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史学界关于安德鲁·杰克逊及其时代的研究

资源类型:pdf 资源大小:1.27MB 文档分类:历史、地理 上传者:赵克强

相关文档

批量下载下列文档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关闭

最多预览10页,更多请下载原文查看

文档信息

【作者】 晏虹 

【出版日期】2005-04-15

【刊名】世界历史

全文阅读

182 9年 ,安德鲁·杰克逊 ( 1 776— 1 84 5)入主白宫 ,从此开启了一个“杰克逊时代”①,成为美国历史上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其一 ,他的当选标志着“权贵”时代的结束 ,而普通人将在美国政治、社会和经济生活中占有一席之地。其二 ,“杰克逊时代”是一个大变革的时代 :此时真正意义上的两党制度日臻完善 ;总统侯选人提名大会开始成为惯例 ;大多数州都实行了白人成年男子普选权 ;许多人道主义运动 ,如废奴运动、女权运动、教育及监狱和医院改革等 ,蓬勃兴起 ;交通革命更是刺激了市场经济的全面发展 ,工业化和城市化开始冲击美国人的传统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作为一个特性鲜明而地位独特的历史时期 ,“杰克逊时代”向史学家们提出了巨大的学术挑战 ,致使众说纷纭 ,甚至发生过激烈的学术交锋。而梳理有关杰克逊及其时代的研究的演化脉络 ,可以从一个侧面了解美国史学的变动趋势 ,并得以窥见学术与时代之间微妙的互动。一、“冲突”史观的烙印  从杰克逊时期到 1 9世纪末 ,保守主义趋向主导着美国史学界。史学家大多来自新英格兰或欧洲的富裕阶层 ,他们向往传统的精英政治 ,为“镀金时代”美国政治的低效、腐败和粗鄙感到沮丧 ,对蛊惑民心的政客和靠“分赃制”上台的官员不屑一顾。追根溯源 ,他们认为这一切恶果都源自杰克逊时期的民主运动。这些保守的史学家对杰克逊及其时代的评价毁誉参半 ,褒贬不一。正如第一位杰克逊传记作家詹姆斯·帕顿所言 ,“老胡桃树”是“一个卖国的爱国者 ;一个不懂战争艺术的伟大军事家 ;一个近乎文盲的出色作家 ;一个从不谋划的一流政治家 ;一个虚伪的老实人 ;一个无视律法的守法公民 ;一个遵纪的叛逆 ;一个民主的独裁者 ;一个温雅的野蛮人 ;一个凶暴的圣徒”。总之 ,对杰克逊其人很难一言以蔽之。其他史学家 ,如威廉·G .萨姆纳、赫尔曼·E .冯·霍尔斯特、詹姆斯·斯库勒和穆瓦兹·奥斯特戈尔斯基等 ,也纷纷指责杰克逊“无知”、“傲慢”和“专横”。但真正令他们不满的并不是杰克逊的个人性格 ,也不是他的施政方针。事实上 ,这些史学家大都是 1 9世纪自由放任主义的支持者和坚定的国家主义者 ,他们对杰克逊发动的“银行战”表示嘉许 ,为杰克逊在废止联邦法令危机中表现出的大胆决断喝彩。他们真正不能容忍的是美国政治的民主化 ,尤其是杰克逊上台后施行“分赃制” ,将过去执掌政治缰绳的权贵排除于政府高官之外。他们认为 ,“分赃制”使杰克逊的当选完全成为一个错误 ,并足以抹杀他所有的功绩①。老一代保守史学家对杰克逊的不满大致出于两个方面的原因。其一 ,“分赃制”使普通人取代了“绅士” ,职业政治家和新型政党取代了精英人物 ,到 1 9世纪后半期 ,这些中上层人士已经彻底失去了其传统的地位和权力 ,那么 ,他们的观点中带有极端的个人情绪和强烈的阶级偏见 ,也就不足为怪了。其二 ,这时的史学家虽或多或少地受到“科学”史学的影响 ,较为注重史料和科学的治史方法 ,在研究过程之中严守客观中立 ,以如实地重建过去 ,但仍坚持认为 ,历史是一个进行道德评判的场所 ,可以用现实的问题来衡量和塑造过去 ,因而他们对杰克逊的态度也是史学不够成熟的一种表现 ②。从 1 9世纪 90年代起 ,一场轰轰烈烈的进步主义运动席卷美国 ,史学界的学术氛围也为之一变。一些来自中西部的年轻学者对史学界长期忽视他们所在地域深怀不满 ,他们要从美国西部的观点出发 ,重写一部符合改革需要的美国史 ;要突出地强调已往史学家所无视的普通人的利益 ,并挖掘出改革运动的历史价值 ,让历史成为一个有用的过去 ,既能观照现实问题 ,又能为将来提供有益的指南。