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隐私权保护与银行债务催收业务外包之间的冲突与协调

作者:王盛颖 刊名:法制博览(中旬刊) 上传者:郎顺华

【摘要】银行外包债务催收业务尽管有助于提高自身的核心竞争力,但也无可避免地将客户的资料交由催收服务商以便开展业务。实践中,掌握大量客户信用信息的服务商采取不当行为进行催收情况屡见不鲜,金融隐私权保护与银行债务催收业务外包之间存有现实的冲突。本文从银行和服务商的义务及其规范方式的角度,对缓和外包催收业务以及金融隐私权保护间冲突进行有益探索。

全文阅读

一、金融隐私权及银行保护客户金融隐私权的义务(一)金融隐私权的定义与权能金融隐私权(financialprivacy)是指信息持有者对其与信用或交易相关的信息所享有的控制支配权。与传统的隐私权、信息隐私权不同的是,与通常的隐私权相比,金融隐私权指向的是具有财产权益的信息,以信用信息为核心,包括信息所有人经济与财产交易状况方面的信息,如信息持有者财产状况及其财产流向的信息。[1]金融隐私权的权能有三:第一,隐瞒权能:信息持有者有权隐瞒其信用信息,使其不为他人所知。第二,支配权能:信息持有者可以自主支配其信用信息,自主决定允许或不允许第三人知悉和利用信用信息。第三,救济权能:当信用信息被不当泄露或被侵权时,信息持有者有权寻求司法救济。[2](二)银行保护客户金融隐私权的应然性银行对金融隐私权的保护被视为银行与客户之间契约的默示条款,即无论双方在契约中是否明确约定,银行都不得披露客户的账户、交易以及其他金融状况。[3]银行在借贷领域具有垄断的金融实力,因而法律要求其公正合理地行事。而且,银行无论从传统还是从实践上都被视为可信赖的、安全的金融机构。银行的金融实力和公众的信任,使银行对客户信息负有默示的保密义务。[4](三)银行对客户信息资料负有金融隐私权保护义务是对于法律的遵守由中国人民银行制定、于2005年10月起实施的《个人信用信息基础数据库管理暂行办法》是一部与金融隐私权保护关联十分密切的行政规章。该办法第三十一条规定,商业银行应当建立保证个人信用信息安全的管理制度,确保只有得到内部授权的人员才能接触个人信用报告。二、银行债务催收业务外包的成因银行债务催收外包是指银行将相关账户委托给催收公司,由其在银行授权的基础上向债务人催收、主张债权,债务人向银行偿还债务的行为和过程。在笔者看来,银行选择将债务催办业务的外包符合其自身高效利用资本以求发展的需要,归纳起来主要有以下两点:第一,银行的催收能力逐渐无法适应信用卡逾期账款日益增长的速度。[5]第二,债务催收外业务外包顺应了产业内社会化大分工的趋势。对于商业银行来讲,面对日益激烈的市场竞争,将债务催收外包给具有专业性的服务商,有助于发卡银行加快逾期账款的回收、专注于自身核心业务,降低经营成本,从而提高自己的核心竞争力。三、金融隐私权保护与银行催收业务外包的之间的冲突在银行开展业务的过程中,保护客户金融隐私所要求的“安全”与外包催收业务所追求的“效率”之间存有一定的冲突,主要表现在以下两个层面:(一)银行未事先将催收的相关信息告知客户,使客户无法掌控个人财产和信用信息的流向如前文所述,金融隐私权具有支配权能,即信息持有者可以自主决定允许或不允许第三人知悉和利用信用信息。实务操作中,银行往往不会事先向客户明确催收服务商的信息以及催收业务的开展的方法和过程。这就使得客户无法预期自身财产信息和信用信息的流向,在某种程度上影响了权利人享有完整的金融隐私权,尤其是影响了金融隐私权的支配权能的实现。(二)催收服务商不当泄漏客户信息给非关联第三方首先,虽然银行业务外包在国外已经相当普遍,然而在我国外包产业仍然处于发展的初级阶段,缺乏专业性的催收服务商。催收服务商由于不具有完备的守法体系与控制能力,其员工不当泄露客户信息的情况屡见不鲜,包括:第一,将信息卖给地下钱庄,发展地下借贷交易;第二,整合客户信息生成分析报告,卖给银行竞争对手或咨询机构赚取利润。第三,为了更快地回收欠款,催收公司向客户、客户的联系人或者客户的工作伙伴施压,透露客户的相关欠款信息。这些行为都会侵犯客户的金融隐私权。[6]四、金融隐私权保护与银行催收业务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