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诺里斯代表的美国自然主义角度解读辽宁工业化转型

作者:程娇艳 刊名:辽宁广播电视大学学报 上传者:郭红杰

【摘要】面对当今21世纪辽宁的工业化转型,人们应更关注什么?本文通过对美国自然主义作家诺里斯的代表作《章鱼》的文本诠释和历史审视,透视美国工业化进程中所出现的问题,比较美国自然主义文学思潮与辽宁工业题材创作之间的共性与差异,阐述辽宁处于工业化转型时期的作品应更体现人文主义关怀。

全文阅读

21世纪的中国,工业化进程正如火如荼。伴随着工业化进程的,是城市化的突飞猛进。辽宁是中国的老工业基地,如今神州大地上的工业化进程为中国的作家提供了丰富的素材,作家在运用这些素材的同时,更关注的应该是什么呢?无可辩驳的事实就是,中国的工业化处于一个尴尬时期!工业化和城市化进程加快,财富,科技,教育,综合国力方面已跻身世界前列。然而,社会繁荣的同时,许多日益严重的问题也涌现了:贫富分化,劳资关系紧张,环境保护与食品安全问题等等。有识之士对处于转型当中的社会进行深刻的反思:人与自然的关系;人与人的关系;人与社会的关系。他山之石,可以攻玉。美国自然主义文学经验为辽宁工业题材创作提供了前车之鉴。自然主义是对现实主义的进一步发展,它以生物学家达尔文的进化论为基础,主张遗传和环境是决定人类命运的唯一因素,人们无论如何努力和抗争,都无法摆脱自身的宿命。一种文学现象的出现,艺术家某种艺术观的形成,直至文学发展史上一种文学思潮的生成,都可以说是一定时代的社会的经济基础,以及构建在一定经济基础上的思想、情感的反映。19世纪末的美国,正处于一个社会转型的重要历史时期。这是一个世纪之交的动荡时期,是达尔文的进化论形成并赢得许多信仰者的时代,是自然主义理论从自然科学领域进入社会科学领域的时代,也是美国全国经济迅速发展的时代。弗兰克诺里斯,美国19世纪末20世纪初自然主义的重要小说家,对当时因工业革命造成的两级分化的美国现实极为关注。在强权即公理的社会中,人们有怨无处诉,由此产生的悲观失望的社会心理情绪,极大的影响了诺里斯,促使他开美国自然主义文学创作的先河,完成自然主义力作《章鱼》。诺里斯的代表作《章鱼》,是“小麦史诗”三部曲之一,叙述了代表垄断资本利益的铁路托拉斯与农场主之间的矛盾,控诉了垄断资本的压迫与剥削。诺里斯把铁路比作章鱼,其无数条腕足侵入生活的各个角落,破坏了原有的一切。同时章鱼也指的是太平洋与西南铁路公司的那些贪得无厌的资本家们。作者真实地展现了弱肉强食的图景,成为美国文学史上一部以经济斗争为主题的重要小说。《章鱼》中的“现实”和“真实”的意识形态内涵,透视了美国农业文明受到剧烈冲击的大环境下,当时美国文化的转型,原有宗教观的被摈弃,新的资本主义经济占了主导地位,社会分工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美国自然主义文学思潮随着美国工业化进程以及后工业社会的形成而发生与传承,在美国文学史上占有重要地位。随着美国工业化进程的不断深入,原先平静和谐的农业文明被打破,由开始那种“远方小山村”的回忆转化为后来对农村生活的无奈和悲叹;田园化和理想化的“农村镀金主义”价值观念逐渐被冷漠与恐惧的“自然邪恶论”所代替,并逐渐引发了后来自然主义文学的决定论和悲观主义情绪。特别是19世纪中叶以后,美国社会的精神危机凸现出来,横扫全国的改革运动就是面对这种危机在社会生产、种族歧视、性别差异、个人生活习惯以及贫困化和城市化等层面上进行解决的尝试。在这些轰轰烈烈的改革运动中,涌现出各种各样的“社会改革文学”,记录了人们面对工业化种种困惑所进行的艰难求索,而大多数改革的失败导致那些通过改革完善社会的认识论和价值观彻底破灭,并最终导致了19世纪末自然主义生存与暴力论的文学转型。许多乡土文学和现实主义文学作家在后期创作中皈依自然主义,从而完全承认和认可自然主义作家所持有的社会价值观。南北战争之后,美国农业文明语境下的大众理想和偶像受到普遍怀疑,那种坚定的宗教信仰与怀旧的国民心态随着工业化进程逐渐走向死亡。然而,旧的理想与偶像的消失需要新的理想和偶像的补充和替代。新的工业资本家取代了上帝或精神寄托者的位置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