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同治疗方式对牙体缺损修复的临床疗效对比

作者:吴利琴;徐海丽;吴娟娥 刊名:《中国高等医学教育》 上传者:马捷

【摘要】目的:观察残冠残根经冠延长术后结合桩核修复与直接桩核冠修复的临床疗效对比。方法:选取68颗牙体缺损至龈下的残冠残根,随机分两组,分别采用牙冠延长术后桩核修复和直接桩核冠修复,并进行统计学分析。结果:两种方法经过临床观察,实验组牙稳固度、牙周健康状况明显优于对照组,有统计学意义。结论:冠延长术有益于残冠残根的保存修复,值得推广。

全文阅读

1701.2016.05.074牙体缺损是口腔科常见的疾病,主要由外伤、根面龋或不良修复体等原因致缺损达龈下。临床修复方法有多种,从抗折强度、牙周健康程度等各方面观察,探讨修复体理想的方式是在桩冠修复前实施牙冠延长术,以满足生物学宽度要求,保证修复体获得足够固位,增加实施固定修复的机会,并有效地改善牙周组织的健康[1]。本文通过不同治疗方式的两组病例68颗牙齿的治疗,观察对比临床疗效。一、材料与方法(一)一般资料。收集2010年2月-2015年1月收治的外伤折裂或龋至龈下的病例65例,共68颗患牙,年龄23-52岁,龋30例,外伤折裂35例。将其分成两组,实验组为根管治疗后作牙冠延长术行纤维桩核冠修复;对照组为根管治疗后直接金属桩核冠修复。(二)方法。随机分组,实验组采用冠延长术后修复,于4%阿替卡因局部浸润麻醉下作内斜切口,去除肉芽及牙龈组织,暴露根面,用球转去除部分牙槽骨,使骨嵴至断面有3-4mm宽度距离,同时尽量保留牙周支持组织[2];放置牙周塞治剂,抗感染治疗;术后6-8周行桩核冠修复[3]。冠的边缘应位于核桩的边缘下1-2mm处牙体组织上。[4]对照组直接桩核冠修复。(三)疗效标准。修复疗效标准成功:修复体稳固,咀嚼无不适,冠缘与龈缘位置良好,边缘密合,牙龈色好,无松动;一般:修复体稳固,咀嚼不适,冠缘与龈缘位置无改变,边缘欠密合,牙龈色正常,松动1度;失败:修复体松动,咀嚼不适,冠缘与龈缘位置无改变,边缘欠密合,牙龈红肿,松动2度。二、结果实验组1例半年后因冠脱落复诊,检查患牙松动度,牙龈轻度肿胀发红,轻探龈沟易出血,未探及牙周袋,拍片示冠根比小于11,牙槽骨硬骨板消失。经再治疗,1年后复诊未见异常。余33例患者复诊时冠稳固,牙周无感染,患者对外形满意;对照组出现5例患牙冠松脱,牙龈充血红肿,牙松动2度,可探及冠边缘不规则粗糙面,龈出血。采用SPSS13软件进行数据处理,统计方法用单因素方差分析,P<0.05为差异有显著性(见附表)。附表两组患牙不同治疗方式的结果对比(例)组别满意一般失败实验组2810对照组10195三、结论冠延长术是根据生物学宽度(Biologicwith,BW)原理建立的一种牙周手术,目的是暴露更多的健康牙体组织,去除一定的牙龈和牙槽骨,以进行下一步的修复或改善牙龈形态的美观。BW是指龈沟底至牙槽骨嵴顶的距离宽约2mm,该距离恒定,为使修复后的冠边缘不侵犯BW,手术不仅要切除牙龈还要去骨。临床上通常要保证牙槽嵴顶降至牙断缘的根方3-4mm[5],才能保证将来修复体的强度及牙周组织的健康。故单纯的龈切术术后牙龈必然会恢复至原有的水平,出现牙龈长时间的红肿炎症,而导致修复的失败[6]。同时这些修复体边缘越接近牙槽嵴顶越易产生“排斥反应”,导致牙槽嵴的吸收[7]。对于根折或龋坏至龈下4-5mm或劈裂至根中1/3时,有研究指出将不足手术良好适应证[8];也有学者对患牙抗折性能做了三维元的研究[9],进一步树立了理论依据。本组的1例再治疗患牙主要为冠根比例不调,在咬合力过大即有创伤,对于此类患牙,须注意调合,最好是轻接触或是无接触,同时注意牙周维护。临床上需严格把握适应证,慎重考虑残根的保留价值及可行性,根据残根在牙弓的位置、松动度、牙根形态、折裂深度,综合考虑冠根比、角化龈宽度、去骨后剩余的牙体组织量、对邻牙牙周支持组织的损伤、上下前牙的覆牙合覆盖关系、美学问题以及是否存在不利于手术操作的解剖结构等因素。总之,冠延长术后修复是牙体缺损修复的一种有效方法,使那些原本难以修复并可能拔除的残冠残根得以保留。不同治疗方式对牙体缺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