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不失眠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2.60MB 文档分类:文学 上传者:毛林峰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最多预览10页,更多请下载原文查看

文档信息

【作者】 张立勤 

【出版日期】2005-04-30

【摘要】<正>时间:一个夜晚地点:一座现代化大都市里的某个角落氛围:夸张夜晚的神秘感,室内灯光暗淡,用追光等突出人物的心灵感觉服装:时尚而荒诞头发:染不同颜色的彩发(网上对话:还是演员对白,一个人在追光下,对方的侧影在舞台上的弱光下,表现出同一时间的两个空间,舞台上设置一个大屏幕,打出字幕。演员在进行网上交流时,也可根据情况离开电脑,荒诞而具网络虚拟感)人物西汉男,丈夫,26岁,戴眼镜,普通职员小玉女,妻子,24岁(网上名字为:玉蝴蝶),白领梅女,29岁,独身,舞蹈演员马尼拉男,25岁,白领,梅的情人,小玉的网上情人(网上名字为:错过)

【刊名】大舞台

全文阅读

(网上对话:还是演员对白,一个人在追光下,对方的侧影在舞 台上的弱光下,表现出同一时间的两个空间,舞台上设置一个 大屏幕,打出字幕。演员在进行网上交流时,也可根据情况离 开电脑,荒诞而具网络虚拟感) 人物 西汉男,丈夫,26岁,戴眼镜,普通职员 小玉女,妻子,24岁(网上名字为:玉蝴蝶),白领 梅女,29岁,独身,舞蹈演员 马尼拉男,25岁,白领,梅的情人,小玉的网上情人(网上名 字为:错过) 西汉 西汉 梅 西汉 第一幕 梅 第一场 (一片空地,一盏路灯,路灯下面有一环神秘的绿色 西汉 光晕) (上场)人呢?人都哪去了?(走到路灯下,失落至极) 人呢?(不停地按着手机的键盘,倒着往舞台前走) (若有所思,走上台)今天是“鬼节”吗?我一直在想, 今天应该是“鬼节”。 (两人险些相撞) 什么狗节?(对着手机嚷)遇狗去了,喂!喂!关机了! 看不见月亮,星辰都黯然伤神,一个没有月亮的夜 晚,看来,怎么可能是“鬼节”。 (台前徘徊着,打手机)喂!喂!都关机,今天是怎么 啦!都死啦? 为什么不是鬼节?为什么…… 没人出来打牌?(严肃而神秘地)打牌!从来都是他们 在等我,等着我,不是等别人,是等我!你们知道吗, 西汉 梅 梅 西汉 西汉 梅 西汉 西汉 梅 西汉 西汉 梅 梅 西汉 西汉 梅 西汉 梅 梅 西汉 梅 西汉 西汉 西汉 梅 梅 西汉 西汉 西汉 西汉 梅 从来都是他们在等着我!(西汉走到那束绿光下边, 仰着头)就在这儿,灯光照得我们每一个人的脸都发 绿,眼珠也发绿,手指也发绿。(张开五指,呈爪状)夜 晚,就这么发绿,发霉,像答醉一样滋长着,你们看, (看天空)苔鲜都长到了楼梢上,长到了鸟窝里,长到 了舌苔上(伸出舌头),长的哪里都是! 多么暖昧的夜晚,我已预感到了,我将像一粒尘土飘 向远方…… 为什么不出来打牌?为什么偏偏今天不出来了,真的 很闷,很烦,喘不过来气! 一股什么味?烧纸钱的味吗? 哪来的味呢?(闻了闻衣袖) 你闻…… 炸鱼味?不像。霍香正气水味?不像。樟脑味,也不 像。 像是什么东西给烧焦了?也许,太阳把白天给烤化 了。白天化了,像雪人一样融化了! (忽然意识到)你,你在跟我说话? (发现不对劲)你?(躲到一旁) 我,是我!(凑过去,梅又躲开) 人早晚都是一死,早晚都会…… (大嚷)都去死吧……(捂着脸蹲下,低声)没有人出 来打牌,没有人等我打牌…… 你怎么啦? (“蹭”站起来,看手机)“天气预报,今天凌晨到白天 想你,下午转大到暴想……”。(扭手机) 我还以为……你? 我还以为……你? (走到一边)’J“的时候,(西汉凑近,在听)一个鬼节的 夜晚,父亲背着我去河边看放河灯,有玉米灯、南瓜 灯、莲花灯……成千上万个灯啊铺满了河面。父亲 说,放到河里的灯,会顺着河里漂到那个地方的,那 个地方很黑,那个地方的鬼,想脱生就拖住一个河 灯。当时我就想,那是一个什么地方?离我家有多远? 那个地方,值得这么多人放这么多的灯给它,一定非 常的神奇……(掏面巾纸擦了擦眼睛,蓦地看见了西 汉,一怔)谁? 你怎么啦? 离我远点! 不好意思,(伸出牌)打,打牌不? 无聊! 我不是坏人。 也不像好人。 那没关系,这跟打牌没关系,打不打牌,小姐?(独自 洗牌) 见鬼! 