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省域环境规制与全要素生产率的实证分析

作者:冯榆霞 刊名:生态经济 上传者:于新民

【摘要】运用DEA-Tobit两步法估算和解释1992~2008年中国区域环境规制与全要素生产率之间关系。实证结果发现:第一,总体来说,中国全要素生产率是上升的,主要依靠技术进步的推动,并且TFP指数存在时序和区域特征。第二,环境规制对全要素生产率增长具有一定积极作用,支持"波特假说"。第三,环境规制对TFP影响系数的时间虚拟变量不显著,但区域特征显著,其表现为:东部地区环境规制较为严格且TFP较高,这可能与工业化所处的阶段、中央与地方政府环境规制博弈、FDI技术外溢效有密切关系。

全文阅读

1引言全要素生产率是度量一个国家或者一个地区经济增长质量的重要指标,其研究最初开始于丁伯根和索洛在新古典的框架下,研究“索洛余值”对增长的贡献。后来菲尔以及凯瑟琳发展了全要素生产率变动的测量方法,并进行了卓有成效的经验分析[1]。传统的生产率增长主要致力于分析和解释经济增长过程中的“典型化事实”,探索政府通过何种方式来影响增长率,并没有过多考虑环境规制对经济增长所产生的效应。也就是说,只考虑经济发展中市场性的“好”产出的增加,如GDP;但是忽略生产过程中产生的非市场性的“坏”产出,如工业废气、污水、废气等大量的排放。对这些污染指标的控制反映一个国家改善环境的努力程度,以此为目的制定实施的各项政策与措施的总和,被称为“环境规制”[2]。传统的新古典经济学家认为,环境规制所产生的社会利益,必然会以增加厂商的私人成本为代价,其中隐含的抵换关系,显示严格的环境规制会对国家的经济发展与GDP成长带来负面的影响,不但机会成本很高,同时也降低厂商的竞争力。环境保护的工作造成产业在经济上的沉重负担,所以两者的关系总让人联想起社会福利和私人成本的抵换[3]。而波特假说则认为,严格的环境规制能够引起创新、抵销成本,不但不会造成厂商成本的增加,还有可能产生净收益,使厂商在国际市场上具有竞争优势。适当的环境规制标准可以诱发厂商创新,并且借着新的技术或者制造提高生产率,导致成本补偿,而短期的成本增加与竞争力下降、只是透过现象,长期而言,对厂商来说是有利的。从现实来看,改革开放30年以来,我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作为一种主要资源配置方式逐步建立起来,经济发展取得了较快速度的增长。但是,伴随着工业化的迅猛发展,我国同样也面临着环境不断恶化的威胁,2008年全国工业二氧化硫排放总量高达1911.38万吨,比2000年增加了28%,居世界第一。尤其在金融危机冲击下,资源与环境压力急速增大和国际竞争急剧激烈,如何通过环境规制的手段来实现经济与环境的双赢格局将成为决策层与理论界重要研究的课题。2研究方法、变量与数据说明2.1研究方法:DEA-Tobit两步法2.1.1第一阶段:DEA-Malmquist方法根据菲尔建立的用来考察两个时期的生产率变化的马姆奎斯特指数来测度全要素生产率。(1)其中(xt,yt)表示第t期的投入产出量,(xt+1,yt+1)表示第t+1期的投入产出量,分别表示以t时期的技术和t+1时期的技术为参照的距离函数。以t时期的技术参照,基于产出角度的马姆奎斯特指数可以表示为:(2)以t+1时期的技术为参照,基于产出角度的马姆奎斯特指数可以表示为:(3)为避免时期选择的随意性可能导致的差异,仿照Fisher理想指数的构造方法,凯夫斯用(2)式和(3)式的几何平均值即(1)式,作为衡量从t时期到t+1时期生产率变化的马姆奎斯特指数。该指数大于1时,表明从t时期到t+1时期全要素生产率是增长的。根据上述处理得到的马姆奎斯特指数具有良好的性质,它可以分解为不变规模报酬假定下技术效率变化指数(EHCH)和技术进步指数(TECH),分解过程如下:因此,全要素马姆奎斯特指数的变化即可以分解为技术效率变化与技术进步。技术效率变化是规模报酬不变且要素强可处置条件下的相对效率变化指数,它测度了从t到t+1期每个观察对象到最佳实践的追赶程度。这个指标值可能大于1、小于1和等于1,分别表示技术效率提高、技术效率降低和技术效率无变化。技术进步是技术进步指数,它测度了技术边界从t到t+1期的移动,该指数大于1表示技术进步,小于1表示技术退步,等于1表示技术无变化。2.1.2第二阶段:TOBIT模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