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鹏:中国产业园区需要转型到总部经济时代

作者:明星 刊名:中关村 上传者:陈萍

【摘要】我觉得中国99%的产业园区是不及格的,虽然现在看来是盈利的,但命运是很短暂的。这就是造成我们产业空心化、经济发展模式转型过程中的障碍。"

全文阅读

目前,全国各地都在希望通过抓住未来经济发展的关键性产业,推动产业经济顺利转型升级。但与此同时,很多问题也开始暴露出来,园区产业同质化严重,发展模式抄袭成风,产业链层次大多处于中低端,最终造成招商引资和园区运营困难。为此,《中关村》杂志专访了中国科学院中国发展战略学会经济战略委员会总部经济战略课题负责人张鹏。他详细论述了中国产业园区存在的问题和弊端。他提出,中国正处在一个承上启下、刚刚进入工业化产业园区,又面临着第五代园区刚刚来临、与国外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的高端智能园区的时代的节点上,我们应该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如何砍掉中国产业经济发展转型中的荆棘?各地要根据自己的文化历史资源特点,深挖特色,紧抓住创意、决策和指挥环节,建造具有当地优势的高端智能聚集园区,即总部经济园区,从而推动中国经济健康地、加速度地向前发展。《中关村》:目前,中国产业园区发展的现状如何?存在哪些问题?未来产业园区发展的趋势是什么样的?张鹏:园区概念的实质就是聚合,即把产业聚合到一个空间上。人类的经济发展模式不断地在提升和转型,走过了五个阶段,实现了五次聚合。第一次聚合(第一个园区)是在几十万年甚至上百万年以前,人们抱团取暖,同类聚合到一起来抵抗其他生物和恶劣自然气候的侵害。第一次聚合又被称为生理园区或生理的聚合。由此,人类得以生存发展,这个时段走了上百万年。第二次聚合(第二个园区)是把劳动力分工出来,男人去打猎,女人去制皮袄、做饭、生孩子。劳动力的聚合加快了人们经济发展的速度。第二次聚合比第一次聚合的速度要快很多,据现在只有几万年。第三次聚合(第三个园区),人们不仅是在体力上分工,而且还在产品上做了分工,或者在市场上做了分工。同样是劳动力,他可以去渔猎、织布、造船、卖鱼、种庄稼等,把不同的产品和市场区分开来。这个园区到现在已经走了几千年。第四次聚合(第四个园区)就是你们称之为产业园区的概念,产业园区把一个产品例如钢铁分成产业链上的不同环节。从能源开始,挖煤,到冶炼,加工,压榨,钢铁制造等。一个一个的产业环节区分开,最后形成大规模的、跨国际的一种聚合。一个园区的成立不仅是一个国家,可能是若干个国家聚合在一起。这种园区我们称之为产业聚合的园区。这个时段有几百年。第四次聚合的速度超过了以前三次聚合的速度,但是到现在为止,第四次聚合已经是强弩之末,进入了尾声。第五次聚合(第五个园区)已经不同于前面四个园区,不是产业园区,是一种高端智能聚合的总部经济园区。任何一个产业分为低端、高端等不同层次。例如精钢研发,在钢里面加入锰、碳、稀土、陶瓷等元素。精钢研发是一种高端的层次,它对整个钢铁行业的决策,生产种类、价格制定、市场规范和标准制定等起到了决定性作用,我们称之为这个产业的创意、决策和指挥。任何产业链和产业结构当中,这三个部分都属于高端的部分。还有中端和低端部分,中端是落实具体的管理和执行,低端部分就是生产。我们所说的总部经济,就是高端部分的智能聚合。在中关村体现的就是一种总部在产业链高端部分的聚合的园区。第五次聚集,即高端智能聚集,到现在为止只有50年,但这50年超过了过去所有的发展速度,在加速度地前进。我们不能满足于产业园区的模式,应该高瞻远瞩,特别是有头脑的企业家、政府官员和学者,应该盯住高端智能聚集的园区。现在中国处在一个承上启下,刚刚进入工业化,但是只赶到了一个尾巴,又面临着第五代园区刚刚来临、与国外处在同一起跑线上的高端智能园区的时代的节点上,我们应该做出自己的判断和选择。《中关村》:产业园区在规划和建造方面,与综合园区相比,有哪些不同?张鹏:中国的产业园区现在处于一种混沌状态,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