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使用即同意”规则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法律规制

作者:刘迎霜 刊名:社会科学 上传者:刘江

【摘要】网络服务提供者是网络时代出现的一种新类型的商事法律主体,其采用"使用即同意"规则调整其与用户的法律关系。然而,"使用即同意"规则的采用和网络空间所具有公共领域特征和网络信息传播的大众传播属性,使得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权力"大大扩张,超越了传统的商事法律主体的法律地位。因此,我们需赋予所有种类网络服务提供者普遍意义上的平等传播的义务、合理的注意意义、防止损害扩大的义务、信息披露的义务等,并通过单独立法进行统一规范。

全文阅读

一、问题的提出网络己经深刻嵌人人们日常生活。在人们的网络法律关系中,网络服务提供者®是重要的法律关系主体。然而,对其在网络法律关系中的法律地位和法律责任,我们却并不明晰新浪微博为用户提供发表言论的空间,其是否应该为微博上的诽镑信息和谣言承担法律责任?或其是否负有注意义务避免此类侵权行为的发生?雅虎音乐、百度文库提供技术服务便于音乐和文化传播,是否需要赋予他特定义务,以求得网络信息时代著作权人利益和公众利益之新平衡?易趣网、当当网向公众提供购物平台,其是否负有网络销售行为监管和网络消费者的保护之义务?又例如,在净化网络舆论环境中,网络服务提供者在信息传播中负有哪些义务?是否因其特殊地位而承担职责,成为网络空间的重要治理力量?作为技术支撑力量,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整个网络公共空间和网络信息提供方面扮演着非同寻常的角色,它们掌握着用户的信息,创设了信息交互的平台,提供了传递公众利益和意见的通道。提供聚合化的综合性传播资源的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在事实上已经在网络空间中起着决策、管理、监控的特定作用,是网络社会重要的组织力量,对维护网络信息安全负有重要社会责任。 我们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法律属性、权利义务和责任还缺乏全面深人的研究。学界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的研究集中在其网络诽镑等侵权行为和犯罪行为之归责原则、责任承担主体和司法管辖以及网络著作权保护中涉及的网络服务提供者的责任划分问题。我国现有立法也仅对网络服务提供者网络著作权侵权和网络名誉侵权责任的归责原则和责任承担方式作出了规定。作为互联网诞生后新出现的一种商事主体,新类型的信息传播主体,其法律地位与传统商事法律主体和信息传播者是否有差别并且该差别是否大到必须实行不同的法律进行调整?这成为我们理论研究和立法司法活动中的新课题,也即,我们应该怎么规制网络服务提供者这一新型的商事主体?从公共政策的角度而言,规制是指政府根据相应的规则对微观主体行为实行的一种干预。法律是一种重要的公共规制方式。作为一种规制方式,必须首先明晰规制对象的法律地位,在此基础上明确法律规制之理论基础,构建法律规制之具体内容即法律义务,以法律义务为手段,以法律责任为强制力,调整、监管规制对象。因此,本文拟首先分析网络服务提供者这一数字网络时代新兴法律主体的法律地位及其规制之法理基础,再系统全面分析其作为一个法律主体应承担的法律义务。二、网络公共空间的“使用即同意”规则网络服务提供者是为网络信息交流和交易活动的双方当事人提供中介服务的第三方主体。网络服务提供者或为用户提供空间,供用户上传信息和阅读他人上传的信息;或使用超文本链接等方式的搜索引擎,为用户提供在网络上搜索信息工具。网络服务提供者可分为信息接人和传输服务提供者、信息缓存服务提供者、信息存储服务提供者和信息定位(搜索、链接)服务提供者、网络平台服务提供者。网络服务提供者作为互联网领域“专门提供服务以方便交流的双方进行联系的机构”®,普遍采用“使用即同意”规则来调整其与用户之间的法律关系。所谓“使用即同意”规则即是网络用户只有完全同意遵守网络服务提供者制定的规则,才能使用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的服务。网络用户不接受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制定规则,或是部分接受或部分不接受网络服务提供者制定的规则,就不能“使用”网络服务提供者提供的服务。用户的“使用”行为有点击行为、安装行为、下载行为、转发行为、发表行为、复制行为、注册行为等等。例如新浪微博的注册使用就必须签署《微博服务使用协议》,其明确规定“北京微梦创科网络技术有限公司、微梦创科网络科技(中国)有限公司及相关关联企业同意按照本协议的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