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协同创新中心建设的三个体系

作者:陈巧玲 刊名:东南学术 上传者:张文进

【摘要】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协同创新中心是涵盖高校、政府、企业和其他社会团体等多个利益相关者的合作共同体。其建设应着重处理牵头高校和各协同主体等"四对关系",构建全面反映各方利益诉求的组织管理体系;构建优化整合校内外人力资源、坚持问题导向、突出研究优势以及相关体制机制保障的人才培养模式;同时坚持立体全面、差别化、管评分离和公开透明的评价原则,构建多元化的绩效评价体系,以达到实现高校创新能力提升和国家创新发展的最终目的。

全文阅读

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协同创新中心是国家协同创新中心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对经济社会稳定、文化传承和国家软实力的增长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截至目前,我国已有38个国家级协同创新中心正式获批,且随着该计划的持续推进,有越来越多的省级、校级协同创新中心挂牌成立,它们与国家级的协同创新中心共同构成了我国的协同创新体系,成为推动我国创新体系建设的中坚力量。然而,协同创新中心是个新生事物,没有可资借鉴的模式和做法。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协同创新中心是涵盖高校、政府、企业和其他社会团体等多个利益相关者的合作共同体,其建设必须既有利于保持协同创新中心的平稳高效运行和持续健康发展,又能最大限度地满足各协同主体的利益诉求,在实现互利共赢的同时,达到实现高校创新能力提升和国家创新发展的最终目的。从各高校协同创新中心目前建设的情形来看,组织框架虽然已经搭建了起来,但仍存在着不少问题,需要我们认真研究、不断探索。笔者认为,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协同创新中心建设应注重以下三个体系。一、构建能够反映各方利益诉求的组织管理体系由于协同创新中心包含了高校、政府、企业和其他社会团体等多个创新主体,其管理机构必须要做到及时充分了解各协同主体的资源要素和利益诉求,以保证协同创新中心的高效运行和健康发展。然而,现有的部分协同创新管理机构往往是临时创设、挂靠管理,人员也是临 人员流动等一系列问题,这严重制约了协同创新中心工作的有效开展。(一)全面反映各方利益诉求,构建完整的组织管理体系协同创新中心是面向国家重大需求而组建的,重大需求本身的性质和在发展中的一系列变化将直接影响到协同创新中心各协同主体的构成和组织模式的构建。所以,并没有一个能够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协同创新中心的组织模式,各协同创新中心往往会根据牵头高校的特色或与各协同主体协商之后形成了自己独特的组织管理模式。尽管如此,协同创新中心仍必须包含治理主体、决策机构、执行机构、相对独立的专门委员会、创新平台等核心组成要素,1并通过一定的体制机制共同构成完整的组织管理体系。图1高校哲学社会科学协同创新中心组织管理模式示意图协同创新中心目标的确立是中心运行的首要条件。牵头高校根据自己的研究优势和资源要素条件确立协同创新的目标,然后将目标任务分解为各级子目标或任务,并在此基础上甄选协同单位,协同单位的选择要考虑相关高校、政府、企业和其他社会团体,这对于以面向文化传承类为主的哲学社会科学协同创新中心来讲尤为重要。治理主体确定目标和任务之后,为综合考虑协同各方的利益需求,需要选举成立协同创新中心的决策机构最高学术委员会,实行民主管理,反映各方利益诉求。由最高学术委员会选举成立执行委员会,作为协同创新中心的“制动阀”,负责各协同创新平台的建设、管理和监督工作;选举成立战略发展委员会,作为协同创新中心的“控制阀”,对中心的科研创新状况进行监控,对中心的未来发展进行筹划;选举成立学术纪律委员会,作为协同创新中心的“过滤阀”,对中心科研人员的学术不端行为进行处理,及时剔除过滤,以免影响中心总体目标的实现;选举成立绩效考核委员会,作为协同创新中心的“动力阀”,负责对中心各创新平台和科研人员进行绩效评价、利益分配,保证来自不同区域、不同性质、不同风格的科研人员能够精诚合作、各司其职、各尽其责,最终实现组织目标。(二)妥善处理“四对关系”,构建科学合理的纵横立体分工机制高校协同创新中心在组织管理中首先要解决以下“四对关系”:牵头高校和各协同主体的关系;协同创新中心各职能部门之间的关系;协同创新中心各平台之间的关系;协同创新中心内部人员之间的关系。牵头高校和各协同主体的关系。牵头高校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