他们从落伍的保守史学家手中夺过书写美国历史的权力 ,打破了美国史学长期以来的沉闷与单调 ,强调不同的阶级或团体因不同经济利益而对立冲突 ,而冲突便推动着美国向更大的民主发展演进。他们笔下的美国历史当然比较不稳定 ,缺少和谐 ,充满了对立与变动 ,但它同时也更富有活力与进步性。作为民主的坚定信仰者 ,新一代史学家青睐那些最能推动美国民主化进程的领袖人物和社会运动 ,杰克逊及其时代自然成为他们关注的焦点 ③。弗雷德里克·J .特纳最早向保守史学提出挑战。 1 893年 ,32岁的特纳在美国历史协会的年会上宣读了他的论文———《边疆在美国历史上的重要性》 ,其观点振聋发聩 ,吸引了整整一代年轻史学家追随其左右 ,欣然回应那个“毫无修饰、强健有力、充满生机的、来自美国森林的新民主”。特纳指出 ,这个新民主“源自西部边疆的民主社会 ,那里充满着自由 ,并拥有大量土地为各区域受压迫的人们提供庇护”。新民主坚信“普通人的纯朴个性……和参政能力”①,而安德鲁·杰克逊就是这种民主价值的化身 ,“民众对他的拥戴符合新世界的民主趋向———这种民主注重个人才能胜于拥有财产 ,认为普通人积极参与政府管理 ,胜于专家或精英人物……对人民指手划脚”②。在全国政治中 ,杰克逊代表西部的农民利益 ,给东部的金钱势力、银行和信贷体系以致命的打击 ,并向财富对政治的腐蚀敲响了警钟。这种地区间的冲突实际上亦即富有的资产阶级与贫穷的农民阶级之争。在特纳的影响下 ,史学家们开始重新审视杰克逊及其时代。约翰·S .巴西特整理了大量的文献资料后 ,撰写出第一部具有学术价值的杰克逊传记 ,对杰克逊重新进行了公正、中肯的评价。他承认杰克逊自身有很多局限性 ,但比起他在民主运动中表现出的勇敢、坦诚和领导才能 ,这些就显得无关宏旨。威廉·麦克唐纳明确指出 ,让普通人居于支配地位是大众政府必须付出的代价。卡尔·P .费什则认为联邦政府的行政机构到 1 82 8年时已亟需整改 ,轮流任职制势在必行。杰克逊对其大刀阔斧的改革结束了一部分人对政治的垄断 ,为联邦政府的工作输入了新鲜血液 ,更带来了民主之风气 ,奠定了“大众政府”之根本。“分赃制”虽有时难免被滥用 ,但其代价是值得的。约翰·B .麦克马斯特第一次让普通人取代精英人物成为历史的主角 ,他热情讴歌杰克逊在 1 82 8年的当选是“人民的伟大兴起 ,民主的胜利 ,是这个国家 1 80 0年以后经历的又一次政治革命”③。进步主义史观强调不同的地理环境、不同的经济利益以及不同的政治主张之间的激烈冲突 ,这一史学趋向在整个 2 0世纪前半期一直主宰着有关杰克逊的研究。包括 30年代的马奎斯·詹姆斯 ,2 0年代的克劳德·G .鲍尔斯 ,4 0年代的小阿瑟·M .施莱辛格 ,甚至从查尔斯·比尔德夫妇和弗农·帕林顿的通史性著作到最普通的各种教科书中 ,都可觅见它的影子。政治学家 ,如约翰·W .伯吉斯、威尔弗雷德·E .宾克利和伦纳德·D .怀特等也加入其中 ,盛赞杰克逊和他的追随者强化了总统权力 ,发展了新型的政党政治 ,使其成为美国民主制度不可或缺的组成其中小阿瑟·M .施莱辛格的《杰克逊时代》更是将进步主义史学对社会与经济冲突的强调推到了极致 ,代表着这一时期杰克逊研究的巅峰。他在书的扉页中引用乔治·班克罗夫特的话说 :“资本家与劳工 ,富人与穷人之间的宿怨 ,同社会的团结一般长久” ,而杰克逊运动就是非资产阶级、农民与劳工联合起来 ,向商业阶层发动的一次猛烈进攻 ,其中东部的劳工阶层发挥了主导作用。“银行战”则是这种阶级冲突的一个突出例证 ,它是正在觉醒的无产者反对有产者侵害国家政治和经济生活的一次激烈斗争。这种社会各阶层对国家权力的激烈争夺孕育了美国的民主精神 ,斗争同时也成为自由的惟一保障 ,因为它能防止任何一个阶层对政权的长期垄断。在相互对抗的各阶层中 ,商业阶层历来最为强大 ,因此 ,美国的自由主义运动一直是“其它社会阶层限制商业势力的运动” ,杰克逊时代是美国自由主义发展历程中的一个重要阶段①。《杰克逊时代》对 1 9世纪早期的社会、经济、政治和文化生活进行了全面概括 ,进一步发展和完善了进步主义史学观。