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析戈夫曼戏剧理论中的“自我”——由《日常生活的自我呈现》一书谈起

作者:黄臻 刊名: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焦秉智

【摘要】戈夫曼是以研究社会机构般的视角,考察外在可见的行为模式,来分析社会学范畴里的"自我"。批评者认为戈夫曼的戏剧理论提供的是一幅过于狭隘和主观的人性图景:人类充满着他们给予他人的印象。但若以戈夫曼对"自我"的解释来回应他们的批评时便会发现,并没有一个最终的、坚实的自我站在所有角色的背后,只不过这个"自我"没有固定载体,因而被整合到行为者身上和行为者对他人的显示中。

全文阅读

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第 28 卷 2012 年) 汕头大学学报(人文社会科学版) 第 28 卷 第 6 期 SHANTOUUNIVERSITYJOURNAL (HUMANITIES & SOCIAL SCIENCES BIMONTHLY) Vol.28.No.62012 一、概 述 戈夫曼的早期著作《日常生活中的自我呈现》首次将戏剧模型正式引入社会理论领域,他把社会生活比喻为戏剧表演,建构了戏剧理论(dramaturgy),主要探讨了日常生活中人与人之间的互动与互动秩序 (interaction-order)。 戈夫曼并不十分注重分析个人的动机,而将研究重点放在不同情境定义 (the definition of situation)下的不同行为方式。戈夫曼将这种个体行动比喻为表演,表演者通过舞台装置(setting)和个人前台(personal front)来扮演符合“自我”的角色。而这样的表演将会有意识或无意识地引导或操控观众, 使观众对自己留下印象(expression)。 此外,戈夫曼还区分出了三种表演场地:前台(front)、后台(back)与局外(the outside)。 在这三种不同的表演区域中,表演者有不同的表现。为了让人们更加信服自己的演出,表演者还通过理想化(idealization)和神秘化(mystification) 的方式,让自己的表演更加“圆满” [ 1 ] 15。 而表演的进 行除了表演者本身之外,也会牵涉到其它成员,这就是所谓的“剧班”(teams)。为了能应付许多突发状 况,剧班应具备印象管理(impressionmanagement)的艺术。 虽然本书用大量篇幅①重点诠释了 “表演”,笔者却想从“自我”(self)来对本书进行解读。 二、戈夫曼眼中的“自我” (一)“自我”是社会互动的产物 戈夫曼把个体分为两个基本的部分:一部分被视为“表演者”(performer),一个易受干扰的印象制造者,潜心于非常富于人性的表演工作中;另一部分被视为“角色”(character),即一种形象,一般而言,是一种美好的形象,表演就是图谋显示出这一部分的精神、力量以及其他各种优良的特 性 [ 1 ] 214。 曼宁(Philip Manning)认为戈夫曼早期作 品中有一个倾向,就是将个体视为犬儒的操控者(cynicalmanipulators),他用“双重自我”的概念模型来区分作为表演者的自我 (self-as-performer) 和作为角色的自我(self-as-character) [ 2 ] ,表演者 与角色既拥有不同性质又同为个体的一部分,就如同米德(G.H. George Herbert Mead)的“主我” 与“客我”:通过扮演他人的角色,把自己设想成 收稿日期:2012-07-26 作者简介:黄臻(1983-),女,江西九江人,北京大学社会学系硕士研究生。 ①根据本文主要参考的 2008 年冯钢的译本,“表演”作为全书的第一章也是最长的一章(15-57 页),占全书七个章节共 271 页 15%的篇幅。 浅析戈夫曼戏剧理论中的“自我” ———由《日常生活的自我呈现》一书谈起 黄 臻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 北京 100083) 摘 要:戈夫曼是以研究社会机构般的视角,考察外在可见的行为模式,来分析社会学范畴里的“自我”。 批评者认为戈夫曼的戏剧理论提供的是一幅过于狭隘和主观的人性图景:人类充满着他们给予他人的印象。 但若以戈夫曼对“自我”的解释来回应他们的批评时便会发现,并没有一个最终的、坚实的自我站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