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现代绘画色彩的音乐性

作者:杨天民 刊名:南京艺术学院学报(美术与设计) 上传者:程霞

【摘要】色彩逐渐脱离造型客体成为表现主体是现代绘画的特征之一,而色彩趋向更精微——更多音乐性是现代绘画的显著特质。本文尝试对现代绘画色彩的音乐性进行解析。

全文阅读

派脱说一切艺术都趋向音乐,而现代主义画家则直接要求绘画体现音乐性。在塞尚之前,新印象派画家就认为,画家应当“运用他的色彩的音阶,像作曲家在他替一交响乐配音时支配着各种乐器。他照着他的测算平衡着节奏与节拍。降低一元素或提高它,塑造着另一个调子直到无尽,完全倾心于欢乐,导引着七原色的游戏与斗争。他将象一音乐家,变化着音阶上的七音符,来创作一个曲调。”[1]凡高更明确地提出:“绘画,象现时的,将趋赴更精微更多音乐性,较少雕塑性。最后它许诺提供色彩,而这是和情感结合着的色彩,像音乐和激动结合着的。”为了减少画面的雕塑性,增强音乐性,他表示要“创造色彩音乐”,做“尚未有过的色彩家运用色彩的音乐家。”[1]高更相信,在现代“彩色的绘画走进了音乐阶段”。所以画家“从简单的色彩、光和分布里产生的印象却奏出画面的音乐。”他还认为:“色彩作为色彩自身在我们的感觉里所激起的是谜样的东西。因此人们必须也在谜样的谋划中运用它们,假使人们运用它们不是去描画、而是为了从它们发出的音乐效果,就要利用着它们本身的性质,内在的、神秘的、谜样的力量。”[1]马蒂斯也强调色彩与音乐的密切关系。他说:“当然音乐和色彩毫无共同之处,不过,它们走着平行的道路。七个音符,加上轻微的调整,就是那应当写在每个总谱上的一切。为什么造型艺术就不能这样做呢?”色彩与音乐又是怎样“走着平行的道路”呢?他说:“通过不同色彩的平面之间的组合构成一幅图画,正是这种组合创造了某种‘表现’。以同样的方式,在音乐的和亏损,每个音符都是整体的一个组成部分,同样我也希望每种色彩都具有某种促进配合的价值。一幅图画就是受到控制的节奏间的协调。”[2]绘画与音乐,一个创造“凝固”的美,一个创造流动的美,二者是完全不同的两种艺术,让画家来画音乐,又从何谈起呢?可是众多的现代画家、评论家均认可绘画可以具有音乐性。那么,绘画的“音乐性”的确切含义又是什么呢?赫伯特里德在《艺术的意味》中说:“一切艺术都向往着音乐的情态。这个说法经常被人引用,也经常引起不少误解,但它却表达了一个重要的真理。叔本华想到的是音乐的抽象性:在音乐中,并且只有在音乐中,艺术家才能够不受那些另有一般用途的‘传导媒介物’的干扰而直接吸引欣赏者。建筑家必须在带一点实用目标的建筑物中表现自己。只有从事音乐的作曲家,才能够从他自己的意识中彻底自由地创造出一件艺术作品,除了使人怡悦之外不带另外的目的。”[3]康定斯基企图画出“视觉的音乐”,因为“音乐被发现是各种艺术的最好的老师。几个世纪以来,音乐并没有把自身贡献给自然现象的再现,而是表现艺术家的灵魂,以及音乐的自然的生命之创造。”[3]音乐不去再现自然现象,而“自然的形式所造成的各种界限,它们往往是表现内心情感的障碍。”画家要消除这种“障碍”,充分表达内心的感情,所以绘画必须趋向音乐。从他们的上述论述可以看出,画家追求的“音乐性”,或者绘画中表现的“音乐”包含两层意思:一是指抛弃具体物象的抽象性,画中有了这种抽象性,就有了某些音乐性;二是指抒情性,音乐抛弃“自然的形式”,是为了表现艺术家的“内心感情”,因此,抒情性是绘画中的“音乐性”的主要标志。我们应当从哪些方面来考察“色彩音乐”绘画的“音乐性”呢?一、对应有些画家认为,绘画色彩的主要色相与音乐的音调、调性以及情感有某种对应关系。热衷于“画音乐”的康定斯基“确立了色彩与音调一系列对应关系,例如,C调与红色、D调与黄色、升F调与刺目的蓝色。”[4]实际上想准确找出所有的色相与音调的对应关系是很困难的。所以迈克尔萨特勒说,康定斯基“打破了音乐和绘画之间的障碍,离析出了纯粹的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