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贷需求、借贷行为与农户社会网络的关联度

作者:严太华;刘志明 刊名:改革 上传者:赖华兵

【摘要】选用CHFS2011年的调查数据,从家庭社会网络维系的视角,研究我国农村家庭的信贷约束状况和农户借贷行为。研究表明,我国农村家庭存在旺盛的信贷需求,由于信息不对称,农户普遍面临信贷约束。受信贷约束的农户往往会选择通过民间借贷渠道弥补信贷需求。家庭社会网络维系和"关系"有助于改善家庭信贷约束的困境,提高农户的借贷能力,特别是正规金融信贷。家庭社会网络维系对农户民间借贷行为的影响表现出一定的"门槛"效应,作为一种偿债担保能力更多影响借贷规模。

全文阅读

在许多发展中国家的农村地区,农户信贷约束是普遍存在的问题。[1]农户受到信贷约束的原因主要是发展中国家普遍存在货币化程度低、二元金融机构并存、政府对金融严格管制的现象,使得农户在借贷市场上处于信息不对称的弱势地位,难以从正规金融部门获得足够的信贷资金。[2]金融信贷往往体现出“嫌贫爱富”的特征,农户经济特征、户主个人特征、农户从事产业特征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金融资源的可得性与金融信贷偿还能力。[3]同时,信用社内部管理制度的不健全容易导致信贷员放贷过程的“寻租行为”,形成以人格身份、人情关系、权钱交换以及请客送礼等为基础的信贷配给。Konetal.的“无信心贷款人理论”[4]指出信贷约束不仅来自金融部门的信贷配给,还来自需求者自身的风险 规避、认知偏差和需求压抑等因素。[5]对于大多数农户来说,正规贷款存在交易成本和风险成本过高的问题,依托于地缘、血缘等社会关系形成的民间非正规金融能够有效缓解信息不对称,为农户提供低息甚至无息且几乎无需财产抵押的信贷。[6]一、文献述评近年来社会网络在信贷约束和农户借贷行为中的作用逐渐受到学者的关注。社会网络可以缓解道德风险,有效降低逆向选择问题,进而降低违约的可能性。[7]张庆昉指出,正规金融机构贷款主要流向那些相对富裕或者拥有较高社会资本、文化程度高的农户。[8]社会资本越丰富,农户正规金融约束可能性越低。[9]张海宁等提出可借助农户的社会网络建立起来的规范信任创新小组联保贷款来消除农户的金融约束。[10]程郁(2009)通过对1874户农户金融需求行为的考察发现,农户与信用社的关系有利于降低需求性信贷约束,但会提高供给型信贷约束和总体信贷约束,“关系”并非决定信贷约束的关键因素。张建杰发现,社会网络越广泛的农户,正规金融借贷的发生率越高,非正规金融借贷的发生率随社会网络水平的提高而逐渐下降。[11]马光荣、杨恩艳(2011)和杨汝岱等(2011)则认为,农户的社会网络越发达,民间借贷渠道就越多,民间借贷行为越活跃。胡枫、陈玉宇等发现,社会网络对富户和对正规金融借贷行为的影响更大。[12]农户面临较严重的信贷约束在学界似乎已达成共识(黄祖辉等,2009);而何琳、廖东声通过对广东241户农户借贷调查发现,多数农户无借贷经历,贷款金额较小且多用于生活借贷,信贷信息不对称导致农村金融供求不均衡。[13]钟春平等通过在安徽的调研,并不认为存在严格的信贷约束,相反,大部分农户的信贷需求都可以满足,其主要原因是农户的低收入和较少的投资机会导致农户信贷需求较低。[14]李岩等从山东农信社贷款供给的角度对农户的供给型信贷约束现状及影响因素分析,发现农户正规信贷约束程度极低,超过95%申请贷款的农户能获得授信额度,不足5%农户受到完全信贷约束,8%农户受到部分信贷约束,50%以上农户无信贷需求。[15]以往关于农户信贷约束的研究,往往局限于少量几个地区,并不能直接反映全国农村家庭的信贷约束程度,在研究结论上存在一定差异。在考虑社会网络的影响因素时,多数学者主要关注家庭社会网络现实存在的广泛性,忽视了由维系功能反映的社会网络的稳定性与紧密性。农户自发的社会网络维系行为有助于提高家庭社会网络的稳定性和紧密性,而在现有的相关研究中,一般采用“家庭礼金往来数额”等具有人情世故和风俗色彩的变量,不能反映农户行为的自发性。社会网络和“关系”等能缓解信贷约束的论断也受到质疑,社会网络对正规金融借贷和民间借贷影响程度的高低差异仍有待进一步探讨。在全国农村范围内,农户究竟是面临严重的信贷约束还是缺乏信贷需求引致信贷约束程度较低,需要作进一步探讨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