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环境思想与可持续发展转型的进路

作者:钱箭星;肖巍 刊名:上海行政学院学报 上传者:周子敬

【摘要】马克思环境思想中最值得关注的并非就事论事地讨论人与自然的关系,而是联系人与人的社会关系寻求环境问题的解决,尽管我们今天还不可能实现马克思的理想方案,但他有关"物质变换"(新陈代谢)的观念、对土地粗放还是集约经营的分析,以及人口、经济与自然的平衡思想,对于我们调整经济结构、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仍然具有特殊启示,也就是如何实现循环经济、集约型发展和经济与生态的代际平衡。

全文阅读

经过数十年改革开放和建设发展,我国在经济增长、引进外资、国际贸易和外汇储备等方面均有相当出色的表现,但与此同时,我国的能源消耗和污染物排放也高居世界第一,经济发展方式转变已经到了一个重要关头,主要由投资、出口和低端制造业推动的发展模式越来越难以为继,必须逐步转到全面协调可持续的增长,有科技创新支撑的增长,低碳绿色的增长,惠及民生的增长。本文旨在论证马克思(以及恩格斯)的相关思想对我国发展转型的环境进路具有特别的指导意义。一、马克思环境思想的方法论在马克思看来,所谓世界历史不过是一部劳动史(“人通过人的劳动而诞生的过程”),自然因此而成了“人的无机的身体”,同时也是人与人(社会)关系的“中介”,“只有在社会中,自然界对人来说才是人与人联系的纽带……社会是人同自然界的完成了的本质的统一,是自然界的真正复活,是钱箭星,肖巍:马克思环境思想与可持续发展转型的进路人的实现了的自然主义和自然界的实现了的人道主义。”在人类的早期活动中,“人们对自然界的狭隘的关系决定着他们之间的狭隘的关系,而他们之间的狭隘的关系又决定着他们对自然界的狭隘的关系”。近代以来,工业的力量使自然成为“一本打开了的关于人的本质力量的书”。人类活动不断使环境“人化”,在环境中实现自己,不断印证人的本质力量,并赋予这种力量以历史的性质。因此,人与自然(环境)的关系就是“人对人来说作为自然界的存在以及自然界对人来说人作为人的存在”。自然的发展(自然史)与人类的发展(人类史)相互制约,相互作用。马克思的自然(环境)概念具有社会历史性质,也就是“以人对自然进行工艺学的、经济的占有之方式总体为前提的,即以社会的实践为前提的”。特别是自然科学通过工业“日益在实践上进入人的生活,改造人的生活……工业是自然界对人,因而也是自然科学对人的现实的历史联系”。现代化的工业“,一方面聚集着社会的历史动力,另一方面又破坏着人与土地之间的物质交换……越是以大工业作为自己发展的起点,这个破坏过程就越迅速”。由于工业以异化的形式集中体现了近代人的创造力和所掌握的物质力量,它仿佛用魔法呼唤出来的财富,使人陶醉于征服的喜悦,以为只要熟练如仪就能对自然为所欲为。这个文明创造的物质繁荣,首先,在相当大的程度上是建立在掠夺、殖民和利用先进技术开采全世界的资源基础上;其次,是建立在开采非再生性或可耗尽的资源基础上,在时间上是不能持久的;最后,又是建立在生态系统不可逆的转变基础上,在生态上也是不能自立的。人们争先恐后开发现在的自然,还肆无忌惮地预支未来的自然,这种剧烈“透支”的积累效果终于打破了自然的平衡:可再生资源的消耗率超过了它们的再生能力;不可再生资源的消耗率超过了发现其替代品的速度;环境的污染程度超过了环境的自净能力;不可逆的环境退化程度超过了新环境建设的速度这就势必造成生产消费能力的无限性和地球资源承载有限性的矛盾,日益破坏了人与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循环)过程,乃至威胁到人类本身。马克思当年已注意到,改变人对自然的异化利用,不能仅仅靠道义的呼唤,还必须有广泛的社会改造行动。他认为,个别人对土地(自然)的所有权和对他人的私有权一样荒谬。“他们只是土地的占有者,土地的受益者,并且他们应当作为好家长把经过改良的土地传给后代。”自然是人类“永远的共同财产”,只能以符合全人类利益的形式来管理。他致力于为人类所面临的大转变,即人类与自然的和解以及人类本身的和解开辟道路輯訛輥。“这个领域内的自由只能是:社会化的人,联合起来的生产者,将合理地调节他们和自然之间的物质变换,把它置于他们的共同控制之下,而不让它作为一种盲目的力量来统治自己;靠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