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克思宗教思想与当代核心价值观建设

作者:黄学胜 刊名:湖北社会科学 上传者:范红珠

【摘要】世界范围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形势下及我国社会转型的特殊状况,使当代核心价值观建设成为当务之急;对此有建设性的任何思考,都离不开对时代状况的深刻反思与批判。马克思宗教思想及其现代视域对当代核心价值观建设的启示是:原则立场上,坚定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体现社会主义性质;建设方向上,要坚定共产主义社会信仰,又要合理对待宗教;建设路径上,既要扩大社会建设的成就,也要积极转变个人的思维和行为方式。

全文阅读

在当前的核心价值观建设讨论中,有学者提出“应该积极处理好与宗教的关系,最大限度地实现对宗教的积极引导,并使中国的宗教文化能够对这一核心价值观的构建及保持作出可能的贡献”[1]。笔者认同这一观点,但鉴于我们国家的社会主义性质,如邓小平同志所说,如果不讲社会主义,就会忘记事物的本质,“也就离开了中国的发展道路”[2],当代核心价值观建设必须坚持马克思主义的思想指导。于是,马克思主义思想传统如何处理宗教与当代核心价值建设的关系?社会主义国家当如何对待宗教?宗教如何参与当代核心价值观建设?当代核心价值观如何体现社会主义性质及其建设的路径和方向是什么?需要在理论上得到合理解答。一、当代核心价值观建设的语境与方向根据《关于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意见》,当代核心价值观建设的语境与方向与“世界范围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形势下价值观较量的新态势”以及“改革开放和发展社会主义市场经济条件下思想意识多元多样多变的新特点”[3]密切相关。“世界范围思想文化交流交融交锋形势”表现为各国之间的思想文化交流、价值观较量及其对人们思想观念的冲击比之前更加频繁复杂,西方价值观与地方性民族和区域文化间的交流与较量愈加突出,文化自觉与创新变得更加重要。美国作为西方价值观的“典范”,近年来随着资本主义世界频繁爆发的次贷危机、金融危机及欧债危机等,已不再可能完全成为其他国家的发展目标。亨廷顿所说的21世纪的竞争将主要是文化的竞争,启示我们未来阶段国家健康发展的关键是,生成具有核心竞争力的价值观念和秩序,提供一套能解决当下全球性问题的新的价值系统和生活方式,规避西方世界弥漫着的个人主义、功利主义、虚无主义等不良思潮。这需要坚守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道路,坚持“三个自信”,努力担当起一个世界大国应有的世界责任,使当代核心价值观成为具有世界影响力的价值观念,促进全球社会的健康发展。中国社会转型的特殊状况“倒逼”核心价值观建设。当前社会普遍存在的功利主义、拜金主义、相对主义等价值观,以及道德失范、价值失序与精神迷失等现象,是社会转型过程中亟需克服的痼疾。一个突出表现是,近年来信众与日俱增的宗教生活日益成为人们寄托精神家园的去处。一切健康的宗教生活固有其积极意义,但宗教易被利用,导致一些封建迷信沉渣泛起和社会犯罪现象滋生。启蒙时代以来的现代世界将人从宗教迷信中解放出来,确立人的主体地位,论证并巩固了现代自由、民主、平等等价值观的合法地位。我们现实的情况却是,启蒙并不彻底,如马克思所言:“在政治国家真正发达的地方,人不仅在思想中,在意识中,而且在现实中,在生活中,都过着双重的生活天国的生活和尘世的生活”[4](p428)。于是,有必要深入剖析精神生活出问题的根源,特别是其社会历史根源。实质上,当代核心价值观建设更深刻的社会历史根源是以资本为原则的现代社会本身。现代世界是基于理性精神,肯定人的主体性自由,注重工业化、商品化和资本增值的世俗生活,进而排斥和瓦解了具有高度整合功能和价值功能的传统社会的超验秩序,其结果是政治和宗教、经济和政治以及经济和道德的分离,并确立起现代社会结构之国家、社会、个人三者各自的权力和行为边界。政治挣脱了教会控制、社会独立于政治、个人则在分离中越来越远离传统社会的道德观。现代社会,理性成为一切社会制度和规则的规范基础,个人是社会的基本单位,人的精神生活留给了宗教,世俗生活留给了国家和社会。人们日益被注重收入、财富、物质繁荣的功利主义价值观支配,“不再有更高的目标感,不再感觉到有某种值得以死相趋的东西”,“他们的生命中不再有任何抱负,只有‘可怜的舒适’”,其阴暗面是自我中心,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