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成年人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之我见

作者:周鹏芳;林弋涵;林莉 刊名:《卷宗》 上传者:马海萍

【摘要】法律在对未成年人定罪和处罚问题上所规定的年龄界限,不能有任何伸缩性,这是我国刑法罪刑法定原则的必然要求。如果允许突破这种界限,刑法关于责任年龄的规定就失去了其限制作用,也是对刑法罪刑法定原则的否定。突破这种界限带来的弊端远大于它的积极作用,想要处理好未成年人犯罪这一现状,需要加强法制教育,同时结合社会、家庭、学校等方面的共同努力。

全文阅读

法治论坛 未成年人最低刑事责任年龄之我见 周鹏芳 林弋涵 林 莉 (浙江师范大学行知学院,浙江 金华 321004) 摘 要 :法律在对未成年人定罪和处罚问题上所规定的年龄界限,不能有任何伸缩性,这是我国刑法罪刑法定原则的必然要求。如果允许突破这 种界限,刑法关于责任年龄的规定就失去了其限制作用,也是对刑法罪刑法定原则的否定。突破这种界限带来的弊端远大于它的积极作用,想要处理 好未成年人犯罪这一现状,需要加强法制教育,同时结合社会 、家庭、学校等方面的共 同努力。 关键词 :未成年人;犯罪;年龄;界限 1未成年犯 罪的概念界定 以及法条分析 我国刑法以处理 未成年人犯罪的刑事政策、罪刑相适应原则和刑 罚 目的为指 导和依据 ,对未成年人犯罪确立了两条重要 的处理原则 , 一 是从宽处罚的原则,二是不适用死刑 的原则。 我国刑法第十七条规定:己满十六周岁的人犯罪,应当负刑事责 任。 已满十四周岁不满十六周岁的人 ,犯故意杀人、故意伤害致人重 伤或者死亡、强奸 、抢劫、贩卖 毒品、防火、爆炸、投毒罪的,应当 负刑事责任。已满十 四周岁不满十八周岁 的人犯罪,应当从轻或者减 轻处罚。因不满十六周岁不予刑事处罚的,责令他的家长或者监护人 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时候 ,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养 。 为贯彻宽严相济的刑事政策和 “教育 、感化、挽救”方针 ,统一 未成年人刑事案件量刑标准,省高院 曾于2010年3月下发了 《未成年人 犯罪量刑规范化指导意见 (试行)》,这在一定程度上规范了少年犯 罪审判法官的自由裁量权。针对我省少年参考性案例的发布,我们可 以看 出,未成年人群体 的特殊性 ,对未成 年人犯罪的量刑历来备受社 会关注。对未成年人犯罪的科学量刑、个性化量刑,直接关系到对失 足少年的教育、感化、挽救效果。 2未成年人的可塑性要求不应该降低刑事责任年龄 少年司法制度应当是独立的一项司法制度,它倡导教育、保护、 矫正等思想 ,奉行 “儿童最大利益 ’原则,主张”少年宜教不宜罚 ”, 未成年人改造接受新思想 的机会还很多,具有很 强的可塑性。少年司 法制度对情感因素也有特殊 需求 ,带有强烈的情感色彩并异常注重心 灵与精神层面的剖析与沟通,其内容也比成人司法宽泛的多。我们在 调查过程中,当问到影响未成年人犯罪因素时,绝大多数人认为 “不 懂法律知识 ,法制教育的缺失 ”是首要原因,过于冲 动为次要原因,之后为金钱利益的诱惑以及 受人胁追 、报复社会 等 因素。 我们不难发现未成年犯罪都趋向于法制观念薄弱,在本质上大都 是无故意犯罪意图。对于未成年人犯罪侵害我国刑法保护的社会关 系,按其罪责刑罚是必要的,但教 育、感化、挽救方针要求对未成年 人处理,不应按所犯多大的罪就判多少刑,罪刑相当为标准 应该针 对其可塑性、心理与心理特点,帮助教育,立足教育、感化、挽救, 使其重新做人 ,尽量不定罪或定轻罪,判轻刑或不判刑。 3未成年人的弱势群体地位要求不应该降低刑事责任年龄 根据我们调查发现,绝 大多数人所犯之罪乃为暴 力犯罪和财产型 犯 罪。其 中,不少未成年人之犯罪成因还在于其本身文化程度低下 , 容易偏听轻信 ,甚至视与同伙们 去从事 盗窃、携带毒品等违法犯罪行 为为孩童间的恶搞 、儿戏 。主观危害不大 。因而 , “从轻或者减轻处 罚”是十分 必要 的。这就能最大限度地减少其精神上、人格 上招致 的 羞辱,而 且可避免青少年心理、生理发育上的不 良影响 。在有 关是否 应降低最低 刑事 责任年龄 问题上,绝大多数的人认为 “不利于青少年 .. 504.. 的成长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