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张岱诗文中冰雪意象的美学意蕴

作者:杨诏棋;周新民 刊名:大庆师范学院学报 上传者:董敏

【摘要】冰雪作为传统的审美元素符号,在张岱诗文中呈现出多样的审美形态,具有自然属性与精神属性。张岱赋予冰雪意象双重美学意蕴,冰雪即是他审美趣味与精神品格的外化,又是他避兵山居时悲凉心境的写照。国破家亡前后时代语境的剧变造成张岱对冰雪审美倾向的差异,而这种审美反差折射出他不可言状的黍离之悲。

全文阅读

第 35 卷 第 4 期 大庆师范学院学报 Vol. 35 No. 4 2015 年 7 月 JOURNAL OF DAQING NORMAL UNIVERSITY July,2015 DOI 10. 13356/j. cnki. jdnu. 2095 -0063. 2015. 04. 014 论张岱诗文中冰雪意象的美学意蕴 杨诏棋,周新民 ( 西华师范大学 文学院,四川 南充 637002) 摘 要: 冰雪作为传统的审美元素符号,在张岱诗文中呈现出多样的审美形态,具有自然属性与精神属性。张岱赋予冰雪意象双重美学意蕴,冰雪即是他审美趣味与精神品格的外化,又是他避兵山居时悲凉心境的写照。国破家亡前后时代语境的剧变造成张岱对冰雪审美倾向的差异,而这种审美反差折射出他不可言状的黍离之悲。 关键词: 张岱; 冰雪意象; 美学意蕴 作者简介: 杨诏棋( 1991 - ) ,女,湖南怀化人,2014 级硕士研究生,从事中国古代文学研究。 中图分类号: I206 文献标识码: A 文章编号:2095 -0063( 2015) 04 -0067 -06 收稿日期:2015 -01 -18 中国古典诗文创作注重取象,“立象以寄意”,诗文意象多为作者主观情思与意趣寄托的载体。“雪”作为中国传统审美意象之一,自古文人墨客吟咏者甚繁,文化意境深远,妙趣横生,韵味情致不易言状。《瀛奎律髓》与《御定佩文斋咏物诗选》等咏物诗选均有“雪类”诗,由此察之,自古“雪诗”为咏物诗的大类。明末清初才子张岱即对“雪”情有独钟,纵观《陶庵梦忆》《西湖梦寻》《琅嬛文集》《张子诗秕》等作品,直接或间接涉及冰雪者,多达五十余篇,可谓雪意逼人。在中国传统审美意象系统之中,张岱偏爱于冰雪,绝非偶然,皆缘于其异于常人的审美意趣与文化性格。“情以物迁,辞以情发”,张岱以雪状物喻人、以雪议诗论文、以雪写景造境、以雪渲情言志,美学意蕴极其丰富。 一、文学视阈下冰雪意象审美之嬗变冰雪意象进入中国古典诗文,其历经了发轫、发展并臻于成熟的过程。自古咏物之作堪为中国古典诗文创造的大宗,而咏雪诗文作为咏物门类之一,亦随咏物诗文发展而日益彰显其独特的风姿。早期咏雪诗,大概可以从《诗经》之中窥其端倪,如“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今我来思,雨雪霏霏”( 《诗经·采薇》) ,《诗经》中写雪的篇什甚多,此类诗篇非专意咏雪,而是渲染氛围、点缀环境,以作陪衬而已,实为写戍役之悲,此时之雪并非独立审美的客体,然可视其为咏雪之嚆矢。 魏晋时期,文学分离于经学,审美特性凸显,进入“文学的自觉时代”,咏物诗文亦渐趋繁荣,“情必极貌以写物”,如“今我旋止,素雪云飞”( 曹植《朔风诗》) ,此时咏雪“多偶然及之”,多状雪之貌,未能融入作者的审美意识。 至南北朝,咏雪大量取喻,雪意象逐渐成为独立的审美客体。如“未若柳絮因风起”( 谢道韫《世说新语·咏雪》) ,“玉山亘野,琼林分道”( 范泰《咏雪诗》) ,诗人以“柳絮”“玉”“琼”等事物取比,描摹雪景,写雪之形状、色泽、质地,审美意识渐趋浓厚,审美追求与艺术表现亦渐趋多元化。王夫之《姜斋诗话》云: “征故实,写色泽,广取譬,虽极镂绘之工,皆匠气也。”南北朝咏雪诗文虽有雕镂整饬之痕、穷形尽相之弊,然此时冰雪冰清玉洁的特性已具有寄托象征的意味,如“凄凄岁暮风,翳翳经日雪。倾耳无希声,在目皓已洁”( 陶渊明《癸卯岁十二月作与从弟敬远》) ,陶潜写雪之时已融入其主观情思,雪之晶莹洁白已成为诗人高风亮节的象征。再如“无妨玉颜媚,不夺素缯鲜。投心障苦节,隐迹避荣年”( 鲍照《咏白雪诗》) ,洁白之雪俨然成为鲍照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