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持续繁荣后的稳定增长——2003年以来经济形势与近期宏观调控

作者:陈东琪 刊名:经济与管理研究 上传者:徐健丰

【摘要】我国经济目前正处在改革开放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繁荣期。为了延长繁荣期,2007年宏观调控继续坚持2003年以来提出并实施的科学发展方针,财政货币政策继续坚持稳健取向,以“预调、微调和分类调控”方式保持总量平衡,实现协调高效和持续的快速增长,使国民经济尽快转到又好又快的发展轨道上来。这就要求在充分发挥市场调节作用的基础上,提高年度宏观调控的科学性和有效性,改善宏观调控方式,措施操作尤其要注意策略和技巧,从我国市场经济发展的最新实践出发,对年内各季、各月的短期调节采取何种措施配套,选择什么样的力度和节奏,作出灵活适度的决定。

全文阅读

当前经济形势从静态看依然健康良好,没有发生质的变化,但从动态趋势看存在一些新的不稳定因素,市场波动风险在逐步增大。一方面,近几年经济增长的加速度有所控制,各年间的加速幅度不大,上升步伐平缓,但连续几年加速后累积了比较大的升幅(本轮经济增长周期在2001年以8.1%的速度见底回升,2002年加速到9.1%,2003年为10%,20(抖年为ro.2%,2005年为10.4%,2(X)6年为10.7%。年度加速幅度除头一年为1个百分点外,后4年均只有0.2一0.3个百分点。与1981一1984年经济增长从5,2%加速到巧.2%,1985一1986年从8.8%加速到11.6%,1990一1992年从3.8%加速到14.2%的情况相比,本轮经济上升比较温和,比较有节制),继续向上推进会引发高通货膨胀和经济总体过热;另一方面,如果刹车动作太大、太猛,某些不稳定因素被强化并产生共振,持续繁荣趋势就有可能突然停下来,经济增长就会急速掉头向下,出现大的滑坡。这两方面的情况都值得我们注意。一、连续几年经济繁荣,以超常速度创造了国民财富,也积累了愈益增大的系统性风险与世界经济最近一次周期起点相吻合,我国经济在2001年到达增长低点后转人新一轮周期性繁荣发展期。经济与管理研究(2加7年第4期)}Re~honEco~csandMana罗meni从与历史及周边比较的角度看,本轮繁荣期有几个突出特点:一是经济持续高速增长。最近5年,按现价计算的GDP总规模翻了一番,从2001年的10.%万亿元扩大到2(X拓年的20.94万亿元,与1978一2001年平均每5年翻一番的速度大体一致;按可比价计算的GDP年均增长10.1%,比1978一2(X)1年年均增长9.6%快0.5个百分点。二是繁荣持续的时间延长。以往繁荣期的持续时间最长只有3年,本轮繁荣的时间到2(X拓年已有5年,目前仍在延续繁荣的惯性和趋势。三是繁荣的范围硕盖面广。以往繁荣期有的地方和领域没有出现萦荣,有的地方和领域始终处于景气衰退之中,没有分享到总体经济繁荣的好处。本轮萦荣既发生在东部的珠三角和长三角也发生在东北和中西部,既分布在工业和建筑业也分布在农业和服务业,既发生在商品和服务市场也发生在房地产市场和包括股市汇市在内的金融市场,各地、各领域以及各类市场呈现出同步繁荣的景象,都不同程度地分享到了总体经济繁荣的好处。四是低通胀。以往的经济繁荣都伴随高通货膨胀,本轮繁荣没有引发高通货膨胀。虽然原材料和房地产等资产的价格上涨较快,但反映总体物价水平的CPI年均只上涨了1.5%,明显低于1978一2001年年均6.6%的水平,这意味着老百姓的生活水平随繁荣而得到真正的提高。五是财富效应显著,收人普增。以往繁荣中经济高速增长的大部分被高通胀所稀释,没有产生持续的财富效应。本轮繁荣以劳动生产率不断提高为基础,有效供给快速增加,国民资产的内在价值大幅提升,加上人民币兑美元渐进升值的影响,国民财富效应愈益增强,企业利润、财政收人和城乡居民收人均保持快速增长(虽然不同步)。六是内外需快速扩大。以往繁荣期扩大内需伴随的是逆差或少量顺差,本轮繁荣表现为内外需同时扩大,在国内投资和消费快速增长的同时贸易和资本盈余规模迅速扩大。国内投资和消费近5年年均增长分别为24.2%、13.3%,贸易顺差规模从225.5亿美元扩大到1174.7亿美元,外汇储备规模从2174亿美元扩大到ro663亿美元。虽然我们正在为如何实现内外需平衡而费尽脑筋,但从经济决策选择理论的角度看,目前“正的不平衡(顺差)”比以往“负的不平衡(逆差)”具有更大、更主动的选择余

参考文献

引证文献

问答

我要提问