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中国化的现实文化聚焦点

作者:梁建新 刊名:理论探索 上传者:魏钦

【摘要】意识形态与文化之间有着重大关联。当代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中国化,应在理论层面,科学把握意识形态与文化现象之间的内在关联;在价值层面,着力提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文化影响力;在话语层面,坚决批判分析各种社会文化思潮的意识形态本质;在标准层面,牢固坚持正确的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中国化的文化引领:以唯物史观作为观察和分析社会主义意识形态问题的哲学基础,坚持人民至上的价值情怀,坚持共产主义的社会理想。

全文阅读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以来,世界范围内的意识形态大博弈在文化全球化的外衣下激烈展开,诸多文化交流与合作都包裹着意识形态的元素。中国作为当今最大的社会主义国家,自然成为西方思想转基因、政治转基因工程所重点“关照”的对象。我国思想理论战线应在坚守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阵地的同时,正确运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聚焦于当代重大文化现象,科学把握意识形态与现实文化之间的内在关联,着力提升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文化影响力,深刻洞察各种西方文化思潮的意识形态本质,牢固坚持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中国化的文化引领。一、理论聚焦:科学把握意识形态与文化现象之间的内在关联尽管关于“文化”的领悟见仁见智,但是,众多社会科学研究者都认为,文化现象研究是关乎社会科学研究全局的至关重要的问题。其原因正如英国学者约翰B.汤普森在《意识形态与现代文化》一书中指出的那样:“因为社会生活并不仅仅是像发生在自然界里的事物那样的事:它也是关于意义的行动与表述的问题,是关于各种各样言论、信号、文本与制品的问题,以及关于通过这些制品表达自己的主体和设法通过解释他们产生和接受的表述来了解他们自己和他人的问题。从最广泛的意义上说,对文化现象的研究可以视为对作为有意义领域的社会历史领域的研究。”1122从这一论述中我们不难得出三点启迪:其一,社会生活之所以区别于自然事物,就在于社会生活是属“人”的生活,而人是有意识、有语言、有思维的动物,人追寻什么样的“意义”以及用来表达“意义”的语言,都是包含意识形态元素的,不同国家、不同阶级、不同民族、不同社群正是因为意识形态的差异,所以社会生活的表象世界才呈现多元化的社会图景。因此,研究社会生活中的文化现象,必然要研究意识形态,而对意识形态的研究也必然关涉到文化现象的研究。其二,各种各样的言论、信号、文本与制品作为文化的“象征形式”,必然与特定的主体相关联,而任何主体实际上都是被意识形态化了的主体,人的主体性实际上是意识形态的主体性。“个人主体性的实质是意识形态主体性。个人自以为像希腊神话中的安泰一样,用双脚站立在大地母亲的躯体上。实际上,作为空虚的、单纯形式上的主体性,他只是像浮萍一样漂浮在意识形态的以太中……无论是他所思考的问题,还是他思考问题的方式或者解决问题的方向,甚至连他思考问题的术语和提出问题的句型,都是意识形态在冥冥中提供给他的。”22-3因而,无论是文化事业还是文化产业的发展,都必然包含一定的意识形态属性。其三,社会-历史领域是一个受到“人”的“意义”追寻所引领的领域,既然从最广泛的意义上,文化研究属于有意义的社会-历史领域的研究,因此,文化研究也就不可能摆脱“意义”的纠缠,甚至可以说,以“意义”即价值观为核心的意识形态既是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时也是观察特定时期文化风景的一扇窗口,这就决定了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中国化与文化之间存在千丝万缕的内在关联。首先,意识形态的生成离不开一定的文化传统,特定的阶级、国家和民族的文化传统是这一阶级、国家与民族意识形态生成的文化土壤。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认为:意识形态是耸立于经济基础之上的观念上层建筑,是统治阶级利益与意志的集中表达,因此,统治阶级的性质以及与之相联系的物质生活条件决定着意识形态的根本性质与核心内容。但是,在阶级社会里,意识形态与文化总是相互交融的。一定阶级成为统治阶级之后,就会在原来的文化地基上建构起服务于本阶级利益的制度化的思想观念体系意识形态,这种意识形态既吸收和传承了某些原来的文化元素,又在实践基础上融入了诸多新的文化元素,创造出新的文化形式。当这种意识形态所代表的阶级继续占有全社会的物质资料与精神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