由不同的企业联合起来,发挥各自优势联合进行研究开发,从而可以分担成本、分散风险,具有规模优势,可以快速获得新市场,适合合作伙伴间具有优势互补、资源共享的情况。虽然合作创新可能存在安全和管理等问题,但仍然是目前许多产业集群企业所追求的创新模式。传统经济学理论一直认为企业间的竞争是产业集群内最为有利的互动,而合作则阻碍了这种互动。但随着经济活动专业化程度的不断提高,越来越多学者认识到:产业集群内企业间的合作关系以及竞合并存的状态已经成为产业集群演化的重要动力。因此合作创新已成为集群创新的一种重要运作形式。产业集群合作创新达成的关键在于:是否存在具有可行性的合作方案以及是否能形成利益双方愿意合作的分配机制。尤其是合作利润的分配问题,涉及到对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