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众媒介批判论中鲍德里亚“内爆”理论探析

作者:程竞羽 刊名:新闻研究导刊 上传者:苏永

【摘要】媒介"内爆"理论最早由加拿大学者马歇尔·麦克卢汉提出,后来鲍德里亚对其观点进一步解读,对大众媒介持一种悲观态度,认为媒介出现之后,人们生活中所体验到的现实、真实都不是最真实的,而是由媒介构造出来的"超现实",这也是由媒介导致真实意义的"内爆"而来。

全文阅读

第6卷第 14 期 2015年7月 Vol.6 No.14 July 2015 331 鲍德里亚关于媒介符号学理论的中心论点是媒介在社会中逐渐拉大了符号和人们所体验到的现实世界间的距离,逐渐变成“超真实”。他指出,符号逐渐与其所代表的事物分离开来,而媒介加速了这一进程。鲍德里亚以“拟像”、“拟真”、“超现实”为核心概念,展开了对媒介的批判理论。 一、媒介批判理论 当今社会,媒介无处不在地充斥于日常生活中。新媒体的发展给整个社会生产生活带来了巨大冲击,不仅取代了传统媒体,更深入到人们生活的各个角落,也因此引起了广泛讨论。 (一)媒介仿真时代 鲍德里亚的媒介批判论围绕后现代展开,认为媒介是主要的拟真机器,这台机器大量生产出影像、符码,从而形成了超现实的后现代世界。他认为拟真是后现代社会面貌的主要特征,借助模型和符码构建现实的经验结构,从而导致模型与实在、拟像与真实之间的界限“内爆”了。 (1)拟真、超现实的概念来源。20世纪70年代中期之后,鲍德里亚将研究重点转向了拟像、拟真和超现实,并形成了他后现代理论的核心。他对大众文化的研究建立在他的“仿像的三个等级”之上。在《象征交换与死亡》一书中,他阐述了这三个不同的等级:从文艺复兴到工业革命的“古典”时期的主要模式“仿造”,这一等级依赖的是价值的自然规律。工业时代的主要模式“生产”,依赖的是价值的商品规律。目前这个受代码支配的阶段的主要模式“仿真”,依赖价值的结构规律。[1]而他对媒介的看法集中于“仿真”阶段——模拟,即在第三阶段人们日常生活所接触到的各种符号都非原物本身,模拟出的符号意义已脱离了本原。 随着媒介景观日益侵入生活中,人们与现实生活的直接联系被切断,所接触到的社会现实、客观信息都是媒介重构出来的拟真现实或超现实。超现实向大家描述了一个全新的社会面貌,强调技术与媒介等因素在当代社会的重要作用。 (2)对后现代社会中传播媒介的批判。鲍德里亚对大众文化研究的侧重点和创新点在于,他用独特的媒介符号原理对社会中被媒介控制或被大众文化所宰制的“消费社会”现象提出了见解,揭示了大众文化及后现代社会的本质:人们生活在符号和影像主宰的仿真时代,超现实代替了真正的真实而成为真实所在。鲍德里亚认为,物品要成为消费对象,就必须具有意义且成为符号,因此大众消费的物品也不再是物品本身而是物品符号。传统意义的生产和劳动被仿真、模拟替代,仿真与真实间的界限已然内爆,超现实与日常生活的差异也已液化。媒介让大众无法直接接触到最真实的客观现实,所触、所感都经过媒介过滤,仿真的事物越来越多,真实的意义越来越少。 麦克卢汉也强调媒介与技术的重要性,他对电子传播等技术可以促进全球性做了非常乐观的解读,但鲍德里亚对这种情况甚为悲观,给人对后现代的信息浪潮以这样一种感觉:消除主体,从而滋生麻木不仁的意识而不是参与意识。[2] (二)电视的符号暴力 布尔迪厄的媒介观是除魅和去神秘化,他在90年代发表了《关于电视》,在当时的大众文化中,电视不仅深入了人们日常生活,甚至深入了政治文化,构成了对其他领域文化的威胁,出现了鲍德里亚所谓的文化霸权、媒介霸权问题。《关于电视》就是对符号暴力的现象进行考察和批判。他以电视为例,对媒体在当代社会中所具有的符号暴力特征和凌驾于其他文化政治领域之上的霸权特征,作了社会学考察和分析批判,使人们可以更实证、更深刻地感知媒体霸道。 布尔迪厄的调查中大众媒介变成了带有压制性和霸权主义的传播工具,他同鲍德里亚都认为电视不再是一种录制工具或媒介,客观性已消失,在技术推动下变成了创造现实的工具。电视在以往的作用是将各种客观影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