产业集群的分形结构—基于演化的观点

作者:陈迅;陶勇 刊名:数学的实践与认识 上传者:李桂文

【摘要】以宏观的视角来研究企业的地理分布,并在地理空间与社会网络结构的基础上建立一个产业集群模型;该模型显示出产业集群的分形结构进而揭示出产业集群是一种自组织系统,即在生产交易过程中自发形成有序的结构或状态的现象.根据该模型,运输成本或者禀赋只是形成产业集群的所有充分条件中的一个;影响产业集群的最重要指标是关系网络空间的分形维度,它显示了经济系统的层次结构性.网络密度很大的集群的关系网络可能是接近紊乱的,即分形维度接近于零;而紊乱将会导致这个集群效益下降,甚至促使集群崩溃.

全文阅读

1前言产业集群是特定产业中互有联系的公司或机构聚集在特定地理位置的一种现象.20世纪70年代末,意大利西北部传统工业区遭受世界经济危机的冲击,出现经济衰退,而其东北部和中部地区的经济却呈现不减的增长势头,引起了世人的极大关注;学者们探求其背后的原因,发现这些地区聚集了大量的专业化中小企业,协作网络十分发达,传统产业因集聚而极具竞争优势,名为“第三意大利”.这一事例被看作是产业集聚促进区域经济发展并具有经济堡垒作用的典型,产业集群的研究理所当然也成为国内外区域经济研究的重点.产业集聚从直观上来看是容易理解的,就如AdamSmith所说的,人们的天赋和物品交换的需要促使了分工;人们因此有机会可以专门生产产品链上的某个环节.但是,也就如Marshall所阐述的“外部性”一样,这条链上的每一个环节都必定不是孤立的,因此,协商就成了一种必要.在忽略掉距离的运输成本后,地域上企业集聚就成为一种必然.但是一个更为重要的实际问题是:产业集群形成的具体条件是什么?如果只从经验和直觉上来看,可以说是因为地域上初始察赋的优势吸引了厂商,然后企业的外部性与地方需求共同决定了产业集聚.甚至于就像Krugman所宣称的那样:产业集聚的形成只是一个初始扰动所造成的历史偶然.除此之外,Krugman认为形成产业集聚的最重要因素是递增规模报酬和运输成本,他将这两个因素非常巧妙的纳入其经济模型中,从而创造出新经济地理学的研究范式.但在2004年日本的一次会议中,Krugman对此却似乎开始改变自己的看法11.运输成本作为新经济地理学基本框架中的主要元素尽管很重要,但20世纪90年代以来,美国运输成本的大幅度降低却并未使得产业集聚程度显著提高.他甚至还数学的实践与认识43卷猜测美国许多行业的产业集聚的向心力已经达到最高值,而离心力却在增加.所以他认为21世纪的产业集聚程度会减弱.尽管运输成本是产业集聚的前提,但对于运输成本下降导致产业集聚程度增强的观念却产生了越来越多的争议.暂且撤开促成产业集聚的“偶然”,那么产业集聚的形成一定有它的“内在规律”.而这个“内在规律”是由一个至今尚未被发现的“指标”所控制,而将运输成本作为这个“指标”似乎是行不通了,或许连Krugman本人都不会相信;因此,必须另寻渠道.这篇文章所要讨论的一个重点就是寻找这个“指标”,2相关理论回顾解释产业集聚现象的相关概念可能要追溯到s而th的‘份卫,和Marshall的“外部性,,至于系统的阐述这个间题那么要延迟到20世纪80年代“新工业因,文献的出现.新工业区者将S而th的分工理论和Marshall的“外部性”综合起来,并由此而在新古典框架下指出集聚的形成主要依赖于三点lz1:l)新技术的引人使得生产柔性化.2)集聚促进了劳动分工,使得不同的公司可以专业化生产产品链上的某个环节,提供给其他公司,从而产生外部经济.3)集聚的公司可以通过域内合作和共同的行动来获取额外的好处.与新古典经济学家不同ls],当代区域经济理论研究者更强调金融外部性对规模经济形成的意义.在他们看来,单个厂商生产能力的规模报酬递增、运输成本和要素流动性等因素之间的相互作用导致了集聚现象的出现.但他们在新古典经济理论假设下提出的挑战却因规模经济与完全竞争在理论上的不相容而缺乏微观经济理论基础.完全竞争是与内生规模报酬递增相矛盾,因此他们将其作为外生经济变量;然后在个体最优化和一般均衡模型下进行研究.作为新经济地理学代表人的Krugman就由此而提出“空间产业集群,的思想l’],他在规模报酬递增的假设下建立了新经济地理模型,并在分析中引入空间概念,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