基于KSAIBs的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标准研究

作者:刘燕;王伟哲;高玉峰 刊名:河北科技师范学院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张海军

【摘要】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是我国确定的推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发展的一项重要举措。基于人力资源开发个体素质评价的KSAIBs模型,对国家及相关部门提出的新型职业农民理论标准和全国20个试点县确立的实践标准进行了分析。针对生产经营、专业技能、社会服务等三种类型,初、中、高等三个级别,分别确定了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标准。加快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进程,需采取兴办家庭农场催生、各类农业园区培育、现代职业教育培养、农技推广体系助力和农村合作组织、农业龙头企业带动等具体路径。

全文阅读

培育新型职业农民是党中央、国务院立足我国农村劳动力结构变化,科学把握现代农业发展趋势,推进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农村发展的一项重要举措。2013年,农业部在全国选择了100个新型职业农民培育试点县,提出了具体的工作指导意见。各试点县按照农业部的统一要求,在新型职业农民认定标准方面进行了有益探索。但是,由于目前国家没有出台统一的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标准,导致各试点县对新型职业农民认知存在较大差异,直接影响了培育目标的制定、培育路径的选择以及培育效果的达成[1]。因此,研究确定新型职业农民的培育标准,已成为当前推进新型职业农民培育工作亟待解决的问题。一、人力资源素质评价的KSAIBs模型简介新型职业农民培育是我国当前实施的一项规模宏大的社会人力资源开发活动,因此可运用人力资源开发相关工具实施分析。人力资源开发评价个体综合素质的KSAIBs模型既可以用于个体素质测定,也可用于培训效果评判[2]。KSAIBs模型具体包括知识(K:Knowledge)、技能(S:Skills)、能力(A:Abilities)、中介变量(I:Interveningvaria-bles)、和行为(B:Behavior)等五项要素。(一)知识知识是概念、定义、原则、方法等构成的体系,是人类在社会实践中对客观世界的认知。“羊皮效应”理论和“筛选理论”理论表明[3],人力资源个体素质中的知识水平可用“文凭”表征。人力资源市场、教育机构如同两个筛选的机器,会按“文凭”类型将人力资源分门别类,供雇佣者选择。劳动者持有的“文凭”层次与薪金福利水平为正向关系,“文凭”层次越高,薪金福利就会越高。在现代社会,“文凭”的“含金量”与其来源也密切相关。如果来源于社会知名教育机构,就越能得到人力资源市场认可。同时,包含职业资格证书在内的一些培训“文凭”也具有市场效能。(二)技能技能指学生(学员)在书本或者教师的指导下,在反复练习的基础上,依靠自觉的控制逐渐形成的技巧和行为习惯,是习得的、与实践有关的技巧。技能既包括操作性技能,也包括人际交往和管理技能。在工业化社会初期,劳动者技能一般由现场操作判定其熟练程度。随着工业化社会的初步推进,各国对劳动者某一技能水平的判定,多由专业技能认定机构实施,而后颁发给劳动者相应的技能水平证书,供人力资源市场选择。(三)能力能力指某一劳动者顺利地完成某种活动的心理特征。心理学认为,人有上百种能力,包括观察力、判断力、想象力、组织力、辨别力等[4]。也可再细分,如辨别力可分为色彩辨别力、方向辨别力等。一个人的各种能力有机结合,才能顺利完成某项活动。不同职业需要不同的能力,可由某项活动的效果实施判定。职业农民是指以农业为职业的农民,其能力可从农业生产效益和经营管理情况、处理危机情况等方面进行考察。应该承认,不同劳动力由于其所处环境及生理基础状况不同,在能力方面会存在一定差异。(四)中介变量劳动者的知识、技能和能力转变为行为,还需一些中介变量的作用,包括动机、态度和个性等。其中,动机(Motivation)是作用或存在于劳动者身上的一种动力,引发于劳动者从事某一种职业的意愿,帮助劳动者获取所需求知识、技能、能力,也有助于动机的形成。态度(Attitude)是劳动者对不同类型事物的心理反应或心理倾向,可以指导具体的行动,产生具体的行为。个性则是劳动者动机、态度的综合表现,每一位劳动者均具有自己的个性。在人力资源个体素质评价过程中,由于劳动者的动机确定难度较大,中介变量可用情感或态度实施表达。(五)行为行为指劳动者在生产经营过程中的具体表现,也可理解为职业表现。劳动者的行为可能是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