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镇银行创新农户信贷模式研究——以陇南“金桥模式”为例

作者:陈方 刊名:北京工业大学学报(社会科学版) 上传者:李枫

【摘要】针对肩负服务"三农"重任的村镇银行在实际运作中出现偏离三农的问题,在描述了村镇银行支农贷款存在问题和原因以及"金桥模式"的基本运行流程后,认为该模式的成功要素有2个方面:一是通过组建2个委员会实现了信贷员的内生化。这种内生的"准信贷员"通过亲缘和地缘优势降低了机构的信息获取成本,并将激励机制由传统的机构成本转变成能带来预期收益的贷款业务。二是其"双层联保"加强了小组联保自选择的功能和贷款户违约的社会惩罚力度,在出现信用风险时使金融机构损失可以得到实际的补偿。最后提出相关建议:一是传统信贷模式需要进行本土化改造,包括贷款产品和人力资源的本土化。二是对村镇银行应有一个更宽泛的瞄准概念。也就是说,村镇银行只要不离开农村,只要能发挥出自己特色,坚持服务"三农",就应该给予肯定。

全文阅读

一、村镇银行支农贷款存在的问题和原因村镇银行试点的目的是“解决农村地区银行业金融机构网点覆盖率低、金融供给不足、竞争不充分等问题”,即按照工业反哺农业、城市支持农村、己经富裕起来的群体扶持弱势群体的指导思想适时组建村镇银行,是以服务“三农”为根本宗旨。但是,从各地村镇银行的实际运营看,一些村镇银行出现涉农贷款方面比例不高、“嫌贫爱富”“累大户”等现象,甚至离开农村进入城市,偏离“三农”问题值得关注[1-3]。从制度方面出发,首先,发起行制度制约了村镇银行的扩张,不利于村镇银行服务农户和农村中小企业。主发起人作为村镇银行的控股股东,对村镇银行的经营模式影响较大。由于发起行容易将自己的金融机构的运营模式照搬至村镇银行,因此,使村镇银行失去本土独特化和决策灵活的优势。其次,村镇银行未能获得服务“三农”税收优惠。村镇银行的营业税5%、企业所得税25%,远远高于农村信用合作社3%与12.5%,村镇银行无法享受农行、农信社的政府优惠政策。第三,有关基础体系与支持性政策仍不完善,主要体现在村镇银行无法进行支付结算的中间业务、资金来源相对狭窄、缺乏政府有效的长期扶持机制。许多村镇银行未能接入现代电子支持系统,不利于广泛吸储,多数村镇银行未能取得进入清算系统的“行号”,不具备办理无风险的开具票据、银行汇兑、银行卡业务、发行债券等中间业务。基于以上制度性原因,最终导致村镇银行市场定位不清,服务对象选择性强,目标客户以风险较低、收益较高的成熟中小企业和农业大户为主,支农作用不突出,发展动力不足[1,4-8]。从村镇银行信贷产品角度出发,许多学者认为:村镇银行与农行、农村信用社以及邮储银行在产品上的差异性不大,缺乏个性化的产品服务[9-10]。具体看,村镇银行由于技术匮乏,风险控制能力有限,要求贷款需要不同程度的抵押或担保,但是,农业作为高风险低效益行业,受自然风险和市场风险影响巨大,而目前农业保险覆盖率不高,且手续复杂,一旦发生自然灾害,借款人就有可能不按时履行还款责任。从目前申请贷款需求的客户情况看,大多数无法找到担保单位和合适的抵押品,个别客户即使有抵押,也会由于抵押品大多是农民住房、农机等,很难变现,影响了贷款的发放。因此,村镇银行对无抵押担保的客户心有余而力不足[7]。目前,村镇银行开发的信用贷款也主要是传统小组联保模式或简单修改后的小组联保模式。对于小组联保贷款也有其本身的许多不足和制约因素。Aghion和Morduch指出:发展中国家采用了联保贷款的小额信贷机构的表现差异非常大。小组的成员也许根本不喜欢来自组员的压力,组员过多容易引起搭便车的行为,一些低风险的人可能根本就不喜欢替对方付连带责任。所以,小组借贷的还款率可能很高,但是借款人的数量却可能很少[11]。村镇银行由于规模小,经营比较灵活,原本在贷款模式创新上具有较大的优势。但目前大部分村镇银行精力主要放在扩张信贷规模上,而在贷款模式上创新动力不足,仍然局限在流程设计比较繁琐的传统模式中。由于农户分布的分散性和广泛性,农村金融机构每做出一次贷款决策,都要重复一遍贷款流程,从而产生较大的交易成本。从成本收益的角度讲,当交易成本超过贷款收益时,放弃签订合约就成为农村金融机构的理性选择。要想开拓农村市场,就必须改变传统的零售模式,推出新的信贷管理模式。二、“金桥模式”基本情况介绍1甘肃省陇南市武都区金桥村镇银行于2007年7月20日正式挂牌营业,成立7年来,立足当地,服务三农。“金桥模式”新型联保贷款主要有“村级推荐委员会+农户联保小组”和“乡镇担保委员会+农户联保小组”2种运作模式。在这2种模式支撑下,截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