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年天津诗歌中的都市意象与空间美学

作者:王士强 刊名:理论与现代化 上传者:张迪龙

【摘要】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越来越成为社会生活的中心和重心,其所负载的文化信息也越来越多,近年来,城市文化、城市文学已成为研究界的一个热门话题。天津作为中国的特大型都市之一,无论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有其重要性和特殊性,对这座城市的书写自然并不会少,而对其研究、讨论也显得颇为必要。本文拟主要以近年来天津的诗歌作品为对象,分析其中有代表性的都市意象,考察其中的空间美学,并希望由此可以发现我们时代城

全文阅读

随着中国城市化进程的加快,城市越来越成为社会生活的中心和重心,其所负载的文化信息也越来越多,近年来,城市文化、城市文学已成为研究界的一个热门话题。天津作为中国的特大型都市之一,无论在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都有其重要性和特殊性,对这座城市的书写自然并不会少,而对其研究、讨论也显得颇为必要。本文拟主要以近年来天津的诗歌作品为对象,分析其中有代表性的都市意象,考察其中的空间美学,并希望由此可以发现我们时代城市文学中的若干共通性问题。一、代表性都市意象 近年来,天津诗歌的创作呈繁荣发展的态势,有若干在全国有着重要影响的知名诗人,有诸多年轻的诗人、诗歌作者不断涌现,有数家较具影响的诗歌刊物、网站,等等,总的来说,天津的诗歌创作与这座城市在全国的地位是相称的。这其中,虽然并没有人被界定为所谓的“城市诗人”,专门写作“城市诗歌”,但关于城市的书写却着实不少,值得进行专门的观照。 “现代化”无疑仍然是当今时代中国的主题,现在——— 以及未来不短的时间之内———我们国家都会处于从“乡土中国”向“现代中国”转化的过程之中,城市化的比重将越来 越高,城市人口将越来越多。在这一历史性进程中,关于现代化、现代性的想象在城市书写中占有重要的位置,诸多的工业化、商业化、城市空间、现代交通等意象大量出现。比如高柳的《工人》诗中“颤动的机器”意象:“换上工作服 / 脚步踩着太阳的鼓点 / 响到岗位 / 抚摸着颤动的机器 / 依如守候着爱人 / 滚烫的心跳”“一把焊枪把信念焊得很实 / 一台车床把梦想车得很亮”“一双粗糙的手 / 把一种力量凝成歌曲”;比如黄宝平诗中的“港口”意象:“低空的云朵像簇簇白帆 / 天也蓝蓝,海也蓝蓝 / 在海天交汇处,你临风伫立 / 吞吐日月星辰,集散五洲云烟”(《港口》);比如鲍和平的《名河畅想》中现代海河的意象:“一条包容四方的海河,/ 将随着天津的发展承载更多的使命;/ 一条风云际会的海河,/ 将是天津新的形象;/ 一条返老还童的海河,/ 将是拉动天津前进的绳缆”;比如温度诗中作为“现代化”与“远方”象征的“火车” 意象:“坐上梦想的火车旅行 / 去北京 去西安 去上海,到每一个 / 有阳光的地方“”与她们,与陌生的城市和人群一起呼吸 / 并且一定要告诉她们的 / 我现在万分激动的幸福 / 我坐着蓝色的火车 / 从遥远的北方憧憬着歌唱而来”(《蓝色的火车》)……这样的书写无疑是具有时代特征的,它表达了中国这样一个“后发现代性”国家对于现代性的追求与想象。这是当今社会生活的主导方向,无疑也是文化发展所需 近年天津诗歌中的都市意象与空间美学 王士强 时间性起点的意义首先在于,它丰富了城市文化的内涵,并确立了居主导地位的文化,这对形成独特的城市文化至关重要;其次它通过桥梁这一实体建筑将时间、空间融合,二者之间展开对话并且相互转换,彼此都获得了强化,空间具有了历史感,时间具有了可触感,“解放桥”营造出来的就不只是传统三维空间,而是更多元的四维空间。另外,从一定意义上说“解放桥”的“时空体”构建突破了巴赫金的理论,即突破了个体立场衍生出的线性发展的“道路时间”,因为“解放桥”的名称不是附加在一个新鲜事物而是一个有丰富历史文化底蕴的制成品上,从而走向了打通过去、现在、未来的“绵延时间观”,实现了空间意义的极大拓展。同时因为接纳了“过去时间”及其粘黏的“历史空间”,“解放” 便成为一个有“前史”背景的叙事起点,对“事件”的“宣称” 因此更加雄辩。 解放后城区扩大,生活稳定,经济增长,作为连接着火车站和闹市区的咽喉要道,解放桥已经难以满足城市发展的需要。当时的海河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