首先 ,它用明确的阶级冲突代替特纳的概念模糊的地域冲突 (sec tionalism) ,将杰克逊民主具体化为“其它社会阶层限制商业势力的运动” ,而不仅仅着眼于西部农民与东部资本家之间的利益冲突。其次 ,小施莱辛格摆脱了特纳的“边疆假说”(“frontierhypothesis”)的桎梏 ,转而强调美国东部和南部在这一时期的社会发展中发挥的主导作用。最后 ,小施莱辛格充分肯定了劳工阶层的重要性。他们这一代史学家大多出生于城市 ,成长于“新政”时期 ,因而对产业工人怀有更深刻的同情。相比较而言 ,传统的进步主义史学单纯强调农业人口的历史作用 ,其观点此时已明显缺乏说服力。概而言之 ,进步主义史学家对杰克逊及其时代的史学兴趣主要源自一种强烈的现实关怀。为迎合进步主义和实用主义的社会思潮 ,他们有时会任意改造历史 ,而用冲突和突变的模式解释历史现象又会陷入过分简单化的藩篱 ,历史面目因而丧失了其应有的复杂多样性。史学家只注重从经济和政治层面考察社会变革的起因 ,而忽略了文化因素 ,使进步主义史学成为美国历史的一种简单复制 ,缺乏基本的思想内涵。另外 ,史学家只强调西部与东部资本家之间的“阶级冲突”而忽视了南部的存在 ,使美国民主的兴起变得让人难以理解 ,更存在环境决定论的嫌疑 ,有失片面和狭隘。二、和谐思潮的影响  二战后成长起来的新一代史学家不再满足于用狭隘的冲突和突变的观点来阐释美国的过去。战后 ,人们普遍对长期以来国内外的纷争与动荡感到厌烦 ,尤其是冷战时期错综复杂的国际情势 ,使得美国人出于维护国家利益 ,保持国内安定团结的现实需要 ,转而强调美国历史发展的和谐性与连续性 ,而更加珍视美国本身的传统制度与价值。史学家所肩负的重任就是要探寻这种美国价值和传统的历史渊源 ,在美国历史之中寻求证据以支持社会的和谐与一致。进步主义的“冲突”史观此时显然已不合时宜。另一方面 ,史学观念的更迭变换也是学术发展的惯有趋势。进步主义史学已将“冲突”理论发挥到了极限 ,新一代史学家要想在解释框架上有所突破 ,只有另辟蹊径。他们首先突出强调 ,杰克逊时期不存在意识形态或阶级的根本对立 ,激烈的政治斗争只不过是一致原则下的各种实用性差别而已 ,1 9世纪美国人的共同理想是追求自由资本主义。同时 ,史学家们在研究方法上也更加多样化 ,广泛吸纳社会科学的理论和方法 ,注重计量分析和文化诠释 ,关注普通人的群体行为 ,侧重地方研究 ,使杰克逊研究呈现出前所未有的多元化趋向。引用理查德·霍夫斯塔特的话说 ,“如果有一种方式可以概括 1 950年以来史学发生的变化 ,我相信 ,那一定是重新发现了美国历史的复杂性。……多元纷呈的观点取代了进步主义的两极冲突模式”①。在此后的几十年中 ,杰克逊研究主要是围绕《杰克逊时代》展开了一系列激烈的学术争锋。“企业家”学派 (“entrepreneurial”school)首先从经济领域入手 ,考察杰克逊时期民主骚动背后的经济动机。布雷·哈蒙德认为 ,“银行战”是经济集团内部新旧资本家之间的一种激烈的利益竞争 ,是新兴企业家向权贵商人打出的一记重拳 ;杰克逊民主是新兴企业家摆脱政府限制 ,争取平等商业机会的一次自由化运动 ②。理查德·霍夫斯塔特在《美国政治传统》中对这种观点作出了更为精辟的概括。他认为杰克逊时期民主运动的中坚力量并不是劳工阶层 ,而是新兴的小资本家群体。这些人视商业经营为一种宗教 ,极度地虔诚敬业 ,并随时随地寻求发展的机会。为了摆脱政府的种种限制和特许 ,铲除银行垄断 ,进一步扩大商业机会 ,不惜使国家经济陷入极其艰难的困境。可以说 ,杰克逊时期是“一个自由资本主义急剧膨胀的时期”③。路易斯·哈茨更进一步指出杰克逊运动中存在着的一种民主与资本主义的悖论 :普通人既与资产阶级不断发生冲突和对抗 ,同时他们自身又极富商业攫取性 ,作投机买卖 ,进行农产品贸易 ,让农业变成了一种商业活动④。经济史学家皮特·特明却认为哈蒙德和霍夫斯塔特夸大了杰克逊的经济政策所导致的灾难后果 ,因为政治决策根本无力左右经济运行规律 ,在某种程度上 ,杰克逊本人也是它的牺牲品⑤。史学家对小施莱辛格提出的“劳工”命题 (laborth

1 2 3 4 5

问答

我要提问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