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安庆保卫战的几个问题

作者:徐伟民;计裕人 刊名:安庆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李静

【摘要】安庆是太平天国首都天京的西大门。安庆保卫战是太平天国历史上的重大战役之一。在湘军重兵云集安庆之际,太平天国的"二次西征"实属徒劳之举。安庆虽最终失守,然太平军并未全军覆没,而是有极小部分突围而出。太平军后勤供应不继,导致安庆战役失利。

全文阅读

安庆保卫战是以往史学界研究太平天国的热点问题之一,比如太平军二次西征有无必要?对二次西征,湘军统帅曾国藩作何反应?太平军安庆守军是否全军覆没?太平天国安庆守军是否弹尽粮绝?随着新史料的发现和面世,这些老问题就有了新结论。一、“二次西征”在湘军重兵云集安庆之际,实属徒劳之举安庆自古以来乃兵家必争之地。太平天国时期,安庆为安徽省省会,是全省的政治、经济、军事、文化中心,又是天京的西大门。自1853年太平军第一次西征时占领安庆至1861年止,太平天国统治安庆长达8年之久。这期间,清王朝时刻在盘算着重新夺回。1858年的三河战役,湘军李续宾部全军覆没。痛定思痛之余,湘军上层进行了为期一年之久的内部整顿,确定了进攻退守的“保楚”、“谋皖”战略。第二年,蛰伏已久的湘军倾巢而出,气势汹汹地扑向安徽,省城安庆自然首当其冲。一场大战迫在眉睫。在湘军紧锣密鼓、调兵遣将围困安庆之际,太平天国的最高军事决策当局制订了会攻武汉,调动湘军回援以解安庆之围的战略。相对于第一次西征而言,学术界一般冠之以“第二次西征”。该战略的出笼源于1860年3月太平军一次“围魏救赵”的成功的军事实践。太平天国为解京城之围,计出奇兵,佯攻杭州,待江南大营清军分兵往救之际,精锐突然回师猛攻江南大营并摧毁之,此役打得清军丢盔弃甲,溃不成军,钦差大臣和春被逼无奈,用“短洋庄”自杀身亡。太平军大获全胜,士气大涨。天京解围后,1860年5月,干王洪仁玕等召开军事会议,商讨下一阶段的战略部署。干王献计说:“为今之计,自天京而论,西距川、陕,北距长城,南距云、贵、两粤,俱有五六千里之遥。惟东距苏、杭、上海,不及千里之远。厚薄之势既殊,而乘胜下取,其功易成。一俟下路既得,即取百万买置火轮二十个,沿长江上取。另发兵一枝,由南进江西,发兵一枝,由北进蕲、黄,合取湖北。则长江两岸俱为我所有,则根本可久大矣。”[1]洪仁玕的发兵两支合取湖北的战略设想即“二次西征”,其具体部署是,英王陈玉成率所部循长江以北,忠王李秀成统所部沿长江以南,两军由东向西进军,相约会师武汉。届时武汉大军压境,曾国藩势必抽调围攻安庆的湘军回援,安庆之围不战自解。表面看,该战略确为妙棋一着,实则不然。“二次西征”终究由于种种主、客观原因未能实现预期的战略目标。史学界对此不乏高见,然大多集中在“二次西征”失利的责任归属问题上,责难李秀成的较多,指责他没有能够按期到达会师地点,沿途只顾招兵买马,延宕时日,致使两军会师的计划成为泡影;同情陈玉成的也不少,认为尽管未能守住安庆,但天王洪秀全革其职权,使得英王情愿老死于庐州今合肥,后庐州失守,投奔苗沛霖被絷并最终被凌迟处死。洪秀全把安庆保卫战失利的责任一股脑儿推卸给陈玉成,也是不公平的。在安庆被湘军铁壁合围的危急关头,太平天国最高军事决策当局做出的“二次西征”的战略决策,是毫无必要的,是徒劳的。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检讨“二次西征”的战略决策,可知最高军事决策当局既不知己,又不知彼。救兵如救火。在安庆旦夕望救之际,太平军却从江浙一带,调动大军,千里迢迢赶赴武汉,长途奔袭带来的战斗人员的伤亡锐减及师劳疲惫对安庆保卫战的未来都是致命的,即使能会师武汉又怎么样?兵员不继,补给困难,难以为继。完全可以这样设想:假如陈、李大军不是赶赴武汉会师,而是在安庆周边同湘军一个城池一个城池地争夺因为湘军围困安庆的步骤,当初也是先把周边的县城一个个拿下,再进行合围的,消灭它的有生力量,再集中优势兵力,与围城的湘军进行主力决战,城内太平军则里应外合,战局或许会有改观。太平天国当时还是有这个实力的。如此,安庆及其周边断定是一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