西汉 梅 西汉 西汉 西汉 梅 梅 西汉 剧本新作 ................ 见你姥姥的鬼! (躲开西汉)我不想碰到任何人,我只想,按步就班地 做完今晚该做的事,然后,然后……我要做得与其它 的夜晚,没有任何区别,我不想惊动这个世界,不想 惊动这个平常的夜晚。一切都不要有什么改变,有 什么不同寻常,我只要像一粒尘土,被人世间彻底遗 忘。千万,千万……只要保证在那个时刻,万无一失, 一切都会如愿以偿的。(冷笑)哈哈! 我认识你。 是吗? 我见过你。 对不起,我不认识你。 你不认识我,可是我认识你,这没什么奇怪的,难道 你不觉得,这是一个你不认识我,我却认识你的时 代—莱温斯基认识你吗?本·拉登认识你吗?“007” 认识你吗…… (厌烦)好,好…… ……等等,等等,可我都认识他们。被我认识的人,太 多了太多了,哈哈…… 太多了?还是太少了?你认识的人越多,认识你的人 也就越少,你认识的人越多,你的内心就越孤单,越 恐怖……有一天,你忽然发现,你连你自己都不认识 了! 这没有关系,我认识他们就行,我认识他们我很快 乐,我不认识我自己有什么关系?比如,扑克牌这个 老东西,它认识我就行啦,不对,我认识它就行啦,您 说呢? 莫名其妙! 没错,到处都莫名其妙……你,你看……天发绿了, 树发抖了,还有我的手,不打牌就发痒……知道吗? 现在我都莫名其妙到,特不想做绅士,特想做流氓的 地步—嘿嘿! 好,说得好!(梅盯着西汉的眼睛,十分诧异) 这不是我说的,手机(指手机)这儿说的……(忽然觉 出梅的情绪不对)真的,你怎么啦? (压抑而阴森)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认识我?我为 什么要认识你? 哦,我,我……(想逃避追问)你说咱打百分,还是拱 把猪?……不过咱俩只能打升级了?你说是吧? 你跟谁咱,咱的?请回答我的问题,你怎么认识的我? (吱唔)每,每……天晚上,我都在这儿打牌,夜色多 么的美妙,多么的动人;动人,美妙……你一定会打 牌的,是吧,小姐……我两岁就会打牌,三岁就会上 树,四岁就会喝酒…… 五岁就会抢劫,这简直……气死我了! 不会打牌的人,我认为(郑重其事),算不算人还得另 《大娜台》艺术双月刊 2005年第2翔 29 剧本新作 梅 西汉 梅 西汉 道,一打牌,我就睡不着觉。不打牌,我也睡不着觉。 是先打牌就睡不着觉的?还是先睡不着觉才去打牌 的?我说不清楚,真说不清楚……如果不打牌,也不 睡觉,黑夜该怎么过?如果不打牌,只睡觉,对于我, 这是不可能的事。如果不睡觉光打牌,当然是最好不 过了……气压太低了,我心里发闷,(吃薯条)薯条真 好吃,真的很好吃,不是吹,是真他妈的很好吃…… 不打牌干什么,这个很重要,问题是我不想干别的, 也干不好别的,我就想打牌,只想打牌,打牌是我的 夜晚—是我自己的夜晚!(将扑克牌洒向半空) 梅 第二幕 梅 马尼拉 梅 西汉 马尼拉 梅 西汉 西汉 梅 西汉 梅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西汉 马尼拉 梅 西汉 梅 西汉 说,不会打牌的人,最起码智商低下,你说是不是?聪 明的人谁不会打牌呢,连打牌都不会,活着该多没意 思……意思?什么是他妈的意思? 你说什么呢,年轻人?你自己说吧,我得走了。(她说 走,但没有动,抬头看了看天空) (跑到梅的前面)别!别走! (自语)月亮还没有出来,我想看一眼月亮,再看一眼 皎洁的月光,看一眼月光下的自己……今天晚上,看 来的确不是“鬼节”? 也许,是“鬼节”呢。 (寻找)还是有味,烧纸钱的味,好像从那个方向,(指 一边)那个?我好像看见了,纸钱烧着烧着,就熄灭 了;生命烧着烧着,也熄灭了;年龄也会熄灭的…… 为什么女人对年龄,总爱迟疑不决,总爱弄虚作假 ……我后悔,美好的年龄都没有了,都死了……我看 见了,在那儿,就在那儿,在我记忆的下游,有一盏漂 得最远的河灯·一我不会脱生的!相信我,我不会脱 生的!(悲伤) 小姐,你怎么了?我一点都听不明白,你不高兴?你们 家有……有人去世了? 你们家才有人去世了! 好,好!阮叮!咱们打牌好不好? 你怎么会认识我? Sorry,阮卿……这,这……是军事机密。 (看了看手表,却不动)我该走了。 小姐,吃薯条吗?(掏出一小纸袋薯条)美国薯条,不 甜,减肥,真的。 我该走了。(有些犹像) 你能不能不走?再呆一会儿?你真的不会打牌?你不 可能不会,求你!你说呢?我们打牌好不好?就打一 轮儿?一会儿?就一会儿。