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论《刑法》缓刑的适用

作者:曹玉峰 刊名:湖南农机 上传者:蒋红

【摘要】对符合条件的犯罪分子适用缓刑,是充分发挥法律威慑感化功能的一项重要刑罚手段,是克服短期自由刑弊端又不违背罪刑相适应原则的一项刑罚制度,是一般预防与特殊预防相结合,进行社会治安综合治理,构建和谐社会的一项重要内容。

全文阅读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的规定,缓刑是对于被判处拘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确实不再危害社会的犯罪分子,在一定考验期内,如果没有再犯新罪,考验期满后,原判刑罚就不再执行的一项刑罚制度。缓刑虽然不是一种刑罚,但却是在具体运用刑罚上的一项制度。宣告缓刑,必须以判处刑罚为前提,缓刑不能脱离原判刑罚而独立存在。即,只有判处实刑,宣告缓刑才有依据,没判实刑,就谈不上缓刑。据此,我国《刑法》中规定的缓刑制度实际上属于附条件的特赦制,即对犯罪人宣告其刑罚后,暂缓执行所判刑罚,在一定考验期内,如果没有发生特定事由,视同特赦,而不再执行所宣告刑罚,但其有罪宣告仍然存在。在我国,缓刑做为原判刑罚而存在的一种执行刑罚的方法在两级人民法院审判实践中也愈来愈被更多的采用。由于对适用缓刑的理解不同,人民法院在审理案件中把握缓刑的条件也很不一致,执法上的不统一、不均衡,也带来了不良的社会效果。因此,探讨缓刑的适用很有必要,对于审判实践也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1目前实践中适用缓刑的基本情况及社会效果目前,在适用缓刑方面存在不少值得注意的倾向和一系列不良的社会效果。笔者认为主要表现在如下几个方面:(1)滥用缓刑一是所犯罪名不宜适用缓刑。如有的审判机关将强奸、抢劫、放火等严重刑事罪犯适用缓刑,且罪犯既非未成年人,也非“确有悔罪表现”。二是经济领域内的犯罪被广泛适用缓刑。此类适用缓刑的理由是罪犯赃款已经退出,单位也同意接收,原来的职务被免或撤销,不会再危害社会。因而,凡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的经济罪犯,绝大多数给予缓刑“待遇”,从而缓刑被广泛使用。三是以罚多或交足赔偿金换取缓刑。在一般盗窃或伤害案件的审理中,罪犯家属“积极活动”,有的法院即以受害方的经济损失已得到足够补偿,从而认定罪犯确有悔罪表现,而不管其是否真诚认罪,以致实际形成“以钱买缓刑”、“多花钱就可以不坐牢”的社会现象。这类滥用缓刑的现象在实践中是较为常见的。四是重罪轻判适用缓刑。有的法院为了对某些罪犯施行缓刑,重伤害罪犯处以最低刑期再适用缓刑;有法定从轻、减轻情节的尽量用之,以致使其被判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而适用缓刑;没有法定从轻、减轻情节的,酌定情节中去“找”从轻理由。由于滥用缓刑,造成有的法院判处缓刑犯占的相当大的比例,广大人民群众怨声四起,检察机关作出罪轻抗诉,社会影响很不好。(2)不敢适用缓刑有的法院适用缓刑控制得非常严格,一般不适用缓刑,担心一旦罪犯在考验期再犯新罪,就会犯量刑不当错误或被追究责任,即使有的罪犯应判拘役或三年以下有期徒刑,也很少适用缓刑。滥用缓刑和不限适用缓刑这两种倾向,形成适用缓刑比例过高和过低两种截然相反的结果,这都是不正常的。究其原因,笔者认为主要有以下几种:一是说情风的影响。社会上近些年来的不良社会风气已刮到法院,随即出现了“关系案、人情案”,案件尚未受理,说情者已纷至沓来,明知罪犯该处实刑,仍以家庭困难、捕前表现好等种种理由要求放一条生路,别让在“里边”“受罪”。二是执法不严。个别审判人员贪图私利,办“金钱案”,吃了人家的手短,拿了人家的气短,执法上网开一面,甚至千方百计为罪犯“凑”能够适用缓刑的条件或理由。三是主观认识上的偏差。有的审判人员认为反正缓刑同样是刑罚,现在改革开放了,只要符合适用缓刑的两个硬性条件,多判些缓刑没什么关系,而忽视了执法的社会效果和一般预防性,根本不顾及本地区社会治安形势如何。也有的审判人员认为,缓刑达不到处罚罪犯的目的,犯罪就该坐牢的传统观念根深蒂固,不知道对缓刑犯来说,缓刑既有感化功能,也具有威慑功能,是特殊预防的一种有效手段。四是“怕”字当头。有的审判人员怕落个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