你怕什么,不就是打打牌 吗。 神经病! 别,别这么说。 (往舞台前面走)我走过开着的地狱的门,门上写着 黑沉沉的文字—从我这里,走进苦恼之城;从我这 里,走进罪恶之渊;从我这里,走进幽灵的队伍…… 我不怕,是的,我早就想好了,想好了就不怕,有人愿 意把生命交给上帝,我却想把生命交给撤旦。(飘然 离去) 就这么走了,就这么走了……为什么?为什么?没有 人跟我打牌……你们不知道,我从一生下来,所有的 夜晚都是这么过来的,所有的夜晚,··…所有的夜晚, 都已被我忘得一干二净,也都被我记得一清二楚 ……打牌的冲动,全然僵占着我的血脉,我兴奋,不 得不兴奋,兴奋的不可一世,像一个国王。你们不知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第一场 (梅的房间,长沙发等,沙发前一块地毯,马尼拉在房 间的暗处徘徊) (进门)你怎么进来的? (在昏暗处,几乎看不到他)我怎么就不能进来。 我们事先有规定,马尼拉,是九点,而不是差十分九 点。 规定好像……没有说我不可以提前来。其实,规定只 是给好人定的,而我们,好像都不太像是什么好人。 是吗?干这种事,还分好人坏人吗? 干哪种事?我可不吸毒。 谁敢保证你不吸。 当然……HIV保证……这是毫无疑问的。 你很聪明…… 当然……这是毫无疑问的…… 看来你把我想得很坏,这没关系,一点儿也没关系, 坏一点儿没什么不好,坏一点儿,不,是坏许多点儿, 以致达到坏透了的地步……哈哈(痛楚的冷笑,走过 去楼住马尼拉的脖子)我们不谋而合,宝贝儿。 梅,别这么认真好不好,你不像是那种认真的女人, 认真的女人不好,自作聪明,假模假式,没有意思,让 人提心吊胆,何必呢,我自己也不喜欢认真,一点儿 也不喜欢。 认真?开玩笑……无所谓,一切都无所谓,马尼拉。 (放开马尼拉的脖子,走开)我早就将过去的那个美 好的我,一笔勾销了,十分认真地一笔勾销了,剩下 的还会是什么,没有想法,没有热情,没有感动,什么 都没有,活像一具僵尸,这样非常好,非常好……爱 是一座牢狱,牢狱……(转过身拥抱马尼拉)这是爱 吗?宝贝儿! 亲爱的,有什么吩咐。 你不觉得,这不是爱? 这就是爱,爱就是兴奋,兴奋就是爱,男人和女人加 在一起的兴奋。亲爱的,别把这种事儿,说得那么难 《大门台》艺术双月刊 2005年幼2翔 30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梅 马尼拉 听好不好……(亲吻) 好了,好了,我该换睡衣了。(挣脱,马尼拉退到暗处, 梅开始换睡衣) 你看着我。 我看着你。 你看着我换衣服。 我看着你换衣服。 你看呀!你在看哪儿?(马尼拉望着天花板) 我看不见我的眼睛,我的眼睛像是蒙上了一块布,很 厚的一块布,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爱一件一件地 换睡衣?你换睡衣,我就走神儿,就找不到自己眼睛 的感觉。我没有眼睛的感觉,已经很久了,很久了 ……我只想抚摸你的皮肤,你的皮肤上面有发凉的 体温,有异样的芬芳,我只能这样做,有一种东西在 呼唤着我这样做,靠近你的皮肤,你的嘴唇,否则,我 就觉不出自己的存在,你懂吗?梅,我经常是不存在 的,尤其是在白天……你懂吗……梅,你为什么这么 爱换睡衣?并且换个没完没了? 我不知道。 过去你是这样的吗? 我不知道。 以后你还会是这样的吗? 我不知道。 算了,快点儿好不好,我都等不及了……整整一个白 天,该死的白天!白天里面的我,那不是我,你明白 吗?尽管城市的橱窗,大理石地面什么的,到处都能 映照出我的双腿,我的公文包……可那只是我的影 子,令我晕眩的、像鬼一样的影子,而不是我。真正 的我在什么地方?我很渺茫,我早就烦了这些影子, 烦透了……我渴望,渴望着……有一种实实在在的 感觉,哪怕是痛疼……你明白吗?在白天,我常用手 指掐我自己的胳膊,就是这样,一下一下,(掐自己的 胳膊)看看疼不疼,来证实一下自己到底活着没有, 你信不信?我知道你不信,求你! (马尼拉走过去抱住梅,被梅推开) 你是知道的,马尼拉,我必须这样,一直到将我喜爱 的睡衣,一件一件地轮换一遍为止,我上瘾,上瘾! 好,你上瘾…… 每当夜晚降临以后,我唯一喜欢做的事,就是这样, 谁也不能阻拦我……我喜欢穿,不!我喜欢脱,那种 脱掉睡

1 2 3 4 5 6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